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國內旅遊 專題-特別企劃

重返山林:走一段雙溪「崩山坑古道」,認識手作步道的歲月靜好

  • 更新2021/02/02 00:45
  • 發布2021/01/07 10:20
  • 作者/ 微笑台灣

崩山坑古道位於新北市雙溪區,名氣雖不如許多觀光步道來得響,卻是淡蘭古道中路重要的一段,且聯繫著柑腳、泰平兩聚落。

淡蘭古道中路是先人開墾的民道,承載著篳路藍縷的古早記憶,如今重返山林,以手作步道方式修復,尋常民生活痕跡,也與野生動植物驚喜邂逅。

崩山坑古道位於新北市雙溪區,名氣雖不如許多觀光步道來得響,卻是淡蘭古道中路重要的一段,聯繫起柑腳、泰平兩聚落。

十九世紀,清朝總兵黃廷泰率人翻過重山,發現一處適合農耕的綠野平疇,在此開墾形成聚落,便是泰平舊名「大坪」由來。這裡是翡翠水庫保護區北勢溪最上游水源地,地處邊陲,從泰平沿崩山坑古道至柑腳,遠比從泰平到雙溪來得近,對泰平居民而言,柑腳成了對外聯繫的重要節點。

在民國七〇年代雙泰產業道路開通前,採買物資、嫁娶迎親都仰賴古道往來。早年柑腳盛產煤礦,繁榮一時,泰平居民會用扁擔挑農產,到柑腳信仰中心威惠廟廟埕周邊的市集販售。

手作 修復步道也修復記憶

家住新北瑞芳的泰平里里山推廣協會總幹事陳火榮,憶起兒時暑假坐火車到雙溪,還得徒步走七個小時的山路,才能抵達泰平的阿公家,「小孩子也要幫忙背東西去賣,就是走崩山坑古道。」

泰平里里山推廣協會總幹事陳火榮。

公路通車後,古道隨之荒廢,直至二〇一七年起,由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帶領志工,開啟手作修復的第一哩路。饒富古意、高度合宜的手砌石階,拓寬路徑後再以實木固定路緣,皆是就地取材、因地制宜,打造出符合山林本色、保留人文遺跡的路徑,無形中也傳承了「民墾」的精神。

路邊經常可見石砌土地公祠,陳火榮近年來陸續盤點庄內土地公廟及百年古厝,記錄文化地景。

蕨美境 路上巧遇藍腹鷴

登山口位於崩山一號橋右側小徑,沿著崩山坑溪步入古道,便有潺潺水聲一路伴行,應和蟲鳴鳥叫,譜成山林樂章。大片原始森林交疊出深淺濃淡的翠綠蓊鬱,樹蔭茂密,想來烈日造訪也不覺曝曬,若是在雨絲細細的春日裡,倒也別有一番煙雨如畫的裊裊仙境之感。

有60年歷史的彎穹橋,是當地陳謝兩大家族出錢出力興建。

「現在的林相改變很多。」陳火榮說以前山上都是二葉松,因為日本松材線蟲的危害,幾乎所剩無幾。消失在童年回憶裡的還有芒草,「小時候上山沒有帶水,就把菅芒(kuann-bâng)的芯咬一咬吐掉,只吸裡頭的水分。」一路辨認雙扇蕨、松蘿、九芎和大菁,漫山遍野的樹藤草蕨,入眼盡是療癒,途中偶見農戶放養水牛留下的蹄印,更多的是穿山甲肆意開挖的泥洞。

「快看前面!」正留心腳下時,在陳火榮低聲驚呼中猛地抬頭,竟幸運瞥見有「鳥界隱士」之名的台灣特有種鳥類藍腹鷴,輕巧踏步,遁入霧中。

崩山坑古道入口。

途中屢見素有「大氣監測員」之稱的松蘿,可見生態環境極好。  

PLUS 阿丹姐的在地餐桌

花了大半個上午走到泰平社區,正感飢腸轆轆,壽山宮牌樓旁忽見熱絡人氣,原來是週末限定的假日農夫市集和食堂。低矮平房忙進忙出的大廚,是人稱「阿丹姐」的謝雅玲,也是傳說中村裡最後一個「坐轎子走古道出嫁」的女人。她在爐灶前舞鍋弄鏟,身手俐落,沒三兩下便是一桌好料。

阿丹姐和先生呂傳義。

A菜清甜、段木黑木耳爽脆,香酥的炸芋頭更是直教人饞得連挾幾顆,阿丹姐忙不迭地招呼:「蘿蔔湯裡頭的三絲丸吃了沒?那也是我自己做的。」好奇鄉野深山哪來魚漿捏丸子?旁人笑著幫腔說阿丹姐家裡不只種菜養雞,甚至還有魚池。滿桌的山珍魚鮮,都是自家出產,看似趕時髦的無菜單料理,更重要的是從產地到餐桌,低碳足跡的旬食滋味。

亮澄澄的炸油,新鮮毋庸置疑。

阿丹姐感念陳火榮的相邀,直說當初如果不是協會號召舉辦市集,「我們也沒有這個舞台。」起先只簡單賣切仔麵、炒米粉,阿丹姐卻掛念著沒機會用上當季時蔬,「就很無彩(bô-tshái),不能把我們的地方特色傳遞出去。」後來隨著客人漸多,索性改為合菜,更合阿丹姐心意。湊個八人、十人便能預訂,三、四千元換來九菜一湯,不只豐盛,而且大碗擱滿意。

芋頭紅燒肉很是下飯。

好山好水孕育下的生機盛宴,吃這一桌筷子停不下來。運氣好的話,還能巧遇阿丹姐年近九十的父親謝火在,聽聽曾參與手作步道的他講些聚落軼聞。

今時今日,探尋淡蘭百年山徑,活絡了筋骨,飽足了口腹,也在心裡印下山城小村歲月靜好、太平富饒之美。

作者:張雅琳 文章出處:微笑台灣

本文獲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用雙腳開啟最貼近土地的旅行,千里步道的環島夢
淡蘭古道 台灣必走的朝聖之路,國家級綠道冒險又療癒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