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性別 國內-社會焦點

丹尼老師|失格的受害者—雞排妹憑什麼說不?

1月30日,雞排妹鄭家純在粉專,敘述自己在主持尾牙時被老闆性騷擾。該事件在媒體與社群網路關注下逐漸發酵。在網友質疑雞排妹「怎麼不點名指控」的情況下,雞排妹遂公開該企業,並直指藝人翁立友,也是當天的性騷擾者,事件延燒一發不可收拾。

圖片
自鄭家純性騷擾案件爆發後,台灣民眾的反應不一。(繪圖/丹尼老師)

從雞排妹的控詞中,可以梳理出幾項性騷擾的類型,包括:

1.言詞性騷擾
老闆:「妳單身喔,雖然我結婚了,但我可以為了妳離婚喔。」「加碼數字隨便妳喊,因為妳是未來老闆娘。」「我們還沒約會就喊這個數字,也太貴了吧!」翁立友:「我就是要唱想你」、「我就是要為了妳開一間公司」

圖片
鄭家純(雞排妹)在1月30日在網路分享被性騷擾經過。(繪圖/丹尼老師)

2.身體接觸性騷擾
抽獎時老闆多次刻意包覆鄭家純的手再接起號碼球。

翁立友以兩人都穿紅色套裝很搭為由,要求鄭家純站在台上,並希望能靠近一點,一不注意,左手前臂便貼著鄭家純的大腿與臀部舉起。

3.現場敵意環境式性騷擾
老闆:「妳是員工票選出來的許願名單,怎麼沒有特別表現?」

鄭家純問:「請問什麼是特別表現?」

員工在台下便開始起哄「親一下!」。

鄭家純原本只想抒發自己經歷的不愉快,並未將詳細資訊公諸於世,卻反遭質疑有意留下伏筆讓大眾臆測,是為了想紅而炒新聞,因此才在事後公開人名與經過,並轉向呼籲社會重視性騷擾的真實困境。

為什麼台灣民眾反應不一 ?

電影《北國性騷擾》中,礦場男性員工集體對女性員工性騷擾與猥褻,令觀影者憤怒,並對集體訴訟勝訴感到欣慰;我們會撻伐對女學生伸出鹹豬手的癡漢,也會批評沙文主義政客的發言。

圖片
被指名的翁立友在2月5日開記者會發表聲明,把媽媽搬出場。(繪圖/丹尼老師)

然而,有別於這些反應,當鄭家純指控在尾牙晚會受性騷擾時,網路鄉民一面倒的發言盡是:「性騷擾怎麼可能挑公共場合?」、「性騷擾也是隨她說的,拿得出證據嗎?」、「雞排妹的路線和形象就是如此,被性騷擾也不能怪人家」、「自己要檢點,不然任誰也對妳有非分之想」、「不舒服當下為什麼不逃走,在這回馬槍」、「性騷擾為什麼不提告,在這邊討拍」、「女權自助餐」。

當鄭家純表示性騷擾的場域層出不窮,自己也曾被另一名男主持人曾國城「在擁抱時擠壓胸部」;藝人鮪魚跳出來批判鄭家純,認為「如果你不喜歡,你可以他X的拒絕啊!『生活用品』(指鄭家純販售的飛機杯)的生意都做這麼大了,難道這點你不懂?」

圖片
台灣民眾對鄭家純遭遇反應不一,支持者以性別平等角度為她發聲。(繪圖/丹尼老師)

綜整來說,鄭家純就是一位失格的受害者,因為

1.你是一位女藝人
演藝圈的環境不同於一般職場,因此套一句孫德榮所說的:「進演藝圈就要心裡有數,如果變成所有人都保持距離,連黃腔都不能開,那觀眾還能看什麼。既然她這麼不喜歡我們藝能界,那藝能界就要團結起來囉!不該有的垃圾就不要讓它進來。」換言之,女性在舞台上就得對被凝視、被調戲,甚至被搭肩、摸臀,感到甘之如飴;不喜歡就滾蛋!

2.你是一位以性感出名的女藝人
你為什麼出名,就是因為你性感,性感本身就意味著色情。因此即便你是以衛教角度,找醫生談性學知識、談性愛如何歡愉,都是骯髒且污穢的。更遑論你就是一個以「傲人雙峰」走跳螢光幕、販賣寫真集的女星,因此你被開性的玩笑、被摸個兩把,何須小題大做?

圖片
另一有一批網友批鄭家純矯情,當女藝人賣弄性感就得承擔後果。(繪圖/丹尼老師)

3.你是一位以性感出名、賣飛機杯的女藝人
即便性是健康且為人之必須,但在臺灣這種道貌岸然、表裡不一的社會裡,性在公領域就是骯髒、隱晦、可恥的;所以你膽敢公然賣男性自慰用品,顯示你本來就不把「女性尊嚴」當回事,因此被性騷擾討拍自然得不了什麼聲援。

4.你是一位以性感出名、賣飛機杯,又愛討論政治的女藝人
女人不該在男人的政治場域高談闊論,你不僅愛討論政治,還有鮮明的政治立場與意識型態;不知覺中你暗自踩在許多異男的尊嚴及痛點上。因此,今天無論你有沒有被騷擾,你都是在「炒作新聞」。

失格,你作為一個被性騷擾的人,你太失格。吃瓜群眾皆非當事人,也沒人知道真相;但對這個社會而言,真相其實一點也不重要。這些閒言惡語,只是揭露你是個沒資格在被性騷擾時跳出來說不的女人。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