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職場 名家專欄-性別 國內-社會焦點

吳欣岱醫師專欄|鄭家純揭露被性騷擾卻遭抨擊,到底誰有問題?

一直很想強調一件事:「我討人喜歡是我的本事,不代表我因為這樣就低你一等」。

鄭家純是一個漂亮又有商業頭腦的女明星,不僅應對進退得宜、言之有物,也有勇氣溫和地說出她認為對的事。最近她分享在主持尾牙的場合,受到老闆言語調戲之外,還逼著起鬨要「親一下」。

看文章的描述,不僅過程顯示了她反應很快地化解尷尬,甚至還將酬勞捐出,算是把一段不舒服的經驗做了一個好的結尾。

圖片
藝人鄭家純日前於粉專提及在主持現場被性騷擾的經驗。(圖片來源/雞排妹ili鄭家純粉絲專頁)

沒料到,這件事竟然會受到抨擊,留言指責的網友大致分成幾個部分:

第一種,是認為「當下沒有指責,事後憑什麼上網揭露?」

說真的讓女性不舒服的狀況,要能夠機警地當下反應真的是少數。

我遇過性騷擾的經驗是,和男醫師晚上因為值班,單獨留在辦公室查看病患資料,對方簡單閒聊幾句後突然拿出筆電,開A片給我看,問「這種的身材你喜歡嗎?」當下根本不可能反應啊!只好說聲不喜歡匆匆離開現場。

況且不提性別好了,多少人到餐廳,老闆送錯菜連吭都不敢吭一聲,要職責是炒熱氣氛的主持人,在眾人開心起鬨的時候板著臉大罵,談何容易?

雖說我不認為她選擇事後公開的方式有錯,但其實特別想提醒所有人,在面臨到性騷擾的時候,「是否明確表達出抗拒之意」在法律上是有意義的,所以如果真的遇到不舒服的狀況,還是建議明確表達出來。

第二種,是說「妳都賣飛機杯了,被性騷擾有什麼資格出來罵?」

到底是價值觀多崩壞的人,才會認為賣飛機杯就可以被性騷擾?飛機杯販賣的是幻想、是慾望,而要經營這樣的形象除了完美的外在(這就很難了)之外,平常鏡頭前的談吐,網路上文章的留言、私訊往返,這些都是累積起來的苦心。

其實從最細微的程度來說,很多職業婦女都受到這樣的觀念困擾。女性外科醫師很常在職涯上遇到的一個問題「冒牌者症候群(Impostor syndrome)」就是一個例子。訓練過程中我們很常聽到的耳語是:「因為你是女生所以師長比較照顧你」、「因為你是女生所以別人對你要求比較低」,不知不覺中,開始自己也因為身為女性而心虛,認為自己得到的成就是女性身份而來。

說真的,以一個過來人的例子回頭看,我認為許多女性在職場人緣好,是因為的確擅長溝通和表達,也對人情世事有更多的留意。而與其說是因為自己女性身份而得到事業的成就,不如說我們更容易被放在鎂光燈下檢視。

舉個例子來說,很多女醫師常常因為在訓練過程中懷孕請產假而受到刁難或批評,認為既然在訓練的過程中請假,就不該和其他男醫師得到一樣的資格,應該延遲一年。

但因為生病或個人因素請長假的男醫師,卻從來不會被說「因為是男性所以才有這種福利」。女性間也時常有這種比較,有些女醫師捨棄很多女性特質,驕傲地成為「女漢子」,或許也是一種厭女的表現。

回到一開頭的主題,我自己的調適方式是擁抱自己的特質,「討人喜歡是我的本事」有人眼紅就是他們的問題囉!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