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性別

吳欣岱醫師|放下過年焦慮,請女兒媳婦媽媽們好好享受寧靜吧

前陣子上了高雄電台,談論性別相關的過年習俗。其實很多從小到大習以為常的慣例,現在回頭看都好像有那麼一絲不對勁。

小時候我家奶奶會做一大桌的菜,紅燒獅子頭、佛跳牆、滷味盤、年年有魚、雞湯...等,我們幾個小朋友就待在客廳看電視,偶爾進去廚房偷蹭幾口菜吃。而外婆家也是同等規格,會有一大桌的菜餚,阿姨媽媽在廚房忙的時候,爸爸和一些叔叔伯伯就會待在麻將房。

長大了之後才知道,做出一整桌的飯菜有多麽辛苦(臣妾做不到啊!),遂開發了各種變通的方法:買宅配、事前準備好冷凍美食、訂飯店的年菜或乾脆出去吃。

回過頭來,過年不就是給各方親戚一個見面的機會,不僅聽聽每個人都在忙什麼,也讓關心的家人知道自己過得好不好?

圖片
作者吳欣岱。(圖片來源/吳欣岱)

其實和我差不多歲數的女性可能都有同樣的心境轉折,在還沒結婚之前不太感受到性別差距,什麼老掉牙的習俗,都是上一代、甚至上上一代的事情了。但結婚後很多傳統的禮節,再怎麼樣都要做取捨—畢竟除夕只有一天,年夜飯也只有一頓。

身為醫療人員,在年假期間幾乎都還是要上班,除夕沒辦法和家人團圓也是家常便飯,因此我和先生兩邊的家庭都已經習慣,找個不見得是除夕夜的時間相聚,有時找個第三地讓兩邊的家庭都出門走走,有些朋友甚至喜歡出國旅遊(聽說省下來的紅包錢比旅費更多,划算)。

過年前後無論在急診或是在門診都會看到焦慮的女性,年齡剛好就是俗稱的三明治世代—上有老人家要侍奉,下有年輕人要照料。有時候也很心疼,這些姊姊們希望能夠達到上一輩所謂好媳婦、好女兒的標準,但孩子們對傳統禮俗卻不感興趣。只好自己攬下重責大任,「攢」拜拜的三牲四果、大掃除到窗明几淨,年夜飯再埋頭廚房苦幹,最後腰痠背痛又失眠,提前來門診報到。

真心奉勸所有辛苦的女兒媳婦媽媽們,過年是一個辛苦工作後,難得能和家人聚聚的時間。一些習俗固然製造了很多美好回憶,但聯絡感情才是最重要的適時地外包一些工作,多花點時間坐下來聊聊天南地北,在疫情動盪的這一年,享受寧靜的小確幸吧。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