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性別

蔡宜文專欄|登出愛情的黑暗靈魂:談一場你我都「願意」的戀愛

  • 更新2021/02/09 18:30
  • 發布2020/08/25 18:22
  • 作者/ 蔡宜文

在討論AA制的時候,往往會出現一種說法,就是男人在當前的性別關係被預設要成為付錢的那一方很可憐,但這種說法往往就僅只於此。

是的,異性戀男性在親密關係當中面臨了「成為男人」的壓力,而這個壓力來自於整個社會結構與文化中對於性別的壓迫與不平等,這件事你知道、我知道、獨眼龍也知道。


但問題是,你總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類等到性別平等才開始談戀愛吧? 

(示意圖來源/unsplash)

關於這個結構問題有很多人寫過,包括我自己也寫過很多篇,甚至在演講的時候,也多半以此為主題。

但問題是,無論我們多麼希望自己手上能夠有一個按鈕,能夠瞬間炸破父權社會,事實上,我們無法在一個真空的狀況下戀愛、交往甚至是結婚、成立家庭。即使是女性主義者也同樣必須要在現在這個社會談戀愛,所以除了「同理」以外,我們必須要去思考,如何在不平等的現況下,去盡可能談一場不要讓雙方都損失太多的戀愛。

因為這種認為自己在主流的約會市場中居於弱勢的想法,並不局限於男性,很多女性往往也會認為自己因為長得不好看等,不夠「像女人」的自我貶低,從而為了伴侶做牛做馬,有時候也會出現各種「自以為為對方好」的過度追求與掌控。

這最後導致了,有許多人用傳統的性別關係來評價自己,認為自己不夠有錢或貌美,因此才會無法得到對方的喜愛;更甚可能因此認定自己只能憑著死纏爛打或一直對對方好(不管對方要不要)來獲得伴侶,最後就變成了自己很可憐,必須要成為「被忽視意願的對象」,例如在異性戀脈絡下,男人明明不想請客,卻還是忽略了自己的意願去請客,女人可能不想幫對方做家務,卻還是違背了自己的意志去做這些事。

你可能很強,只是選錯戰場

但你對自己的評價是否中允呢?

大家有沒有打過電動?

我們來講講通常就是打壞人或對手,一路打打打打到底的遊戲,在這類遊戲當中,其實會依照遊戲類型的不同,往往會有不同的需求,當然你技能好、裝備好,無論在任何遊戲類型,都是有利的,就像是有錢、長得好看或身體健康等在這個世界大多數時候,都不會是缺點。

但是他們在不同的遊戲類型中,會有不同的影響,打個比方來說,在多數文字冒險遊戲當中,你有沒有湊齊條件要素就是最重要的,你手速再快、動態視力再強、或是策略能力再好,都是沒有用的。也因此如果你是一個手速很快但文字推理能力很差的人,你在文字冒險遊戲裡基本是沒有什麼優勢的,你可能比較適合像星海這種即時戰略遊戲。

所以有時候你在一個遊戲裡玩得很爛,從頭死到尾,並不代表你是個爛玩家,這代表你選錯遊戲,你也選擇了一個對於自己不利的評價系統。

但這就產生了另一個問題,在戀愛當中,有另一個遊戲可以選嗎?

(示意圖來源/UNSPLASH)

有其他遊戲可以玩嗎?

就跟「電動」一樣,在你爹娘或阿公阿嬤那個年代,可能還很難說有多重選擇,畢竟當時能有一台電腦就很了不起了。但到了現代這個連買遊戲都可以變成遊戲的時代,你當然有別的遊戲可以選擇的。

在戀愛的世界裡,你確實有別的選擇,那就是選擇抵抗或是忽視這套傳統的遊戲規則,去選擇一個你擅長的遊戲。像是擅長做家事但不擅長工作的男人坦白地表達自己想成為家庭主夫的渴望;超級討厭家事想要凡事都用錢解決的女性;或是溫柔敏感想成為全家照顧者的男性,有一天就會碰到不擅長處理情感跟照顧的伴侶認為這個能力是無價之寶。

但這些「可能」都不會出現在既定的「約會遊戲」內,也就是那套「男生要付錢代表他喜歡你,女生要推託後願意被請客代表他對這個男人有意思」的遊戲中,這些可能性變得極為渺茫,最終無論男女看起來像這個社會早已預設好的NPC角色,逐一在約會中表演自身性別應該要有個樣子。實際上可能根本就不是雙方自己的意願。

當然我不是說,今天你選擇另外一款遊戲,你就沒有社會壓力或結構的問題,不好意思,我們還是沒有拿到那個可以爆破父權體制的按鈕,當然你可能會面臨習慣於傳統關係並期待你回歸的壓力,但你必須要理解,那一套對你而言,就是黑暗靈魂、血源詛咒,確實有些人很擅長魂系列遊戲,或甚至覺得一直死是件很有樂趣的事,他們熱愛挑戰,也喜歡這樣的遊戲,但如果你不擅長,不想玩,他們沒有資格逼迫你一起玩。

可是換言之,當你想要進入另一種遊戲,另一種親密關係模式時,可能就會進入另一種生活圈、交際圈,去對抗另一種社會壓力。可能你要先改變你自己原本堅定的價值,可能你要放棄一些一直以來你所堅持的東西,例如那些一直以來對於男性或女性既定的想像,可能你不再可以因為是男性就能夠對女人任意說教,你發現跟你交往的女人可能不能接受被稱呼為某某某的太太,你發現你也要負擔一部分的經濟重擔,或是也有人發現自己突然要承擔很多情緒跟家務上的勞動。可能你要開放一些東西,例如說不再只認為哪些身型是美的,不再認為性的開放只能專屬於單一性別。

即使是你擅長的遊戲規則,也並不能夠保證遊戲的難易度,而且逆著社會玩遊戲,從來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一切都不容易,但至少等這一切的苦難經過以後,你能夠確定,你在談的是來自於你以及對方真實意願的戀愛

更多太報報導
周芷萱專欄|在職場和公共空間都尷尬的父職:爸爸也要性別平權
蔡宜文專欄|在立法院工作的立委們想「談戀愛」,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