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親子 名家專欄-性別

High媽。心理師專欄|兒子拒絕穿最愛的粉紅色?六個配方,給孩子突破性別框架的勇氣

兒子很喜歡粉紅色,從小如此。粉還不夠,他喜歡螢光桃紅。四歲多開始,他卻拒絕再穿粉紅色上學。原因是隔壁班一個他連名字都記不得的小女孩,會在他穿粉紅色的時候說他是女生。而不管我多努力地要讓他保有自己的喜好,我知道孩子所身處的世界就是這樣。

孩子觀察到的現象、大人有意無意的暗示、團體中習慣性的運作,反映的是一個對性別帶有特定假設的世界,關於男生應如何、女生應如何的潛規則從各處而來:挑玩具衣服、表達情緒、遊戲的方式、甚至是吃東西的樣子。

你無法把這個世界隔開,甚至有時我們自己就是潛規則的來源。而後,孩子在這些經驗中找尋一種簡化的邏輯,以便認識世界、找出法則,成為行動的依據。「男生不留長頭髮,女生才留長頭髮對嗎?」、「壞人才會做壞事,好人不會做壞事對嗎?」這兩個問題對孩子來說是一樣的。

和性別有關的法則會在孩子的小圈子裡形成一種「性別規範」,孩子會試著符合,以能被喜歡和認同。

兒子有次聊天時說一個他很喜歡的大男孩最近沒那麼喜歡另一個小男孩,因為他還會想媽媽跟一直哭。兒子用老成的口氣說:「我就不會啦!我都不會想媽媽啊!」我立刻吐槽他:「你不是剛剛才跟我說你睡午覺的時候有想我?」他說:「可是他(比較高大的那個)又不知道!」父母要幫助孩子對抗這些規範,跟陪伴孩子面對罷凌一樣,有個困境是我們常小看了孩子對抗性別規範的壓力。

孩子會在環境中觀察到邏輯,並試圖配合。(示意圖來源/UNSPLASH)

有天早上我跟兒子重啟粉紅色衣服的對話,問他要不要穿去上學、跟他確認是不是擔心同學說他像女生、可以怎麼回、怎麼請老師幫忙,然後又再三確認他是不是還喜歡粉紅色?舉了很多男生穿粉紅色的例子,結果兒子抵死不從。

我問他:「你是不是覺得,媽媽教你的說法沒有用?」小人:「對。」我又問:「那你擔心的是什麼?你擔心她會跟你吵架嗎?還是你擔心她會一直重複講這句話。」兒子說:「我覺得她不會停,而且她會用手指著我。」(委屈地模仿她的動作)

我意識到,孩子小小的心裡要對抗的是一種他覺得自己掌控不了、更大於他的事物。當我們以為自己在教導他方法獨立面對時,我們有可能是遺留他從一個沒有權力的位置去抗衡,而期待他能翻轉他的世界,或是成功自外於他的世界。我們不知不覺變成只出嘴皮子、站在後面的那一個。可是事實上,站在前面的,應該是更能翻轉性別腳本的我們。

後來,孩子在幼兒園辦生日會,我和先生帶著蛋糕出席。我穿著藍襯衫,先生穿粉紅T恤。我們愉快地坐在教室裡,跟孩子們一起聽故事、唱歌吹蠟燭,一左一右,中間坐著滿五歲的兒子,穿著粉紅色衣服的兒子。

六個配方,給我們的孩子,無論男女,多一點對抗主流壓迫的勇氣

配方一:
覺察你自己對孩子的反應,不要讓你自己成為刻版印象的來源。

配方二:
當孩子被世界影響,遵循某些你覺得不對勁的規則、放棄他喜愛的事物、退縮於表現他真實的樣子,你可以告訴他你很喜歡他本來的樣子,你會幫助他、支持他。但不要只告訴他做自己就好,不需要管別人和被影響,好像被影響是他的無能。他生活在這裡,不可能不在乎別人。

配方三:
當你觀察到孩子受刻版印象的影響,或者剛好相反,他非主流而且自在做自己,但是卻處在一個不友善的環境裡,請好好跟他討論,他觀察到的世界是怎樣規定男生應如何、女生應如何。

誠實面對世界有不公平跟壓迫,問問他觀察到這些感覺如何呢?他喜歡嗎?這些邏輯讓哪些人舒服?讓哪些人不開心和難過?他認為這是對的嗎?他認為自己安全嗎?可以怎麼辦?需要什麼幫忙?

配方四:
當孩子用二分法在歸類世界的現象時提供特例,擴展孩子的分類。你得跟他們說:「也有男生留長髮,像是誰誰誰....,也有女生留短頭髮,像是誰誰誰.......。」提供例外,可以讓孩子知道許多事並不是只有黑跟白。

配方五:
如果你的孩子是問了你一個二元的問題,想要確定他的歸類方式對不對,請你要記得問問孩子他為什麼會問?或他是不是在學校或是同學身上觀察到什麼,他覺得困惑嗎?跟孩子多聊一聊。這可以變成你們聊天的話題。

配方六:
在你支持孩子去面對團體中的刻版印象,花時間站在他們的角度,認真地了解孩子的處境和困難。思考有哪些事你可以提供他方法?有哪些事你可以為他找到在團體裡比較有利的盟友或資源,有哪個說話有份量的同學嗎?老師會是幫手嗎?有哪些事情你可以親自站出來?

生日會回家的路上,我問嗨嗨,今天爸爸媽媽還沒有去學校之前,你就已經穿著粉紅色的衣服去學校,那隔壁班的同學,有跟你說什麼嗎?小人:「沒有阿,她沒有看到我,但是我們班的某某(一個比較小的妹妹)有說我是女生。」我問:「那你怎麼辦?」小人:「我跟她說,我不是女生,男生也可以穿粉紅色!」我讚嘆地說了聲哇嗚、說得真好。

光是孩子知道你會站到前面來,他就有可能在你還不在身邊的時候,有一點點勇氣找一個他可以開始的地方,跟這個世界告訴他的性別規範說「誰說的!」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你終究得想一想死亡這件事,說給孩子聽
北一女學生擺攤用談話來賺錢,到底有沒有問題?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