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我們LGBT在這裡!」手揮彩虹旗 日本出櫃同志當選議員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07/29 14:45
  • 作者/ 徐子晴
  • 文字╱徐子晴

凌晨4時45分,正當一般人還在熟睡時,位於東京四谷事務所湧入了許多揮舞彩虹旗群眾,臉上都掛著振奮笑容...

凌晨4時45分,正當一般人還在熟睡時,一間位於東京四谷事務所湧入了許多揮舞彩虹旗群眾,臉上都掛著振奮笑容。一名面貌乾淨,著整齊西裝的男子手舉兩支彩虹旗發表宣言:「謝謝大家,我透過選舉來證明LGBT的存在,向國會傳達出聲音,我們就在這裡!」這名激動的男子,便是剛當選參議員的石川大我,也是日本第二名公開出櫃的國會議員。

 

甫當選日本參議員的石川大我在官網上公開出櫃,向大眾坦承自己性向。圖╱取自石川大我官網

日本參議院於7月21日進行半數改選,選舉結果出現許多亮點。立憲民主黨以比例代表制提名的石川大我確定當選。日本社會看似開放,實則保守壓抑,石川當選後,不啻為日本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增添助力。

 

同志婚姻合法化推手 石川:日本社會存在歧視

石川大我過去積極推動同志平權運動,曾出版過出版過自傳體小說《我的男友在哪裡》,以第一人稱和真實姓名,訴說自己的成長經歷。他原本隸屬社民黨,是東京都豐島區的區議員,並於2011年4月成為日本史上首位公開出櫃的議員。

石川在中學時確認自己性傾向。他透露,當時無法對任何人承認,感到十分孤立,至今這樣的歧視仍存在於社會。他過去以區議員身分,大力推動同性伴侶制度,今後成為參議員後,希望能改變日本,成為LGBT也能安心生活的社會。

石川於當選後表示,他想透過參選來證明LGBT的存在,把「我們就在這裡!」這樣的聲音傳達給國會,謝謝大家拿出勇氣,在選票上寫下他的名字。未來將極力爭取LGBT的權益,盡最大努力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

 

日本特色的「收養伴侶關係」 同婚通過前的權宜之計

日本至今同婚尚未合法化,不少同志伴侶透過日本的「收養制」,收養自己的伴侶成為戶籍上的「家屬」,以獲得繼承、醫療探視、舉辦喪禮等權利。

台灣在同婚尚未合法化前,各縣市也有「伴侶登記制」,日本也不例外。2015年起,東京澀谷區設立「同志伴侶登記制」,發放象徵性證書,成為亞洲首例。雖然不具有正式法律效益,但可保障同性伴侶在租屋等民事權利。

至今,日本已有20地方政府設有同性伴侶制。千葉縣今年4月起,無論同居雙方是否為同性,只要宣示將分擔共同生活的費用,就可以獲得伴侶證書,成為日本國內首例。

石川大我努力推動性別平權,致力讓LGHT的聲音「被看見」。圖╱取自石川大我官網

日本同婚合法路迢迢 出櫃議員估還要再等10年

石川大我於2018年2月離開社民黨,隨後於同年11月獲得立憲民主黨提名。立憲民主黨是日本最大的在野黨,在選舉政見中,也提出LGBT反歧視法案與婚姻平等法案。

台灣在今年5月底完成同婚立法,日本的立憲民主黨、共產黨及社民黨也於6月時,首次向眾議員提出婚姻平等法案。與石川同黨的眾議員尾辻加奈子,當時也公開出櫃,盼日本的同性伴侶能享有平等權益。

在保障同性伴侶之前,還有一個重要的目標。《彭博》報導,尾辻加奈子表示,日本的同婚合法化有兩個階段,首先必須推動立法,禁止歧視LGBT族群;如此一來,日本法律未保障同婚或同性伴侶關係,很明顯便是歧視之舉。

放眼亞洲,台灣已是同志能見度高、同志最友善國家,但台灣內部也因同婚出現歧異。日本社會尋求「整體性」,公開出櫃者仍是少數;根據民調,日本目前對於同婚合法化的看法也存在世代差異,年輕一代雖然較支持同婚,但投票率卻較低,使得推動LGBT相關立法工作難度增加。

尾辻加奈子坦言,日本恐怕還需再等10年左右,才能迎來同婚合法化。

台灣去年選出首位同志議員 香港率先成為亞洲第一

2018年底九合一大選,台北市選出了歷史上首兩名同志議員苗博雅、林穎孟。事實上,台灣在2011年起,便陸續有公開出櫃的同志投入議員、立委選舉,推動性別平權。

隔海的香港島,則在2012年,便有首名公開出櫃的同志議員。綽號「慢必」的陳志全,當選第5屆立法會議員,選後他向媒體坦承性傾向,正式出櫃,成為亞洲首位出櫃的國會議員。

台灣通過同婚法案時,陳志全還在推特上發文祝賀,甚至還開玩笑「徵婚」,盼能和台灣人結婚。

 

延伸閱讀:

日章旗下的彩虹:東京同志遊行多舛的25年發展史

日版「孽子」:台籍男性與日籍男友同居25年,終於獲合法居留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