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名家專欄-時事

周芷萱|鄭家純與雙重標準:女人沒有選擇的權力嗎?

  • 更新2021/02/08 13:13
  • 發布2021/02/08 12:37
  • 作者/ 周芷萱

鄭家純的尾牙性騷擾事件,在過去一週引發社會廣大討論。

有網友找出2019年8月的新聞,當時她在節目中談及性騷擾的成立與否,要取決於被騷擾者的「主觀認定」,提到自己曾去醫美診所「因為那位醫生長得很帥,被打屁股覺得蠻爽的!」

圖片
鄭家純(雞排妹)性騷擾風波,引發許多雙重標準的討論。(圖片來源/雞排妹ili鄭家純粉絲專頁)

這句話讓許多網友包括民眾黨前立委候選人何景榮,紛紛開始說「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指稱鄭家純因為外貌條件不同而對翁立友有雙重標準。

先不說這些人憑什麼覺得翁立友醜好了,原本的新聞中就已經有提到「性騷擾是主觀感受」,鄭家純早在說「滿爽的」那一刻,就已經回答了關於雙重標準的這個問題:對,就是他可以你不行。

不過顯然會在這時候提出這新聞的人,不是根本沒仔細看,就是不買帳「性騷擾是主觀感受」的這個說法,本文就來試著討論看看雙重標準這件事。

會被指稱雙重標準的狀況,大致上有兩種可能。一是A跟B做了同一件事情,對方有不同反應;二是同一個人在甲乙兩個不同的時候做同一件事,對方有不同感受。

一、A跟B做了同一件事情,真的不能因為對他們有不同的觀感,所以有不同感受嗎?

人都有遠近親疏,你可能願意和家人朋友共享一杯飲料,但你願意和一個陌生人共享嗎?你願意把自己的小祕密告訴親近的朋友,但你願意在網路上向所有人放送嗎?

性與身體其實就像其他的人際關係,每個人有不同的私密程度、也有不同的尺度,尊重他人意願是人際往來的前提。

如果你不會強迫陌生人跟你同喝一杯飲料,不會覺得別人的媽媽幫他帶便當、沒幫你帶就是看不起你,更不可能問路上巧遇的歌手要不要一起去KTV唱歌給你聽,你知道人際往來應該要尊重其他人的意願、尊重遠近親疏,那為什麼會覺得女人有義務對每一個人對他做同一件事情,都是同樣的感覺?同樣的接受度?

二、一樣是我,為什麼上次可以,這次卻不行?

人類的情緒和感受遠比 YES/NO 複雜許多,你今天早餐吃了蛋餅,明天就一定想吃或不想吃嗎?不一定吧。

在其他的事情上也是同理,就算是固定性伴侶,昨天才做過愛今天可能不想,對方不想就是不行,勉強對方、施予暴力脅迫的話就是關係內強暴。沒有一種承諾應該要是無限期的承諾,關係內的也是一樣。

既然沒有無限期的承諾,每天對同一件事情的慾望也可能不同,那同一個人在不同時刻有不同反應,又有什麼好意外的?

如果因為我昨天點了蛋餅,今天走進早餐店就自動幫我送上蛋餅,還強迫付錢不能改單,這種店不用被客訴嗎?如果你開的是這種早餐店,那在檢討老客戶為什麼流失之前,可能要先檢討一下自己對別人的意願不夠尊重。

關於雙重標準在個人日常中的存在,甚至不用談到性、不必談及性騷擾,就可以知道這樣的落差你我他每天都在發生。

我並不覺得性多特別或是更需要被保護,性也不過就是人際往來的一種,而也正因為不過就是人際往來的一種,所以用尊重他人的基本邏輯就應該要可以知道,所謂的雙重標準,其實就只是「他人有要或不要的權力」而已。

當然,雙重標準若是涉及基本權利和國家制度,那當然值得批判,但如果是發生在人際關係上,人們當然有權表達自己的喜好和選擇。

說到底嚷嚷著雙重標準的這些人,不就是認為鄭家純沒有拒絕未經同意觸碰的權力?既然上次給別人摸,這次當然也要給摸,否則就是雙重標準。

我只想問這些覺得鄭家純或是其他女人雙重標準的人,你們日常中的人際,真的還好嗎?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