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李琴峰專欄|日版「孽子」:台籍男性與日籍男友同居25年,終於獲合法居留權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05/14 09:35
  • 作者/ 李琴峰
  • 撰文/李琴峰 本文為《太報》與專欄作家合作刊登,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台灣同婚實現在即,許多同性伴侶摩拳擦掌,準備搶5月24日登記結婚。而日前,日本在同性伴侶權益上也有重...

台灣同婚實現在即,許多同性伴侶摩拳擦掌,準備搶5月24日登記結婚。而日前,日本在同性伴侶權益上也有重大突破:台灣籍男性G因無法與日籍同性伴侶X結婚取得日本居留權,不得不非法居留日本長達22年。

經過訴訟,日本政府在今年3月15日發給G「特別居留許可」,他終於得以和X繼續在日本生活。日本政府發給外籍同性伴侶這樣的許可,是史上第一回。

示意圖。(圖片來源/BL日劇《大叔之愛》官方Twitter)

G在1969年生於台北市,和白先勇小說《孽子》裡那群水晶男孩們一樣,他無法對家人出櫃,離家出走,遊蕩於新公園,並患上憂鬱症。受不了當時台灣封閉氛圍的他,在1992年以留學簽證到了日本,後來又以觀光簽證入境數次。

第2次以觀光簽赴日時,G在新宿二丁目和X相遇,兩人相愛,並在G第3次以觀光簽赴日時開始同居。因沒有合法居留資格,1994年起,他成為非法居留者,一轉眼就是漫長的22年。

2016年,因在新宿路上遇到警察臨檢,G非法居留一事因而曝光,並遭到拘捕監禁。在同運人士與律師的協助下,他向日本政府申請「特別居留許可」,同年10月遭拒。11月,政府發布強制遣返令,於是他提起訴訟,主張政府不頒發「特別居留許可」違反平等原則。

在日本,若是異性伴侶,只要有共同生活的事實,即使法律上沒有婚姻關係,一樣有許多相當於婚姻的實質保障若是外籍異性伴侶非法居留,日本政府仍可能基於人道理由頒發「特別居留許可」,過去也有先例。但G申請「特別居留許可」卻遭拒,原因之一正是他與X是同性,而日本不承認同性婚姻。

這場訴訟的律師團,集結了擅長性少數人權領域與外國人居留資格領域的頂尖律師。剛開始,大家對於訴訟不甚樂觀,因為在日本以往類似訴訟中,勝績甚少,敗績累累。由於G為HIV帶原者,身體相當虛弱,訴訟期間又不被允許工作,沒有收入,生活支出靠X一肩撐起,入不敷出。

有人為G身體著想,勸他回台灣,畢竟台灣對同志已漸友善;然而久離家鄉的他,親戚疏遠,回台又能去哪裡?且G與伴侶難分難捨,自然不願分隔兩地。他斷然表示:要回台灣,寧可死在日本。

二二八公園,前身「新公園」曾是台北男同志族群經常逗留的地點。(圖片來源/交通部觀光局官網)

G的訴訟受到日本同運圈與大眾注意,並透過眾人集資籌措訴訟與生活費,經過兩年纏訟、幾次開庭,在判決結果尚未出來之前,日本政府先讓了步,給了特別居留許可。G接著撤訟,事情才告終。雖沒有形式上的勝訴判決,卻是實質上的勝訴,開了日本先例。

發起人之一,明治大學法學教授鈴木賢認為,日本政府之所以讓步,原因有三。

其一,是近年LGBT人權在日本逐漸受到關注,不少地區實施同性伴侶註記,大環境有所改善;其二,是原告方串連了一些議員進行遊說,對政府產生影響;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G與X二十幾年來互相扶持的事實,透過訴訟得以顯現,讓日本政府與法官了解同性伴侶實際生活的情況,進而洗刷偏見。

幾位參與律師也表示,他們倆在開庭時真情流露,感動不少人,若無其長達二十幾年共同生活之事實,恐怕日本政府沒那麼容易讓步。

然而,雖然G的訴訟順利落幕,但不代表所有問題都已解決,眼前仍有不少難關:

其一,他想與X在住處(千葉縣)辦理同性伴侶註記,被要求提出未婚證明,但他在1993年離台,台灣戶政機關無法證明其1993年後的婚姻狀態,在日本則因為是非法居留,也無法開具證明,因此兩人仍無法辦理註記。

其二,「特別居留許可」頗為罕見,若G今後求職時碰上雇主詢問,非法居留的過去便會曝光,不利於求職。

其三,此次居留許可期限僅有一年,明年需辦理更新,雖然機率不大,仍無法保證日本政府不會刁難。

再者,此次訴訟中途撤訟,並未構成判例,因此今後若有類似案例出現,恐怕仍有從頭訴訟的必要。但G仍語帶珍惜表示,這是他第一次不用躲躲藏藏,正式參與日本社會,今後也將全力支持同志權益爭取活動,以感謝日本朋友的傾心協助。他也說,等一切安定下來後,打算回台灣看看老鄉。

G訴訟勝訴慶祝會的節目單,右下角為G獲得的居留證影本。(圖片提供/李琴峰)

回顧台灣,雖然5月24日同婚即將實現,但目前草案排除跨國婚姻,仍然未臻平等,G與X即使在台辦理婚姻登記,也無法被承認。期許今後台灣能透過修法,將這一部份補上,以落實真正的婚姻平權。

 

 

李琴峰|太報專欄作家
日中雙語作家、日中筆譯、口譯者。15歲始學日語,同時開始以中文創作小說。2013年旅居日本。2017年,以第二語言日文書寫的第一篇小說《獨舞》獲選第60屆群像新人文學獎優秀作品。此後便作為日中雙語作家,進行創作、翻譯、口譯等活動。

 

延伸閱讀:
寫在《748法》草案提出後:淺談日本政壇歧視言論
他們結婚了,仍等一場台灣「合法」婚禮──基督徒夫夫Gary & Vico
弱弱相殘的悲哀:日本近來針對跨性別的仇恨言論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