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親子

遭罵「廢物」兒子身心俱疲變叛逆!神老師身教「替兒療傷」找回對社會善意

  • 更新2021/02/22 15:34
  • 發布2021/02/22 15:28
  • 作者/ 神老師&神媽咪

青春期的叛逆孩子,父母該如何與他對話,又該如何教育他?任教於基隆一所國小的沈雅琪老師在粉絲團「神老師&神媽咪」分享親身故事。

兒子在前一所高中身心俱疲休學重讀後,看什麼都不順眼,看什麼都是負面,總是冷言批判,用國中球隊教練、前一個高一導師罵他們的方式隨口就罵:「廢物、白癡、智障、死好」,讓他對於別人的付出都覺得理所當然,只要念他制止他,他就會罵得更兇、更殘忍。

當他在失敗的時候被罵廢物、白癡,被教練拋棄時,他學會的就是對著失敗的人猛烈批判,說什麼都沒有用。不是我不教,而是他不想聽,經歷了好多衝突,我常常會很擔心他的冷漠和負面。

圖片
教室。(示意圖/Pixabay)

我們社區有在幾個定點放垃圾桶,由清潔人員收集後放置在社區的垃圾場,定時定點送到垃圾車去。

我總是覺得垃圾送到定點讓清潔人員多運送一次,我都會把垃圾直接送到垃圾場去。有一次兒子問我:「為什麼要這麼麻煩?不是就丟到垃圾桶去就好了?反正收垃圾的會來收呀!」我說:「這樣可以讓他們不用多跑一趟。」

兒子說:「關我們什麼事?他有領薪水,那就是他的工作,送幾趟、送多遠都是他該做的。」我說:「他的工作讓我們的生活輕鬆很多,我們不需要自己去等垃圾車、他在大太陽底下把社區掃得乾乾淨淨的,就算是給我這樣的薪水,我也做不來這麼辛苦的工作,像他一樣曬兩個小時我大概就昏倒了。他花在運送垃圾上的時間少了,就多了整理社區的時間,不是嗎?」

他做他該做的,我釋出的是我盡可能的體貼和善意。

我們偶爾會網路訂肯德基,只要送餐來,我請兒子下樓領餐時,讓兒子給50至100元的小費。兒子也問我:「為什麼要給他小費?他有領薪水呀!」我說:「外送很辛苦很危險呀!他省去了我們來回的時間、站在店門口等待的時間、停車走路的時間,風吹日曬又在車陣中奔波,有時還下大雨...幫我們省去這麼多時間和麻煩,我很感謝他呀!」

「他們工作領薪水是應該的,我給的是我的感謝。」

剛開始他總是嗤之以鼻,覺得他們就是做著該做的事,既然有薪水有什麼好感謝的?我也不勉強他,只是做著,他看著。他有問,我就會說說我的想法;他不問,我就不念。

就這樣持續了兩年,從剛開始的拒絕,有時還會罵我多事、浪費錢,現在會跟我一起開車送垃圾到集中場,會幫我轉交小費給外送員,還會說聲謝謝。

今年過年我們沒回雲林,除夕到初二只要出入社區警衛哨,我就會包一個紅包給警衛。兒子問我:「他們過年沒有加薪嗎?」我說:「我也不知道耶!我只是覺得他們真是辛苦,我們在開心過年、躺在家裡玩手機看電視、圍爐吃飯,但是他們這麼辛苦,過年只能一個人坐在警衛亭裡替我們守衛、過濾訪客。」

他問我:「一個人包多少錢?」我說:「很少呀!才兩百元,一點小心意。」他竟然問我:「晚上的警衛給了沒?」拿起紅包袋,放入200元,幫我準備好要給警衛的紅包。

初四開工,清潔人員開始清運垃圾,看到滿山滿谷的垃圾,我也請兒子幫我包兩個紅包給清潔人員,他一句話也沒說,動手幫我準備好,幫我一起把家裡堆了4天的垃圾送到垃圾場去。

離開那個傷心的學校兩年半,這孩子的心慢慢的被我們的陪伴融化了,雖然有時說話還是故意叛逆,生起氣來還是讓我嚇個半死,但是已經改變很多了,我好希望在他離開家裡,到外面去生活和讀書之前,他能回到小時候那樣善良又開朗的個性。一個錯誤的環境,我們得花好長的時間來讓他療傷、找回對社會的善意。

青春期的孩子多說無益,不想聽的時候,說一句都是多餘,多念一句就是讓他想盡辦法來反駁。只能做著,感染著,體貼著他也讓他試著體貼為他付出的人,讓他慢慢地去體會感謝的價值。

文章出處:Facebook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