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名家專欄-時事

朱家安專欄|為什麼新北教育局不應收回《國王與國王》?

  • 更新2021/02/09 18:20
  • 發布2020/09/06 08:58
  • 作者/ 朱家安

教育部國教署送國中小新生書,選書當中的繪本《國王與國王》遭到保守團體抗議,認為其內容鼓吹同性戀,不適合國中小學生閱讀。

國教署回應該書內容強調多元包容,期待藉此讓下一代學會愛不能勉強、尊重差異。同樣受到抗議的新北教育局,則發公文通知各學校先將《國王與國王》從班級上收回。

《國王與國王》故事講述王后安排王子認識各國公主,王子都不喜歡,並且最後愛上的是某國公主的哥哥。比較一下未經同意親吻的《白雪公主》和監禁的《美女與野獸》,在這些有戀愛情節的童話故事當中,所有角色都尊重性自主的作品相當少見,而《國王與國王》就是其中之一。男主角和男主角知情合意,王后也沒有強迫王子跟喜歡的人分開,可以理解為什麼教育部將它選為中小學推薦讀物,也可以理解前述選書裡由。

遭回收的繪本《國王與國王》。(圖片來源/青林國際出版)

反過來說,保守團體基於同性戀情節反對學童閱讀《國王與國王》,卻對其他含有性犯罪情節的常見童話沒意見。由此可以看出,比起學童被性騷擾或性侵(或者性騷擾或性侵別人,這並不是沒發生過),保守團體更擔心學童認為同性戀也是正常的性向。

這些保守團體時常自稱「家長團體」,但比起小孩是否安全、快樂、健康,他們更在乎小孩是否長成他們喜歡的形狀。進一步說,他們不止希望自己的小孩長成他們喜歡的形狀,也希望別人的小孩長成他們喜歡的形狀,並且不介意動用公權力來達成這些目標。

在絕大多數圖畫書裡,如果劇情描寫了家庭或愛情,主角通常是異性戀,有異性對象。如果沒有《國王與國王》這樣與性別刻板印象不同的書,小孩的圖畫書閱讀世界就是一個只有異性戀的世界。

《國王與國王》的存在,並不是要說明其他預設了異性戀主角的童書有什麼問題,而是讓小孩知道,對同樣性別的人有喜歡和愛戀的感覺並沒問題:如果這事發生在你身上,你沒有問題;如果這事發生在同學身上,你也不該因此說他有問題。若連這樣的閱讀經驗都不允許,很難相信保守團體是真的在乎那些對性向感到迷惘、因為性向遭受霸凌的小孩。

台灣通過同性婚姻已經滿一年,就如同世界上多數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社會沒有大亂,犯罪率也沒有顯著提昇。保守團體在性別教育議題上往往展現巨大倡議聲量,並不是因為他們的說法有道理,而是因為台灣有言論自由,尊重多元價值,能容忍不科學和宗教迷信的意見參與教育討論。

新北教育局應該秉持教育專業,堅持尊重多元價值、培養容忍精神的選書安排,不能屈服於那些認為自己有權決定孩童性向的大人。《國王與國王》是文化部推薦的學齡前、小學低年級適齡圖書,不需要有老師導讀才讀。大人的陪伴,更值得留給有犯罪情節的《白雪公主》和《美女與野獸》。 

更多太報報導
吳欣岱醫師專欄|現代女性要出得了廳堂,入得了廚房?
蔡宜文專欄|天王嫂培訓班、茶藝教學:以男人的喜好區分女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