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投書-性別

轉換生理性別後,就能擺脫性別焦慮?跨性別者:若不改變這點,將創造另一種地獄

  • 更新2021/03/12 10:11
  • 發布2021/03/10 17:05
  • 作者/ Fu Wei Wu

作為一名跨性別者,作者Fu Wei Wu分享自己透過手術做性別轉換的經驗,說明除了生理的改變外,能否跨出社會傳統的性別框架,才能夠真正擺脫性別焦慮。

由於大眾難以體會跨性別與性別焦慮的狀態,介紹相關議題的時候,我會用「性別如同一件衣服,那也會有些人因衣服不合適感到衝突,或因個人偏好而想換新衣服」做比喻,但是往往性別焦慮的議題,不如換衣服那麼簡單。

圖片
跨性別者時常面臨性別焦慮。(圖片來源/PIXABAY)

大部分的性別焦慮或跨性別者,從孩童時期便意識到生理性別與內心期待的性別不一致,這樣的狀態製造出內在衝突之外,甚至也因當今社會對性別的僵化認知,而在家庭、學校、社會的層面而面臨更多的壓迫。

性別焦慮與跨性別若外貌或性別氣質不符合框架,他人歧視或實質的攻擊是可預見的常態。而面臨以上威脅,執行性別的轉換手術賀爾蒙治療是有立即效果的方案之一。

只是由於社會的不理解,這些人通常在成為獨立自主的個體前先被霸凌、被趕出家門,甚至自殺以求解脫。相較少部分能夠順利成長,並有足夠的經濟能力與支援往自己想要的方向邁進(手術、賀爾蒙治療等)。

是否能真正跨出性別框架才是問題

不過想進一步討論的部分,是有上述的外在改變之外,性別焦慮或跨性別者是否能看見性別為媒介而呈現的核心議題,進而更了解自己?或是依舊認同當代社會的僵化定義,內心並沒有真正地跨出性別框架?

以自己為例,幼童時期便意識到自己想要變成男性,而這樣的內在衝突導致腦袋的混亂外,也需要一併承受來自家庭與學校的衝突。經過二十年的長期焦慮與壓力下,終於能順利接受賀爾蒙治療與性別重製手術。

雖然暫時鬆了一口氣(至少不會在社會層面上持續遭受刁難或攻擊),可惜依然因內心對於性別的定義與僵化認知,而持續受苦。

而受苦的根源,就是以性別作為理由,持續認為自己還不夠符合社會價值,也永遠不夠好──「即使動了手術,我還是不像原生男一樣高、我沒有寬闊的肩膀或倒三角比例、我的五官不像理想中的男性一樣立體、我的存在就是個異類」種種理由,反正我就是不夠。

又因為如此,所以要逼自己變得「更好」來彌補這些「不夠好」,例如必須要更努力健身、要有一定的成就、不能失敗或做不好、要會穿搭打扮、言行舉止要更像男生..等等。這樣的認知沒有因外在手術而改變,進而創造了另一種地獄。

但那時的我並不知道,其實上述所謂的「夠好」,只是當代父權社會制定出的性別框架標準,是觀點而非事實。甚至長期為了被接納,而逼自己不要表現「陰柔」、「喜歡可愛物品」的一面,而不是意識到我不需要為了獲得他人喜歡與認同,進而打壓自己的某個面向。

「變成男/女生,就不會那麼痛苦了」

由於大部分過去遭受的霸凌與創傷皆是因性別而起,若努力使自身符合社會價值觀,則的確相較安全。不過以自己的經驗加上在圈內所觀察到的現象,多的是即使外貌或身分證改變了,還是活在因性別框架而起的焦慮下的案例:

  • 明明走在路上就會被當一般男性對待,但當事人很焦慮地問「剛剛有人轉頭盯著我,他是不是發現我以前是女生?」。
     
  • 已手術的女跨男前輩們,看到有後輩正開始接受賀爾蒙治療,但是集體嘲諷對方的照片「一點都不像男生」,表現出一種媳婦熬成婆的心態。
     
  • 無法相信女朋友無關性別的愛,所以持續做出破壞關係的舉動。對方受不了而離開後,卻依然相信性別是分手主因。

以上相關的例子都顯示了最難以面對與處理的,是被社會價值困住的心理模式。

雖然性別的確是一開始引發種種衝突的導火線,但往往不是真正導致內在核心焦慮的原因,也無法透過消除性別因素而逃避深層的議題︰「為什麼我們需要符合社會與他人設下的性別框架,進而歧視自己與他人」?

我當初抱持著「只要開始治療與手術,改變外貌後就不會再有人欺負我」的心態。殊不知即使外界改變、再也沒有人欺負自己,內在那個嫌棄自己不夠好、繼續霸凌自己的聲音還是存在,而我再也沒辦法怪罪於社會與性別了,必須釐清藉由性別議題呈現的焦慮與其根源。

面對手術後的挑戰與日常事件,若當事人依舊追求符合性別框架,那只會持續讓自己陷入一種「更像男生女生」、「更符合社會價值」的追求輪迴中。

因為持續製造苦難的,是把自身價值交給社會來決定的核心問題與習慣,而這樣的習慣並不會因為外在改變(手術、整形等等)而有所不同,多的是改變後卻依然鞭策自己需要符合框架的例子。

而部分友人與我,是在性別轉換(賀爾蒙治療或手術)後才意識到若仍然將自己「塞進」框架中,那麼焦慮不會有停止的一天。因此漸漸的不再介意他人對於自己的性別相關看法。

但很弔詭的是,如果沒有經驗過性別轉換等相關改變,我可能還是會繼續將自我價值建立於他人的觀點上,並把「不夠符合社會性別期待」視為痛苦來源。(不過我依舊偏好使用轉變後的新身體生活,只是若當初沒有受制於他人對於性別的定義的話,就不需要承受由自我批評導致的焦慮與恐懼了。)

那有沒有可能在執行本質上的改變以前(手術、整形或賀爾蒙治療),就能釐清自己內心想要改變的原因、不被性別框架綁架,並且能夠做出適合自己的選擇?

另一方面來說,也有許多明明渴望改變的性別焦慮者,但害怕不被社會接納或家人的排斥,而一輩子選擇躲在櫃子中,這無異也是被社會框架制約的樣貌之一。

因此不管是任何決定,如果能夠先行釐清不被社會眼光綁架,那理所當然是較為明智的選擇。但是性別焦慮與跨性別者在生命早期時,便會面臨內在與外在的各式衝突,除了自身的混亂外也難以立即獲得家人的理解與支持。

又當事人意識到性別焦慮時,內心往往最大的恐懼與最常面臨的是親友與同儕的排斥、責備、不願討論、或是先入為主的批判,而比起性別焦慮本身,眾人的態度促使當事人更多的內在衝突或更難以接納自己

綜合以上與在性別認知僵化的社會下,這些孩童或青少年並沒有支援、足夠的能量或清明程度以應付種種壓力並釐清自身的狀態。

有遇過小部分的跨性別者,他們雖然有體驗另一個性別的渴望,但也許是天生就有穩固的自我價值感與明確的自我認知,所以較不受制於他人定義的性別框架,執行賀爾蒙治療或手術與否,都不會是為了符合社會標準,不過這樣的例子極少。

從社會觀點來看,性別焦慮的存在本身就是對於性別框架的挑戰,因此多數被性別制約的大眾(尤其是長輩),面對這些人「居然不好好當個男/女生、甚至想要變性」來挑戰根深蒂固的性別框架,進而極力抗拒或打壓無視是預期的反射動作。

然而不管是有性別焦慮者透過外在調整、抑或旁人面臨這些族群對性別框架的挑戰,最重要的是,我們能否意識到性別是能夠呈現內在核心議題的一面鏡子?

假使能夠好好利用作為助力,藉此體悟到社會框架無法定義自我價值,那性別焦慮可以是對生命的一項祝福。

但如果只對鏡子呈現的議題視而不見、或急著對鏡中的自己塗抹只為符合社會期待,那麼真正的自我依然被困於框架中。

 

(本文為作者投書,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太報匯集各路觀點,成為大眾的傳聲筒。歡迎投稿至太報:contact@taisounds.com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