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性別 國內-社會焦點

周芷萱專欄|從高雄少女到謝和弦:男賺女賠邏輯帶來的性別失衡

  • 更新2021/02/09 18:16
  • 發布2020/09/14 11:10
  • 作者/ 周芷萱

九月初發生了一則震驚台灣社會的新聞,一位高雄少女和網友見面後失蹤,家人和熱心網友急著找人。待警方好不容易找到少女後,眾人卻過度「關心」他是否遭到侵犯、甚至有許多針對性的性與性別羞辱。

除了頻頻有人追問「到底有沒有被性侵」之外,在許多新聞留言處都可以看到有人說「不再是原本的女兒」、「來不及了,都已經上車了」等暗示少女「貞潔不保」的字句。我們不免想要問,為什麼當一個少女受害,許多人卻只想關切和評論他的性與身體呢?

也許我們可以用另一個新聞主角的言行,來解釋這個邏輯。

(示意圖來源/Unsplash)

少女受害的新聞事隔一週,歌手謝和弦在網路上公然威脅要公開過去拍攝的性愛影片,藉此毀了和自己離婚談判不順利的妻子Keanna,讓他「嫁不出去」。在用私密影像威脅對方的同時,謝自己作為影片中的主角之一不但毫無負擔,甚至可以說是得意洋洋。從謝和弦的反應可以清楚看出,性之於男人是戰功、是得到好處,之於女人卻是污點、是失去,同樣的一個性行為,男人值得得意、可以炫耀,女人卻該引以為恥、檢討自己。

謝和弦和那些對高雄少女酸言酸語的網友,充分展現了性事上所謂的「男賺女賠」邏輯,和社會對性在男人和女人身上的雙重標準。女人的身體不是他自己的身體,是社會整體價值的一部分,是一種有價的物品,其價值人人都可以來品評幾句,說兩句「這個我可以」、「那個我不行」。

性在女人身上必須特別、非得珍貴,因為一旦女人的性變得平凡,獲得「戰利品」的男人就無法從中證明自己的價值,因此少女的性有沒有被剝奪當然重要、少女去見網友當然值得檢討,否則眾人如何決定到底該將少女放在受害者的位置關心,還是放在女巫的位置燒死?又該如何決定自己能站在怎樣的道德位置?

除了要用性來橫量女人的價值以外,網友的羞辱話語有效甚至有許多人效法的原因,正是來自性的特殊性和神秘感。因為性特有的隱晦和神祕,在日常中難以用健康正向的態度進入公眾討論的視野,這些語帶羞辱的網友才會覺得自己不過是勇敢地說出了旁人不敢面對的事,「只不過說出事實」。

歌手謝和弦在IG貼文,威脅前妻要公開性愛影片。(左圖來源/截圖自IG、右圖來源/謝和弦 R-chord (阿扣)粉絲專頁)

性的去污名和走入日常,正因如此而特別重要。

何謂走入日常?也就是讓性成為正常生理需求的一部分,無需獵奇、亦不必大驚小怪。比如說大便這件事,雖然日常中我們可能也沒多喜歡聊這個生理需求,萬一有人特別熱愛跟你分享他大便時的習慣,你可能還會覺得有點尷尬。但即使如此,恐怕沒人需要用一種猥瑣的態度說「欸,那女的會大便,還曾經在電影院大」。

小時候和旁人談到想要大便,可能伴隨著一些無知帶來的羞恥和嘲弄,然而隨著年齡增長,我們透過社會化的過程了解大便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再也不必為自己會大便、喜歡大便而感到丟臉。

然而同樣是生理需求,和大便不同的是隨著年齡增長,關於性的羞恥感是增加而非減少,這個社會教給女人的是「要保護好自己」、「失去身體你吃虧」,男人學到的是「得到性你就賺到」,男賺女賠的性別失衡邏輯,讓性成了男女間的拉鋸戰。也才因此有像謝和弦這樣,以之作為威脅的失衡性別權力關係。

其實,性就和大便一樣,每個人有自己習慣的方式和頻率、喜歡進行的地點,雖然不必時時掛在嘴上跟大家分享,但也無需感到羞恥或是丟臉。要看懂高雄少女失蹤案中網友的反應,進一步反制甚至改變這樣的網路風氣,我們得從性的去污名做起。

更多太報報導
吳欣岱醫師專欄|現代女性要出得了廳堂,入得了廚房?
蔡宜文專欄|天王嫂培訓班、茶藝教學:以男人的喜好區分女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