生活-性別 名家專欄-性別

海苔熊|想知道開放式關係真的可行嗎?先搞懂這點最關鍵

  • 更新2021/03/25 13:29
  • 發布2021/02/26 19:00
  • 作者/ 海苔熊

前陣子上《范琪斐的寰宇漫遊》,百靈果的凱莉談到過去自己曾經經營一段時間的開放式關係(consensually nonmonogamous relationships,CNM ),我的同溫層裡面掀起了一陣討論。

根據定義,開放式關係指的是一種親密關係的型態,在這樣的關係裡,雙方同意彼此在關係以外,還可以有其他的感情或者是性伴侶,而在這個關係裡面的人們又稱為「實踐者」

當然每個實踐者心中的定義可能還會有所不同,比方說有人是同意對方可以有性伴侶,但不可以有情感上面的交流,有人是同意對方可以去約炮,但自己不做這件事等等,簡單地說,實踐開放式關係的人,是希望跳脫出以往「一對一關係」(monogamous)的交往模式,想要透過充分的溝通,自己定義或者是「訂做」一種關係型態。

圖片
開放式關係真的可行嗎?(圖片來源/電影《戲夢巴黎》劇照)

在國內外的研究當中,這群人的盛行率大概是5%左右,也就是說,每20個人當中會有一個人是開放式關係的實踐者[1]。

等等,這種關係真的行嗎?會不會有更多的問題?或者說,在這樣的關係當中更容易分手、更不快樂,可能會有更多的嫉妒跟猜疑?

Rubel等人系列的統整性研究指出,與一夫一妻制關係中的人相比,開放式關係中的人,他們的承諾、信任、日常心理幸福感和關係滿意度,與一夫一妻制並沒有差異[2]——換句話說,不管你有幾個伴侶,不管你正在進行的是哪一種類型的親密關係,都一樣會吃醋、都一樣會有幸福。

不過,開放式關係還是和一對一的關係有一個關鍵的差異。

在開放式關係裡面,有一塊重要的部分叫做「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儘管這件事每個人操作起來可能會有點不一樣,但大概的意思是:在關係的一開始就坦承告知伴侶,自己同時有其他的伴侶;當自己「伴侶數目」增加或者減少的時候,也會尊重彼此,在彼此都同意的情況下才會實行。

也是因為這個關鍵的要素,使得開放式關係和劈腿或者是外遇而有所不同;對於一些開放式關係的實踐者來說,他們很可能還會幫自己的伴侶「徵求其他的伴侶」。不過,也因為這樣,使得開放式關係需要有大量的溝通、簡單的來說,這是溝通成本很高的一種關係

開放式關係的好處

既然這麼累,那麼為什麼要選擇這種關係呢?

之所以採取開放式關係,其中一向論點來自於:「世界上並沒有十全十美的人,就算有,也不可能跟你百分之百契合。如果你可以跟甲有心靈上的交流,跟乙一起享受藝術展覽,跟丙有歡愉高潮的性愛,為什麼要委屈自己在一個人身上、並且要求他滿足你所有在親密關係當中的需求?」

在具體操作上面,開放式關係的實踐者可能同時擁有兩個伴侶,一個是主要伴侶,一個是次要伴侶(當然也有可能有更多的伴侶、或者是不同的伴侶組合型態),每個伴侶可能「負責」不同的部分,一個負責逛街玩樂、一個負責聆聽心事等等。

你可能會問說,伴侶之間不會互相打架嗎?或者是當你發現「他跟對方做愛的時候比跟你做愛的時候更快樂」,難道不會讓你覺得不舒服嗎?Muise等人2019的研究嘗試回答這個問題[3],他們提出了幾種不同的假設,比較有趣的是這兩個假設。假設A同時跟主要伴侶B、次要伴侶C兩個人在一起:

增益假設(Addictive):B如果了滿足了A的性需求,這個正向快樂的感覺也會「滿出來」到A和C的關係當中,換句話說, A和C的關係滿意度也會增加。

消減假設(Contrast):B如果了滿足了A的性需求,A和C的關係滿意度反而會減少,就是走一個嫉妒的概念(為什麼你跟他做愛比較爽?難道我不好嗎?你說說看!)。

結果有一個驚人的發現:如果一個人在主要關係中獲得性滿足,那麼他對次要伴侶的滿意度也會比較高——換句話說就是符合第一個假設,AB之間的快樂可以滿出來(spillover effect)到AC之間(這個效果在男生身上尤其明顯,在女性身上有時會出現消減的效果*)。

開放式關係的困境

看起來好棒棒,然而,就我所知,開放式關係面臨幾個重要的問題。

有些人「聲稱」自己在實踐開放式關係,但卻採取的是劈腿、或者是採取隱瞞的形式。

也有一些人是在自己劈腿之後,才說自己真正想要的是開放式關係,讓那個目前暫時放不下的伴侶「勉強」接受開放式關係。簡單地說,就是這段關係裡面有一個人是「被迫開放」的。

被迫開放的那個人為了能夠留在這段關係當中,可能會進行自我說服(self-preservation),默默的跟自己說:我是可以接受開放式關係的,我同意他同時和其他人有感情或者是性上面的交流。換言之,就算他覺得很痛苦,也可能繼續留在這段「開放式關係」當中委曲求全。

表面上看起來是三連續的困境,其實背後真正的困境只有一個:我們真的能夠坦白的進行「知情同意」嗎?這個專有名詞就我所知一開始是從醫療上面而來,涉及下面三個過程:

告知(Disclosure):在醫療情境當中就是告訴病人進行某一個手術之後可能會遇到的風險;在關係情境當中是坦誠告知對方自己有別的對象。

能力(Capacity):在醫療進行當中,就是病人能夠「有能力」回應醫師的告知,例如我們不會期待一個意識不清楚的人能夠做自己的醫療決策;在關係中基本上都是假設雙方有能力討論、一起決定這段關係往後的方向。

自願(Voluntariness):在醫療情境當中,就是病人自願簽下同意書。在關係情境當中,結合前面那一點,指的是被告知的人也能夠有能力接受或拒絕,而不是被某種情緒勒索或者是威脅。

之所以會造成一段關係當中,其中一個人不甘不願的「被開放」,一部分的原因來自於某人沒有做到第一個「誠實的告知」,採取部分隱瞞,或者是說謊的形式,也因為這樣產生關係當中的不安與懷疑。

另外一部分可能來自於關係當中權力比較低的那個人,或許基於對這段關係的捨不得,在對方提出「要進行開放式關係」的時候,選擇默默承受。表面上看起來是知情同意,但實際上有可能是但被強迫、不自願的。

比方說,陳建勳的研究收集四位男同志開放式關係實踐者[4],調查他們的互動、訪談他們的相處狀況,結果發現一段開放式關係走向失敗的特質有:

雙方對關係規則想像不一致。(翻譯蒟蒻:我腦袋當中的開放和你腦袋當中的開放不一樣)
個體難以掌握伴侶非語言的情感揭露意涵。(翻譯蒟蒻:對方言行不一但你沒有catch到)
關係開放後才發現自我難以達到性愛分離的境界。(翻譯蒟蒻:理性上面覺得自己可以做到,但是感情上面卻做不到)

發現了嗎,當你選擇了開放式關係,其實你也是選擇了一連串需要溝通和糾結的相處過程,這當中不但考驗著彼此的彈性,也考驗著能不能夠真誠的面對自己內心的感受——而不只是讓你的腦袋跟理性帶著你走。

在這樣的一個論述脈絡下,或許量化研究所收集到數據可以看到一些樂觀的結果,但是透過質性研究,可能可以看到更多在開放式關係相處歷程當中的辛苦跟辛酸。

你想要怎樣的關係?

我常常說,魚與熊掌無法兼得,出來混總是要還,當你選擇了一對一的關係,或許就不需要面對「知情同意」中間的許多心理上的拉扯,但你可能需要面對「對方無法滿足所有你感情當中的需求」的挑戰。

當你選擇了開放式關係,那麼許多的溝通跟覺察就變成一種成本,不過好處是你可以在不同的人身上,得到不同的愛。而且,不論你選擇哪一種關係都可能會遭遇到劈腿、外遇、吃醋、嫉妒、甚至對方不誠實的狀況。

所以,真正的問題只有這一個:你想要選擇怎樣的關係?選擇自己真正想要的選擇,尊重彼此在關係當中的需求,並且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或許是一個成熟的大人,在關係裡面真正應該扮演的角色。

*國內有一個調查收集到的盛行率大概是12%[6]。但收集的樣本部分是來自於開放式關係討論相關的版面,所以受試者可能不能完全代表台灣的樣本。在這裡先假定一般族群盛行率為0%,得出最高估值,經過統計矯正之後,台灣的盛行率合理的期望值大概在5%左右,跟國外的研究差不多。
**在這篇論文的第二個研究當中發現,如果一個女性對於次要伴侶的性愛滿意度增加,反而會對主要伴侶的性愛滿意度減少。至於研究一的增益效果,可參考原文(下圖)。

圖片

參考文獻
[1]Conley, T. D., Ziegler, A., Moors, A. C., Matsick, J. L., & Valentine, B. (2013). A critical examination of popular assumptions about the benefits and outcomes of monogamous relationships.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 17(2), 124-141.
[2]Rubel, A. N., & Bogaert, A. F. (2015). Consensual nonmonogamy: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and relationship quality correlates. 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52(9), 961-982.
[3]Muise, A., Laughton, A. K., Moors, A., & Impett, E. A. (2019). Sexual need fulfillment and satisfaction in consensually nonmonogamous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36(7), 1917-1938.
[4]陳建勳(2017)。「做」一段開放式關係:男同志的性愛慾衝突與協商經驗探析(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碩士論文)。取自華藝線上圖書館系統。(系統編號U0011-0706201720411000)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