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名家專欄-性別 國內-社會焦點

周芷萱專欄|從「盆栽要剪女人要扁」到性侵犯的「動物性」,他們如何把一切都怪給女權?

  • 更新2021/02/02 00:56
  • 發布2020/10/26 16:29
  • 作者/ 周芷萱

上週的網路世界對關心性別議題的人而言,相當不平靜。一個署名「註冊組長」的粉絲專頁,藉由一位遭性侵女性的故事來闡述自己對於「男生的動物性」的見解,進一步得出「女人穿得少,就等於把生肉放在獅子面前」的結論。洋洋灑灑一大篇文章,最後其實就是要說:「她被性侵的原因——穿得比較少」。

另一件事,是兩廳院的粉絲頁在一則文宣中提到,google 搜尋「女人該」、「女人要」、「女人就」、「女人不」,自動產生的預測查詢字串就會出現「女人該打」、「女人要扁」、「女人就是要打才會乖」、「女人不打不會乖」等充滿性暴力意涵的詞彙。這則文宣除了引發許多討論外,也有不少人氣憤的認為此貼文刻意煽動男女對立,明明搜尋「男人要」、「男人該」也會出現「男人要有肩膀」、「男人該有的樣子」,卻被省略不提。

這則兩廳院的粉專貼文引起不少熱議。(圖片來源/截圖自國家兩廳院 NTCH, Taipei粉絲專頁)

這些預測查詢字串中的字詞,是曾經在Dcard和臉書社團霸社出現的「盆栽要剪、女人要扁」meme的延伸,此meme產生的脈絡礙於篇幅在此暫且不論,本文想要討論的是反擊的說法與那些感到不公平的情緒。

沒錯,「男人要有肩膀」、「男人該有的樣子」也是不公平的、關於男性的刻板印象,絕對值得討論,這個議題也有許多女性主義者持續在關心和著墨。然而,這些刻板印象真的和「女人要扁」、「女人就是要打才會乖」這類的暴力威脅是一樣的嗎?

在許多強調「現實」的強暴論述裡,男性的「野性」和「動物性」不停被強調、被無限放大和合理化,然後論者往往會再回頭來說「我不是要譴責受害者,但這就是社會現實」。在這些人口中,現實好像總是給男人許多空間,讓他們不必經過社會的規訓、不用盡力成為一個不傷害他人的人,而女性受到的社會教化影響總是被忽視,好像女人生下來就該是個沒有暴力衝動、沒有性慾性衝動的生物。

男女明明活在同一個社會,女人就要懂得保護自己、在反抗的時候也要考慮到男人、不能用刻板印象反擊、抗爭的姿態更是必須要優雅不激進,種種促進社會和諧的要求一個不少。在此同時,男人連暴力侵犯他人,都會有人拿動物性替他們找藉口,花大把的時間去教育女人「別穿太少引誘男人」,而不是教男人別侵犯人。

這些人一口一個動物性說得如此理所當然,卻從不願意真正面對問題的去問,我們的社會教育男人的方式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讓他們可以如此大大方方地說出口自己可能無法控制傷害他人的慾望?答案大概就在這個問題裡。

當女人面臨性侵和家暴等暴力威脅,有些男人憤憤地說著他們面對的刻板印象,深怕鎂光燈離開男人身上一秒,而這些關於男人的刻板印象,甚至還可以回過頭來怪罪女人「不夠瞭解男人」、「不面對現實」。到底是誰在維護這些刻板印象?是女性主義者們?還是那些成天把「男人本性」掛在嘴邊的人?當女人受暴時,他們利用社會對男性的刻板印象怪女人「不面對現實」、「看不清男人本性」,責怪女性主義者們「給女人自由卻不負起安全責任」;在女人反抗與暴力對待有關的meme時,他們要說「男人也受到刻板印象傷害啊,你們怎麼不關心,雙重標準啦」,即使最常使用這些刻板印象的,就是那些會主張「男人的動物性」的人,而不是女性主義者們。

說到底,許多一談性別議題就忙著怪「女權」的人,並不關心刻板印象和性別暴力是否能夠被改變,畢竟要去思考整個社會結構和教育出了什麼問題太難了,把一切都怪給製造問題的「女權」,先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這樣事情就簡單多了。

正是因為反對男性刻板印象,所以許多人無法接受「男生的動物性」作為性侵理由的這種論述,如果你也反對男性刻板印象,該做的事情不是在別人討論女性受暴的時候說「男人也很可憐」,而是一起反對「男生的動物性」這種說法。

註:台灣對於 feminism 的常用翻譯是女性主義,台灣的女性主義者們也通常這樣自稱。然而有趣的是批評者往往喜歡蔑稱為「女權」的,因此在本文中將女性主義和「女權」做區別。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蔡宜文專欄|在說出「阿姨我不想努力了」之前,你可能需要練習...
周芷萱專欄|從高雄少女到謝和弦:男賺女賠邏輯帶來的性別失衡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