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親子 國內-社會焦點

小二進入資優班卻飽受霸凌,唐鳳的「拒學」為家中帶來震撼彈

  • 更新2021/02/01 14:11
  • 發布2020/11/16 12:20
  • 作者/ 精選書摘

《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是第一本經唐鳳認可,串連了她的過去與現在、遠眺自由與未來的著作。其中提到,在她升上小學二年級時,轉到新學校的資優班就讀,卻碰上了學業以外的挑戰,也聊到了她的父親唐光華與她的相處。

唐鳳升上二年級之前,學校已經透過資優測驗,辨識出唐鳳的智商,是等級最高的分數。學校來了一封信,詢問唐鳳的爸媽,二年級以後,要不要轉去有資優班的學校呢?

因為唐鳳覺得原來的班級有點無聊了,所以,跟媽媽討論後,兩個人心想,轉學去嘗試新環境也不錯。沒想到,進入新學校資優班後最大的挑戰不是功課,而是其他的事。

唐鳳。(攝影/Audrey Tang/Flickr CC  License)

他在學校的資優班當班長,功課很好。但是因為資優班的家長喜歡拿孩子的成績互相比較,有些孩子們因此開始忌妒成績好的同學。曾經有一次,有一位拿不到第一名就會被爸爸打的同學,憤憤不平地對說他說:「你為什麼不死掉?如果你死了,我就是最好的了。」

同學帶給他壓力,老師也是,因為有些老師會懲罰學生。

他曾因為忘記帶手帕、衛生紙去學校,被老師懲罰。上了三年級,他被選上班長,在上自然科時,因為班上秩序不好,老師要全班閉眼罰站,他偷偷睜開眼被老師發現,結果,因為他是班長還違規,被老師用掃把打了一頓。

本來他很喜歡的音樂課,換了老師之後,那位老師會拿著「像教室木頭椅腿」一樣粗的棍子打人。

當班長的他,被老師要求要維護班上的秩序,老師叫他把違規同學的名字記在黑板上,那些同學就會被老師處罰。他回家後跟媽媽說:「同學們都恨我,下課跑來揍我,我好難過。」

有一天,資優班的老師發下一張考卷,要同學們在二十分鐘之內做完,老師隨後離開教室。唐鳳早早就做完了。但有做不出來的同學,伸手過來搶他的考卷,要看他的答案。他不想讓同學看,拿著考卷逃跑,四、五個同學追在後面,他一不小心摔在地上,其中一個同學追上來,使盡全身力氣對他踢了一腳,他撞到牆,昏了過去。

媽媽把他帶回家之後,在洗澡時掀開他的衣服一看,肚子那裡有一大塊瘀青,可見當時同學踢他的力道有多大。

這只是他漫長學校生涯中的一天。

這一年,他常常在半夜做惡夢,哭著醒來。有好幾次透露出想要自殺的念頭。他常常請假,沒有去上學的日子,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哭、看書、發呆。

後來,他終於跟媽媽說:「我不要去上學。」

在那個年代,家裡有一個拒學的孩子,就像丟下一個摧毀平靜的手榴彈,既定的常識與規矩,都被炸得粉碎。唐鳳的母親,看到孩子被學校生活壓迫到想自殺,立即決定支持孩子轉學。

唐鳳轉至北市指南山區一所迷你小學。在山區小學雖然較為友善,但是無法滿足唐鳳的學習需要。唐鳳母親必須另外幫唐鳳尋找學習資源,甚至,支持唐鳳部分時間在家自學。

可是,這樣的相挺,不但學校的老師不以為然,連家人都不斷質疑。從唐鳳的爸爸、祖父、祖母、姑姑到叔叔,沒有一個人支持。

受到最大衝擊的是父親唐光華。

唐光華曾經回憶,自己的中學生涯中,學校老師為了讓學生考上好學校,不惜用體罰逼迫他們拿出更好的成績,他至今無法忘記在教室裡出現的場景,老師用木條打同學屁股發出巨大的聲音,空氣中充滿恐懼和不安。

直到大學,他碰到充滿智慧的老師,才真正享受到求知的快樂,如此純淨美妙、觸動心靈。那時唐光華每天沉浸在尼采、齊克果、卡繆等哲學巨匠的著作之中,「從那時候,自由就成為我最堅持的價值。」

所以,他相信任何年紀的孩子,只要經過適當的引導,都應當領略這種知性之美。

唐光華不用威權或體罰對待孩子。在三歲以前,唐鳳跟爸爸之間有一種神祕的儀式。每天爸爸上班時,唐鳳會慎重其事地拿著一塊小石頭,交到爸爸手上。而唐光華也會莊重地收下他的託付,放在口袋裡,然後邁步走出家門。這個旁人不解的儀式,兩人持續了很久。彷彿是一個幼小的孩子,把自己的心託付給父親,讓父親為他去探索外面的世界,為他帶回見聞。

唐鳳幼稚園時,唐光華常常牽著他的手,一邊散步一邊跟他談論蘇格拉底、因式分解、矛盾集錦(數學的六個領域:邏輯、機率、數、幾何、時間及統計之中的矛盾),談論人生的真善美。

唐光華是唐鳳生命中第一個數學和哲學的啟蒙老師,這些童年散步中的見聞,影響他一輩子。

從三到七歲,在別的孩子玩樂高的時候,唐鳳迷上了數學方程式。解方程式就像是玩遊戲破關,這種征服難題的樂趣,讓他一路挑戰到九元一次方程式。

然而,隨著升上較高學年,唐鳳在學校過得愈來愈艱難,跟父親的關係也愈來愈緊張。唐光華覺得自己教養出來的孩子不應該逃避現實,逃避學校,要勇敢面對考驗,然後過關。唐鳳卻覺得父親不了解他的苦處。

為什麼大人覺得應該要闖過的關卡,有的孩子卻過不了?

幾年以後,有學者研究出這種孩子屬於「高敏感特質」(由美國精神分析學者伊蓮艾榮博士(Dr. Elaine Aron )在一九九六年提出),與生俱來的細膩感官知覺,使得他們對於任何喜怒哀樂,比一般人更敏銳。他們更容易對美好的事物感受到喜悅,也更容易對嫌惡的事物感到驚恐。不論是正面或負面的情緒,在他們身上都會顯現出更明顯的反差。這類型的人情緒容易被別人影響,不喜歡犯錯,容易自責。

這樣的孩子在童年時,脆弱易感。不過,如果能熬過艱難的成長期,長大後的他們,反而會比同年齡的孩子更沉穩,更具內省特質。

但是,在這樣的研究還沒有廣為人知的時候,此時,唐鳳家裡上演的,是真實的親子災難。

作者:丘美珍、鄭仲嵐,親子天下出版;本文節錄自《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

(本文獲親子天下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圖片來源/親子天下)

更多太報報導
運用科技尋找解答 唐鳳:「我不覺得現代世界還有天才的說法」
蕭美琴、唐鳳的一個特色成台灣外交突破關鍵因素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