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親子 名家專欄-法律人權 國內-社會焦點

莫羽静專欄|死刑與社會困境的糾結,談單親媽媽殺子案

  • 更新2021/02/01 13:41
  • 發布2020/11/29 00:51
  • 作者/ 莫羽静

近日一起單親媽媽殺子案一審判決死刑,引起社會的大量討論,原先社群媒體上的民眾輿論方向大多以贊同法官判決為主,這在支持死刑為主流意見的台灣社會並不罕見。

罕見的是,在被告律師發文後,部分新聞媒體改變了報導觀點,重新以單親媽媽的困境切入,也引起了許多名人與意見領袖對單親媽媽的聲援,一夜之間輿論主流意見又變成批判法官判決不當;隨後不久一名據稱是家屬親友的網友,揭漏了該單親媽媽的荒唐行徑,輿論方向又再次轉變為聲援單親困境與符合死刑判決的對抗,輿論方向變化之快,也是死刑爭議判決裡少見的例子,我們該怎麼看待兩方的想法? 

單親媽媽殺子案引發多方討論。(圖片來源/PIXABAY)

被忽略的困境觸動大眾心弦

單親往往在社會眼中,被視為家庭失敗者,許多莫須有的標籤,諸如不負責任、依賴社會福利、問題家庭,無論其中不乏許多成功者或專業人士,也依然承擔這大量歧視眼光。

這些歧視,往往也造成親子皆有自尊低落的問題,因歧視被社會刻意保持距離,進而導致資訊不足,大量勞動壓力導致無法進一步學習技能,同時單親媽媽又必須肩負就業市場,對女性重新就業的不友善予歧視,多重歧視下使得女性單親困境,更屬於困中之困。

此案之所以會造成輿論同情,除了媒體明顯的煽情操作外,最主要的是單親弱勢的困境,確實大量存在社會之中,人們在不了解實際案情的當下,由自身實際體驗的單親困境出發,與其是說同情此案,不如說是人們藉此向社會控訴,被大眾忽略的單親困境,同時養育二名子女的女性身分,也觸動了全職二寶主婦的感同身受。

在報導之中,父職的缺席也引起性別責任之間的不平等討論,在異性戀婚姻之中,男性無論有無生子,無論結婚或離婚,依然是那個完整的男性,而女性只要結婚懷孕生後,就不再是那個獨立的女性身分,只能是一個「母親」,這個案件縱使多次行兇過程令驚悚,但人們看見的是加害人渴望找回獨立身分的部分,這些同情的本質,其實就是各種長期被大眾忽略困境。

踏入死刑基準的多次犯行

新北地方法院公布的判決書來看,部分媒體的報導已偏離事實,實際上吳女與兩名子女,在案發之前,皆是與兄嫂同住,並非搬離後陷入困頓,雙方爭執後,吳女帶著子女往汽車旅館投宿,並在晚間對子女進行第一次行兇,因子女積極反抗而罷手,此時已合致兩起殺人未遂罪的實質競合,二天後再次於汽車旅館住宿期間,先以果凍摻入安眠藥,誘騙子女行兇後,以童軍繩勒斃,期間遭遇反抗,仍然執意行兇,再次犯下兩起殺人罪既遂,後續以LINE通知前夫預告自殺後,服用4顆安眠藥與身心科藥物與酒類,幾個小時後前夫趕到並報警救治。

以判決書記載的犯罪過程來判斷,吳女有受過完整教育,也有兄嫂協助,顯然部分媒體報導扭曲了部分事實,後續自殺行徑,也與一般攜子自殺有異,這樣的藥物量和簡訊通知,顯然並非具有真實死意,社會上對單親媽媽的困境的確存在,但這個犯案過程與吳女背景,並不像其他死刑爭議案件,明顯有失學或極端窮困,吳女因為和協助他的兄嫂爭吵後,負氣離家並且積極殺害子女的行為,也確實踏進了死刑衡量得基準內,有這樣的判決並不意外,但也並非沒有改判無期徒刑的可能性,這類事件,終究是社會摩擦性的衝突,事實上吳女沒有其他前科,未來也難有再犯可能,她現在需要的是積極取得兄嫂與前夫的原諒與求情,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巴毛律師專欄|單親媽勒斃兒女遭判死刑,她真的罪無可赦嗎?
腹痛開刀成植物人,新竹馬偕與醫師判賠兩千萬,爭議在哪?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