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政治外交

林艾德|是迫害還是保護?國民黨青年眼中的二二八

  • 更新2021/02/22 10:22
  • 發布2021/02/22 00:09
  • 作者/ 林艾德

歷史除了客觀的真相,也有主觀的視角問題,同樣的二二八,從黨國的角度跟從台灣人的角度看,就會有完全不同的解讀。

今年,國民黨青年團在二二八前夕,邀請到張若彤先生舉辦講座。

圖片
國民黨青年團在二二八前夕邀請張若彤舉辦講座。(圖片來源/國民黨青年團粉絲專頁)

張先生對史料的考究嚴謹程度無庸置疑,但在台灣諸多專門研究二二八的歷史學者中,單單挑中了沒有歷史專業背景的張若彤先生,無疑是因為他乃是今日少見的由黨國視角解讀史料的研究者。

我們就以原日籍台人被國民黨視為「漢奸」一事,來解釋視角造成的差異。

司法院在1946年1月的3078號解釋令,已認定台人在抗戰期間屬於日籍,不適用〈懲治漢奸條例〉之規定,但漢奸懲治工作仍在台灣展開,直到1946年底,司法院再次做出3313號解釋令,強調台人不受漢奸追訴而應以戰爭罪論處,漢奸逮捕事件才告一段落。

在兩次解釋令之間,著名的台灣仕紳包括辜振甫、林熊祥、許丙、簡朗山、徐坤泉、陳炘等人,都被指為陰謀獨立而以漢奸罪名逮捕,各被判處一至兩年多不等的刑期,僅有陳炘終告無罪獲釋。

諷刺的是,這些被判刑的仕紳因此躲過了二二八,而無罪的陳炘,最終在二二八事件中遭軍隊逮捕處死。

此外,即使司法院兩度解釋台人不適用懲治漢奸條例,陳儀仍根據其子法發布〈台灣省停止公權人登記規則〉來對日治時期的協力台人進行清算,並且採用有罪推定原則,將被檢舉、尚未判刑確定者視為罪犯,剝奪其參選及任公務員之權利。

對此,專門研究台灣戰後政治史的台大歷史系陳翠蓮教授認為,陳儀不顧司法院、 行政院、立法院的指示,一意推動漢奸懲治工作,與他在台統治失敗、飽受批評有關,企圖藉「台灣人奴化、對祖國離心離德」來掃除他潛在的反對者。

而張若彤先生對此事的看法是:「陳儀是用的是戰爭罪,而不是漢奸罪,差別在漢奸會連帶沒收財產與禁止擔任公職,這就是為什麼現在辜家依然有錢」、「在當時的人眼中,用戰爭罪處置這些人,其實是一種把這些人保護起來、免受戰後仇日者迫害的做法」。

是迫害還是保護?在多如牛毛的個案中,兩派的支持者都能各自找到例子去解釋當時的政府是惡意、無能或是無辜。

國民黨青年團說,這次講座是為了「探尋歷史事件的不同視角,從中發現二二八」,但他們原本的視角就跟張若彤先生一樣,總是在找個案證明當時國民黨裡也有好人、台人裡也有壞人、大環境也有責任等等,他們以為這樣就是中立,卻忽略了悲劇發生時的權力關係。

假設現在蔡英文執政下爆發大規模民亂,難道蔡英文跟民進黨可以不用負責,反而去怪罪被統治的人民跟大環境嗎?國民黨人能接受這樣的「理性客觀」嗎?

終究我們發現,國民黨青年舉辦講座,不是因為他們關心二二八、不是因為他們願意傾聽不同的聲音,正好相反,是因為他們只願接受黨國的觀點,要找到更多史料去證明自己沒有錯、黨沒有錯,錯的是那些不了解他們的愚民,是觀點不同的別人有責任來了解他們。

這種高高在上的角度,國民黨的年輕人,跟他們的老人實在沒有什麼差別。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