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國內旅遊 旅遊-戶外活動 名家專欄-時事

蔡日興|登山團為何演變成「安全紀律瓦解」的觀光團?得先理解2件事

  • 更新2022/04/21 16:30
  • 發布2022/04/20 17:40
  • 作者/ 蔡日興

要講到商業登山團,我們得先理解兩件事,首先,它是某種台灣特色,其次,它並沒有很悠久的歷史。 

五十年前,台灣的登山活動是被管制的,那時入山需要許可,只有登山協會和公司行號等等可以發文申請。 

在大約三四十年前,台灣第一高峰玉山開始有了商業登山團,但它是一個半地下化的型態。當時參與帶隊的人都極度低調,直到最近這些年,我才陸續從這些資深嚮導口中,聽到他們當年把隊員分三組,兩組塞進老排雲山莊的上下舖,還有一組塞到床底下的故事。 

而在那個時期,即使是商業登山,隊員的體能需求,還是相當高。當時台灣適合大規模操作商業登山團的地點也不多,連排雲山莊的床底下都派上用場了,當然就是遇上了瓶頸。 

圖片
台灣的登山活動變成了觀光新藍海。(示意圖/Pixabay)

台灣的商業登山之所以轉為興盛,是因為十多年前林務局做了一件傻事。他們翻修了嘉明湖避難山屋和向陽山屋,卻忽略了這兩座山屋的距離很近,對於一般的登山者體能來說,這等同是一天的時間只走半天的路,對於「客人」來說,體能的要求大幅下降了。 

而在這個時候,剛好有人想到要在山屋長期駐點供餐的生意模式。在慘澹經營了一段時間後,這生意真的做起來,而老闆就火速把在山上蹲點的夥伴換掉,開始資本家型態的經營。 

這就像是在山上開了野戰餐廳,沒場地租金成本,容易投入,定點供餐模式很快如野火燎原,燒遍全台灣的山區。而不用背負糧食,走的路程也短,體能要求低,能帶上來的客人就變多了,從此商業登山團如雨後春筍,蓬勃發展。 

這個地下化的野戰餐廳,是一種台灣特色,一開始林務局根本沒料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所以修了山屋,卻沒有把步道設施的承載能力也一起拉高。這就是這幾年,我們常聽說嘉明湖步道侵蝕嚴重的根本原因。 

國外並沒有這樣的野地供餐文化。生活自理還是主流,而他們的山屋若有提供餐飲服務,必定是在相關單位管理的規畫之下所進行的,整個步道也會有對應的指引與管理。國外的商業登山團,主要只集中在某些名山區域,並不如台灣這般興盛。 

台灣的登山活動搖身一變成了觀光新藍海,對應產生的問題是,客人跟帶團者的關係到底是什麼?這件事又一次進入模糊地帶。最早期的商業團,嚮導和供餐是同一個單位,食物帳篷睡袋都跟著客人一起走,客人走不動了,頂多就是就地緊急紮營。但是現在的商業團,供餐的服務人員獨立,不隨行,只剩下一或二個嚮導隨行,遇到任何一個隊員出問題,要怎麼拆隊怎麼處理?如果一個嚮導陪著有狀況的隊員,其他隊員就只剩下一個嚮導,或甚至就直接「放生」了,這樣的消費糾紛又該怎麼處理? 

圖片
國內的觀光團因為沒有語文障礙,很容易變成自組低價揪團,或是自由行。(示意圖/Pixabay)

根本的問題就是原本的登山隊伍安全紀律被瓦解,變成更像觀光團。可是這是山區,沒有計程車可以隨招隨到,安全問題沒有簡單的解決方案。就只能煩勞消防弟兄不時介入。 

其實以傳統登山社團的標準,隊伍中只有兩個嚮導根本是不夠的,以前的標準是全隊的新手只有三分之一以內。但現在,配兩個嚮導已經叫做高標準,這真是往下沉淪的黑色幽默。 

更糟糕的事情是,國內的觀光團因為沒有語文障礙,很容易變成自組低價揪團,或是自由行。這件事,現在已經滲透到登山活動。山上也有很多自組低價揪團,或是自由行。根本原因就是,嚮導本身的專業不被認可,民眾看不到價值,他們覺得商業登山活動的價值,就是訂好供餐服務而已,既然語言相通,那他就自己做這件事就好,何必再給業者賺一手? 

而低價團最常見的問題是,網路上隨便公開發起共乘,節省交通費用,承辦人收一點微薄手續費,訂好供餐,這是個最沒有服務的商業登山團型態。但如果參加這種團的「客人」預期要受到無微不至的服務,什麼功課都沒有做,體能也沒準備,一旦到了山上,他怎可能不被「放生」?而這樣的「放生」卻往往伴隨著人身安全問題。 

歷史告訴我們,諸如此類混亂的局面,往往得等到發生重大災難,死了很多人,政府才會決定介入管理。 

在這之前,我只能提醒大家,如果你真是個新手,在選團之前,最好先問清楚服務範圍。如果嚮導陪走的部分是超級低價甚至免費,那,您最好得衡量一下自己有沒有把握,應付被「放生」而獨行的局面。就算有兩個嚮導,都不保證您不會遇到狀況了,更何況是免費的。 

但若回到當年新手不可超過三分之一的標準,能出得起旅費的客人必定是少之又少,這門生意就沒得做了。 

也不是說低價團一定不好,高價團就絕對不會踩到雷。重點是,對這趟旅程您做了多少準備,有沒有把握應付被「放生」的下場,而業者又願意給你什麼樣的照顧承諾呢? 

請記得,天底下絕對沒有白吃的午餐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