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性別

蔡宜文|老梗但香,少女要追愛也是在追自由

  • 更新2021/03/02 13:05
  • 發布2021/03/02 11:32
  • 作者/ 蔡宜文

蛇郎君的故事是這樣的,有一個爸爸某天採了某個地方的花,基於一些產權的原因,於是他必須要從三個女兒當中選一個嫁給蛇郎君當老婆,大姊二姊都不要,只有心地善良又可愛的小妹願意,結婚後,蛇郎君跟妹妹一起歸寧,姊姊們發現蛇郎君又帥又有錢。

於是某天去拜訪妹妹,把妹妹殺掉了,然後假裝自己是妹妹跟蛇郎君在一起,然後妹妹就用盡方法又變小鳥又變紅龜粿的,最後終於復活,蛇郎君就把姊姊殺掉了,兩人之後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圖片
(示意圖來源/unsplash)

這類型的故事,古今中外都不是很缺:一個看不懂標示或沒有法制概念的父親,因為各種原因要把女兒嫁給雖然很有錢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人愛他的男人。

這些故事有些像美女與野獸、蛇郎君最後有一個「幸福快樂」的美好結局,有些像是藍鬍子,變成小朋友當天看完以後,晚上的惡夢(對,我知道遵守承諾很重要,但藍鬍子私刑又家暴,這真的是適合小朋友看的故事嗎?)

透過這些故事我們可能了解一些事情,就是美麗又善良的女人會有好下場,不遵守承諾偷看丈夫秘密房間的女人會被殺掉,然後女人不應該以貌取人,就算他不是人類或外表醜陋,他可能也是好人。

但就這麼剛好,每個善良的女人都很美麗,所以想必野獸跟蛇郎君也是愛上新娘的善良,不是外表。

近期,對於童話的逆轉與解構變成敘事的新歡,連庫伊拉都有自己的個人電影了。藉由重新描述童話故事,雖然有很多老梗被打破,但也不免創造了許多新的老梗。

為什麼說是新的老梗,因為這些劇情多半是奠基那些陳腔濫調,例如過往故事中姊妹永遠都在搶男人,但在冰雪情緣裡姊妹之間的愛才是真愛;又例如黑魔女中養母對於女兒的愛才是真愛,而在這兩部電影當中的「王子」不是懦弱無能、膽小怕事就是另有居心。

電影並非特例,中國在甄嬛傳以後,大女主劇蔚為主流,在各種小說原著的加持之下,善良單純人見人愛一路到底的傻白甜逐漸式微,取而代之的是腹黑、善權謀或是各種在古裝劇中完成自己獨立營生幻想的主角們,當然這些新梗在這幾年間也不免迅速成為老梗,但老梗之所以好賣,那就是因為:

老梗雖老,但是香啊。

這也是我看完長安的《蛇郎君》內心第一句浮現的話。

坦白說,基本上常常在看這類小說的人,《蛇郎君》某些角色出場你就知道他是誰,大概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但即使如此,你還是忍不住為故事中的角色捏一把冷汗,跟著他們的故事緊張或是鬆一口氣,老梗愛情故事的重點並不在於創新,而是在於安心。

安心並不是安於傳統的價值觀,而是將你想要講的話,放在一個讓人安心的劇情之下,就這點來說我覺得《蛇郎君》做得極好,故事中的兩名女主個性與成長線明確,雖然仍然一不小心出現一個白馬王子,但考量到時代背景,並不會顯得太突兀。

在故事中雖然看似將自由戀愛跟封建傳統的父權社會做出對比,好似強調了自由戀愛的解放性,變成了一段在日殖時期受過現代化教育的女性勇敢追愛的故事。

但是藉由翠玉那若有似無的感情線、翠玉想像香香如何振興沈家,以及最後香香的決定,又可以看到這個追愛只是追求自由的掩蓋(或延伸),嘴巴上討論著愛的少女們,實際上想的是自己,作為一個人,最終的如何成為自己,一個獨立存在的人格。而自由戀愛不過只是必須要成為這個人格,比較好的戀愛方式。

在《蛇郎君》中,依附傳統的並不是妖異本身,而是藉由生育與家族傳承,無限延生的父權家庭:一個以男性的血脈能夠持續傳承下去為核心的家族體制,而透過這個體制的運作,所有參與其中的人,無論男女,無論和善與否,無論是否真心愛著自己的孩子,都成為共犯,因為成為共犯是容易的,但覺醒與成長是痛苦的,削肉剔骨的。

所以追自由的時候還是盡量追愛吧,至少能夠減緩一點剔骨時的痛楚,至少當自己都認為自己已經毀滅的時候,或許還有一個人能夠拉回自己。

只是你所追的這個愛啊,他也不一定要是愛情啊,姊妹之情,那也是,挺香的啊。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