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健身 體育-賽事

帕運六朝元老林亞璇,3進2出健力界 甩冷語突缺陷,思為何而健?反舉出自我新高度

  • 更新2022/02/23 10:37
  • 發布2022/02/14 11:18
  • 作者/ 陳毅龍

奧運上的五朝元老有「桌球教父」莊智淵、「網球一哥」盧彥勳,帕運上則有六朝元老-「健力女神」林亞璇。帕運,全名為「帕拉林匹克運動會」,是一項專為身心障礙者舉辦的國際型綜合體育賽事。

圖片
2021年林亞璇在東京帕運上表現亮眼,儘管帶傷出征卻為我國舉出世界第7的好成績,圖為賽後在東京所拍。(圖片來源/林亞璇提供)

林亞璇身為帕運國手,至今已代表台灣征戰過6次帕運、6次亞帕運、8次世界盃等多場國際賽事,去年更在東京帕運上表現亮眼,儘管帶傷出征卻也為我國舉出世界第7的好成績。她花了22年,證明了雖然能用的肌群比別人少,但還是能步步前進,「別人一直認為我在做白日夢,但我其實是很有腦袋地在做夢。先去做,你才會發現,自己可以延伸出很多東西。」林亞璇說到。

兒時能跑、能跳,直到3歲那年…

圖片
3歲前的林亞璇能跑、能跳,左圖為摔傷前少有的站立照片,右圖為摔傷後,兒時林亞璇(前)與姐姐的合影。(圖片來源/林亞璇提供)

訪問當天,透過視訊隔著螢幕,第一次見到林亞璇本人。鏡頭那端她開朗地笑著說,去年因為帕運,突然有好多媒體找上門,讓她受寵若驚。訪問到一半,林亞璇突然一個位移,消失在鏡頭,她說她想先上個廁所,速度快到讓人忘了她是坐著輪椅受訪。

事實上,兒時的林亞璇能跑、能跳,與一般的幼兒無異,但3歲時上天卻給她開了一個不怎麼有趣的玩笑,讓她胸部以下完全癱瘓,從此只能以輪椅代步。

「我其實已經對兒時的那件事沒什麼印象了,都是聽家人轉述才知道」,林亞璇表示,以前家住透天厝,5樓以上是倉庫1樓則是五金行,為了讓貨物方便調度,所以5樓的窗戶都保持暢通。

3歲的某天傍晚,由於父親上天台開瓦斯,沒發現林亞璇還在5樓,所以就這樣不小心把她關在樓上。「我爸說他印象很深刻,當時剛好在2樓問工人有沒有看到我,結果我就直接從他眼前摔下去。」林亞璇說到。

被突如其來的墜樓景象嚇到,家人馬上衝下樓把林亞璇抱起送醫。當時醫療還不發達,醫師初步檢查,發現僅額頭擦傷,包一包石膏將她固定。家人當時還慶幸林亞璇沒事,但事實上真正的傷早已傷在看不到的地方。

林亞璇表示,拆完石膏沒多久,自己跟母親說想上廁所,「結果當我被抱到廁所時,母親才發現,我腳已經軟掉了,完全蹲不下去」,後來去做了更多檢查,才發現是脊椎損傷,傷到胸椎第四節,「這時已經完全來不及了,我胸部以下終生癱瘓。」

父母不特殊看待林亞璇反給足她樂觀

父母剛創業,當時為了養家庭,家人就這樣把林亞璇帶回家中,也未去做任何復健,「所以我覺得我的成長過程蠻有趣的,就跟一般小朋友一樣,父母沒有因為我行動不方便,就特別為我做什麼,甚至連買輪椅都沒有。」林亞璇笑說。

換作是一般父母,遇到孩子變成這樣,可能早就承受不住了,但林亞璇的母親卻意外堅強,「我媽只是想著,『不要把我丟掉就好』。」林亞璇笑說。由於父母沒有因殘疾而特別幫她張羅大小事,所以包括洗澡、上廁所等,全由林亞璇自己來做。也許正因為如此,培養了林亞璇樂觀、堅強的態度,以及一雙能在未來幫自己舉出世界第7名的雙臂。

人生第一張輪椅,出自熱心家庭教師

7歲時,林亞璇舉家遷到台北。7歲,本該是孩子上學的年紀,但父母依舊沒有讓林亞璇去上學,也沒有幫她買輪椅,但為了讓她學會基本知識,所以還是為她請了1位家庭教師,沒想到這位家庭教師,卻在往後成為了林亞璇生命中的貴人。

「亞璇一定要去上學!她總有一天還是得回歸社會。」熱心的家庭教師不但一直勸父母讓林亞璇去上學,甚至還主動南下幫她把戶口遷到台北,更帶她去買輪椅!「所以我人生中的第一台輪椅,是老師帶我去買的。」林亞璇回憶到。

好不容易,戶口遷了、輪椅買了,但林亞璇心中卻開始感到害怕,林亞璇說,「因為我從小就知道,自己跟別人不一樣。」

因老師一句「歧視話語」,林亞璇從此希望「自己是最破爛的」

林亞璇求學階段所遇到的老師、同學都待她不錯,並未因她身體的缺陷而限制她,反而讓她多方參與,甚至連整潔工作也讓她做,在得知她有美術天分後,也多次拜託她裝飾教室。林亞璇認為,這樣反倒很好,「因為我想被當正常人一樣對待。」

不過,其中有位小學老師的態度讓她感到受傷。林亞璇解釋,以前學校很嚴,聯絡簿忘記給父母簽會被打手心。她記得,忘記簽的那日老師打她,但說出的理由卻是充滿歧視。林亞璇表示,原本以為自己也會被打,但等輪到她時,那位老師卻當著全班面前說:「因為我今天看妳可憐,所以我不打妳。」

這句話充滿歧視的話,深深烙印在林亞璇的心理,直到現在依舊有陰影。也因為這句話,林亞璇從此非常在意他人眼光,「我非常害怕別人注意我。」程度嚴重到,母親買新書包給她,她死都不背;父親買新輪椅給她,她死都不坐,「因為我當時很怕用新東西會被注意,我希望我是最破爛的那個、是最不起眼的那個……。」林亞璇說到。

志願學校「去」不成,心寒聽國歌含淚到天明!父母出招助她燃起返校信心

圖片
林亞璇從小就展現美術天分,畢業典禮時還曾贈與老師親手繪製的版畫作品(圖片來源/林亞璇提供)

升上國中後,好友各奔東西,家中經濟又出狀況,加上進入青春期,林亞璇的自卑感越發嚴重,「我人生最痛苦就是在這個階段。」校外教學時,羨慕大家能去;運動會時,羨慕大家能動,而自己,永遠只有待在教室的份。林亞璇表示,自己的成績算中等,等每每遇到這些事,心理壓力就會被放大,「我甚至還想過不去學校算了。」

有趣的是,一開始沒打算讓林亞璇去學校的父母,如今比誰都更希望她去。母親眼見這不是辦法,最後決定祭出妙招,不但拜託好友寫信給林亞璇,最後乾脆幫她轉到好友的學校,讓她燃起想再去學校的意志。國三面對升學階段時,林亞璇靠著美術表現,順利進入當時僅開一班的華岡藝校美術科,「但我大概才開心一天吧,因為悲劇馬上就來了。」

華岡藝校在山上,林亞璇表示,她報到那天才知道,學校不會特別提供協助,所以自己根本無法負擔上下學的路程,「我好不容易考上華岡了,結果才去2次,1次考試1次報到。」林亞璇無奈說到。

最終只好放棄華岡,林亞璇開始每天自暴自棄,把自己反鎖在房間,「早上家人去上班,我就在睡覺;晚上家人睡覺,我就醒來活動,反正我就是不想面對他們」。廣播成為了她夜裡唯一的朋友,由於以前的廣播每到快天亮時就會播國歌,所以林亞璇表示,當時自己常聽著國歌含淚到天明,「我常看著窗外天色漸亮,邊聽著國歌,邊難過心想:『我的人生就要這樣完了,好淒涼。』。」

這次換爸爸看不下去了,偷偷幫林亞璇找社工開導她,在社工的幫助下,林亞璇決定來考彰化仁愛實驗學校(現和美實驗學校)特教學校,這次不但讓她失而復得,更成為人生中首次認識到「健力」的重要轉折點。

練健力只是順便,起初真正的夢想是「這個」

在仁愛學校求學,林亞璇成績優異,找回了過往自信。人生第一次參加的體育課在仁愛,第一次接觸到健力也是在仁愛,但她想練習健力的理由卻非常單純。

過去校外教學時,林亞璇永遠只有待在教室顧包包的份,因為怕自己也去的話,會給大家添麻煩。甚至有一次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要去了,同學也說會照顧她,結果馬上被體育老師一句:「你不要去啦,你會造成別人麻煩。」給打回原形。

所以當她在和美聽到學姐說:「參加健力社,選上國手有機會出國。」時,她頓時眼睛一亮,義無反顧要加入健力社。加入的理由不是為了別的,就只是想搭飛機出國玩而已,「哇!加入健力能坐飛機耶!」林亞璇驚訝說到。

的確,加入健力社有機會出國,但前提是得先選上國手才行。為了拿到那張「能帶她飛的門票」,林亞璇苦練3年,卻永遠只能拿到備取名額,彷彿一切又回到了原點。林亞璇透露,當時感覺心灰意冷,「在這個過程裡,慢慢讓我理解到,現實真的就是很殘忍,你就算再優秀,不屬於你的就不屬於你。」

淡出健力界改做出版業,卻因書中勵志名言讓她想起為何而「健」

因此畢業後,她選擇淡出健力界,跑到出版社當起一般的上班族,從原本的晚班打工,做到變成早班正職,一待就是3年。

由於工作時常會接觸到勵志書,每天讀著讀著,讓林亞璇慢慢意識到,自己每天過著兩點一線的生活,早已離她當時想靠健力飛出國的夢想越來越遠。剛好那時,上天又給了她一次機會,讓她碰上同校的健力社學妹,「學妹當時跟我說,她要去英國,我問她怎麼能去?她回:『因為健力啊!』。」學妹這席話,點醒了林亞璇,她笑說:「那我也回去繼續舉好了!」

圖片
苦練2個多月,1999年林亞璇(右)選上曼谷亞運國手,當時她僅20幾歲,左邊為學妹林資惠,在未來也多次為國參加帕運。(圖片來源/林亞璇提供)

第2次入健力界,林亞璇這次帶著工作時吸收到的勵志話語,發揮百折不撓的精神,每天早上7點去台中工業區上班,晚上再花半小時騎去和美訓練,結束後再騎1小時回家,三點一線騎了2個多月,終於在1999年讓她選上曼谷亞運國手,也從出版社離職了,「可能是用心感動天了吧,那時候真的很累,但累得很有價值,因為你看得到未來。」

雖然完成了出國的夢想,但健力比賽卻不如預期,結果回台灣後,只有自己沒被受邀到總統府頒獎,「我一開始還鼓勵自己,『才剛始沒關係!』但沒有,走到現在,真的覺得老天爺一直在阻止我練健力。」林亞璇說。

之後的幾次比賽,林亞璇的成績都不理想,由於辭去出版社工作專心練健力,所以所有的收入來源全靠集訓給的費用。林亞璇坦言,「我媽當時一直勸我去找工作,但我當時可能鬼迷心竅吧,根本聽不進去。」吵到最後,林亞璇還因這件事憤而離家,並寫封家書以示決心。

媽媽最後妥協,並表示「你長大了,你可以為自己做任何選擇,但你得為你的選擇負責。」林亞璇表示,當時自己還天真想著,「等我拿到獎金,妳就知道我有多厲害了!」所以馬上就答應了。

可以跟團隊出國比賽雲遊四海,林亞璇一開始還很開心,但現實是殘酷的,由於一直拿不到獎牌,所以根本沒獎金能領,2年下來很快就將積蓄花光了。「我最後只好硬著頭皮,跑去跟我媽借一千塊」,因為那一千塊,才真的意識到要對自己負責,從此除了健力,還四處打工,從到工廠幫人貼貼紙,到幫人寫海報,甚至還當過選舉的小蜜蜂車隊。

賽前練太兇,搞壞身體比賽大失常!復健師冷語:妳一輩子都不可能拿到金牌

「賺錢、比賽、輸」,重新「賺錢、比賽、輸」,有好長一段期間林亞璇重複過著這樣的生活。林亞璇表示,「選手其實就是一直在天堂與地獄徘徊,就跟0與100一樣,從0開始累積,比賽時如果拿到獎金,那就是100,可以再繼續往下。但如果沒有,那就歸零,從新開始。」

2004年發生了一件,成為壓倒她信心的最後一根稻草。2004年雅典奧運,林亞璇代表台灣出征,練習了5年,林亞璇也看好自己這次比賽能如願拿到獎金,但出發前個月卻因練太兇搞壞了身子,引發急性腎盂炎,導致比賽大失常。

下場後,隊上的復健師殘酷告訴她,「妳的身體根本不適合練健力,如果妳是舉興趣的,那可以。但如果妳是要奪牌的話,妳舉一輩子都不會拿到的,我勸妳趕快轉去別的運動吧。」

林亞璇聽到當下完全崩潰,「我突然覺得那些在出版社讀到的勵志語,那些支撐我到現在的話都沒有用了,『不是努力就會有代價嗎?』我已經努力了,為何還是這樣。」林亞璇一路從雅典哭回台灣,下機後媒體接機陣仗有多風光,林亞璇的心裡就有多痛苦,看到學妹奪金牌、獎金,還受到各家媒體採訪,自己只能被冷落在一旁,這次林亞璇真的徹底崩潰,直接哭了出來。

由於打擊太大,雖然之後仍持續練習健力,但林亞璇開始將重心放到工作上,2005年回去參加職訓,隔年做起美工的老本行。也因為如此,林亞璇第2次淡出健力界,成為業餘選手。

歷經失敗林亞璇漸改觀:與其比賽衝衝衝,不如能收能放

圖片
3進2出健力界的林亞璇,就連輪椅也困不住她想飛上天的夢想。(圖片來源/林亞璇提供)

直到某天,學妹再邀林亞璇陪練習,由於當時工作穩定,再加上心態已重整完成,抱著放寬心的態度,林亞璇重新審視自己「為何而『健』?」,問自己「喜歡健力嗎?是的,我還是喜歡它!」沒有父母從旁協助燃信心,也少了過去拚拿獎金的渴望,林亞璇這次回歸自我,「我因為喜歡健力,所以我要重回健力。」

之後選上代表出征北京帕運的選手,沒想到這次無心插柳,柳成蔭,舉出第6名的佳績,順利拿到獎金,「那年我跟對手殺到最後一刻,但我舉出超過我平時的成績,所以第6名就是我的了!」,林亞璇笑著說到。

從2000年比到2008年的北京帕運,歷經多年,林亞璇終於得到屬於她的榮耀。彷彿是被打了一劑強心針似的,之後她沒斷過任何一屆帕運比賽,即使去年日本的2020年東京帕運遇到新冠肺炎,她依舊代表台灣飛出去比,更一舉得到世界第7的好成績。

由於2019年後學妹受傷,目前台灣女性健力選手僅剩林亞璇一人。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從一開始因單純想出國而練健力,每年汲汲營營參賽,到經歷落選、失敗、窮困潦倒,最後找回自我重新愛上健力。比賽比到現在,3進2出健力界的林亞璇表示,一路走來看過許多選手大起大落,她認為榮名利祿轉眼皆空,無論獎牌或獎金都只是一時,掌聲如過眼雲煙,只有自己才知道什麼是真的,「別人一直認為我在做白日夢,但我其實是很有腦袋地在做夢。先去做,你才會發現,自己可以延伸出很多東西。」林亞璇說到

比賽就是如此,永遠都不容易、永遠都不完美、永遠都不會結束,但會越來越容易、越來越好、越來越稀鬆平常。林亞璇表示,她已經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步調,也就是先把今年的事情做好、把每一場比賽比好,成績有超越上一次的自己就好。

「我覺得我有活出我想要的東西了,就算下一次沒有選到,我也不會有遺憾了,因為是我選擇留在健力的!」林亞璇說到。因此,她最後也建議未來想走上健力的學弟妹,「要做一個能收能放的選手,而不是一直衝的選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