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設計 生活-性別

編笑編哭|如果有一天「男女對換」會如何?《狂女的逆襲》畫出不公平的女性處境

小時候,有一次我坐在沙發扶手上,被長輩斥責:「女孩子怎麼可以坐在那裡?」我雖心有不甘,此事卻也促使我開始思考:坐在扶手上造成失禮,並不是我的生理性別的錯,事實上與我是男、是女一點關係也沒有。從此之後,我開始留意社會對待男女的差異,「如果有一天男女性別對換的話?」這個假設也在我心裡反覆想像。

圖片
女生總是回應著社會的期待、眼光,甚至責備。(示意圖,圖片來源/Unsplash)

《狂女的逆襲》以「男女對調的世界」突顯女性面對的性別難題

無獨有偶,在韓國作家閔瑞瑛的作品《狂女的逆襲》裡,開篇就醞釀了一個男女對調的世界:

女老師對著男同學說:「今天怎麼這麼漂亮!以後也要繼續這樣打扮喔!」
公公對著女婿說:「是不是你身體有問題才又生了兒子啊?」
爸爸對著兒子說:「你人在家為什麼不煮飯給你姊姊吃?到底在做什麼?」
新聞裡將男性受性侵害的原因歸咎於:「事發當日穿著短褲,在酩酊大醉的情況下⋯⋯」

如果這些話聽起來有那麼一點突兀、一點不舒服,那麼這些呢?

男老師對著女同學說:「今天怎麼這麼漂亮!以後也要繼續這樣打扮喔!」
婆婆對著媳婦說:「是不是妳身體有問題才又生了女兒啊?」
媽媽對著女兒說:「妳人在家為什麼不煮飯給你弟弟吃?到底在做什麼?」
新聞裡將女性性受性侵害的原因歸咎於:「事發當日穿著短裙,在酩酊大醉的情況下⋯⋯」

這些話可能依然讓人感到不適,卻令人熟悉,在你我的日常裡,都曾聽過一、二句。為什麼同樣的話,同樣的標籤或責任,放在女生身上時就是「稀鬆平常」呢?這是台韓兩地的女性同樣面對的問題,女生總是回應著社會的期待、眼光,甚至責備。

為了對傳統性別刻板印象做出反思與反擊,韓國作家閔瑞瑛以四格漫畫的方式揭露了許多韓國女性遭遇的處境,並集結成《狂女的逆襲》上下集,在這兩本書的案例當中,有哪一些能呼應到台灣女性身上呢?我們又該如何從中學習回擊的方式呢?

圖片
閔瑞瑛《狂女的逆襲》(圖片來源/臺灣商務商務印書館)

台韓都一樣,女人好怕過年和祭祀

在韓國傳統習俗裡,祭祀是女人們忙得天昏地暗的節日,不僅要準備大量的飲食上祭桌,還得應對接踵而來的親戚,與台灣過年的狀態有八十七分像。既然親戚祖先都不是女性自己獨有的,為何男性總是置身事外呢?面對過節禮俗的束縛,建議不要再對那些動嘴不動手的人忍氣吞聲,長痛不如短痛,勇敢說出「那你自己準備」吧!

泡茶、削水果、端咖啡,女人總有做不完的雜務

在韓劇《驅魔麵館》裡有一句一不小心就會忽略的台詞,崔將岉(男性,六十歲)走進麵館時,原本想請哈娜(女性,二十幾歲)泡一杯咖啡,被秋女士(女性,五十幾歲)出面制止:「都2020年了,不要再叫女孩子做這種事!」

女性並不是生來就會煮飯做家事,也沒有科學依據證實,生理女性泡的咖啡會比生理男性好喝78%,既然如此,為什麼從家裡到辦公室,泡茶、削水果、端咖啡等雜務,總是由女性來做呢?再遇到相同情境,試著向對方說出這句吧:「咖啡機是自助的唷!」

妳的愛美,不為別人只為自己

在市面上常見許多商品廣告,常以「討好男人」做為主訴求,例如《狂女的逆襲》中的舉例:

擄獲男心的唇膏
男性喜愛的香水
令男友心動的洋裝

在台灣也能看到類似的廣告宣傳語,難道女性消費、打扮自己,只是為了讓男性可以開心嗎?穿上自己喜歡的洋裝、塗上中意顏色的唇膏、噴上喜愛味道的香水,從來就只是為了自己,而不是討好任何人。類似的情境還有這些:

學會煮飯才能找個好老公
女生不能太粗魯不然會把男生嚇跑
留長髮比較有女人味

願意進廚房從來只是因為我熱愛烹飪;無論是粗魯的我、還是溫柔的我,我都希望愛我的人能一併包容;頭髮的長短從來不是定義性別的條件,頭髮在我頭上,為什麼不是我說了算呢?

面對「○○樣子男生才會喜歡」、「女生應該要○○」這般我都是為你好的言論,請試著質問:「到底要我們怎樣?」「這是我的__,關你們什麼事?」自己的身體自己打理,自己的人生自己作主啊!

如果你也曾經對這個世界定義的「性別」有所困惑,或你身邊總有「用性別限制行為」的人,不妨讀讀《狂女的逆襲》吧!

★書籍推薦:閔瑞瑛《狂女的逆襲》(臺灣商務商務印書館)、趙南柱《82年生的金智英》(漫遊者文化)★延伸收看:韓劇《今生是第一次》、韓劇《WWW:請輸入檢索詞》、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