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蔣萬安遭熊抱、沈智慧遭蹭胸?從藍綠衝突到職場性騷擾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06/04 17:08
  • 作者/ 徐子晴
  • 採訪╱徐子晴

好萊塢Me too運動如火如荼展開,現實中卻不只有女性易遭性騷,男性也恐遭遇憾事。日前立法院審理中選會...

好萊塢Me too運動如火如荼展開,現實中卻不只有女性易遭性騷,男性也恐遭遇憾事。日前立法院審理中選會主委人事案,藍綠爆發衝突,不僅藍委沈智慧指控綠委何志偉摸蹭胸部;藍委蔣萬安也遭無黨籍立委陳玉珍緊抱,引發支持者質疑職場性騷。顯現在職場上,不分性別恐皆需面臨性騷風險。

日前立法院中的藍綠衝突,意外引發職場性騷擾討論。(Photo by Mihai Surdu on Unsplash

高達5成上班族曾遭性騷 大多選擇隱忍

立法院於5月28日審理中選會人事案,藍綠衝突中,意外爆出「性騷」插曲。沈智慧舉辦記者會控訴,何志偉有「不當的肢體接觸」,在推擠過程中4度用身體磨蹭她的胸部,呼籲何志偉公開道歉,否則一定提告。何志偉則回應,當下的肢體衝突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雙方各自為自己的立場,這都能理解,後續的發展任誰也預料不到,「有時候一笑置之,能夠放下衝突,放過彼此。」

另一方面,陳玉珍在衝突中緊貼蔣萬安,事後受訪說「他年紀比我小,我學弟耶,抱著也不錯!」、「蔣萬安勇猛身體不錯,長得很帥!」、「鼓勵大家當立法委員,這樣就有機會抱蔣萬安。」引發蔣萬安支持者質疑是職場性騷擾。婦女新知基金會研究員曾昭媛表示,此案是否可能為性騷擾,則必須視當事人蔣萬安主觀上是否有不舒服的感受,若有不適則可向立法院性平委員會申訴。

根據1111人力銀行調查,過半的上班族曾經遭遇過職場性騷擾;其中,有6成8女性在職場遭遇過性騷擾,男性則有近2成遭到職場性騷擾。性騷擾的方式以有意的碰觸、或是言語騷擾比例最高;其次是侮辱、歧視態度或行為,還有許多人「被盯著看」以及遭「摟肩摳手」。
此外,1111人力銀行指出,進一步分析發現,在遭受性騷擾後,選擇隱忍的比例極高,有高達4成6的當事人決定不舉發。其中,男性的比例稍高,有58.3% 的男性會選擇隱忍,女性則有44.4%。

男性受傳統價值影響 愛面子不願聲張

勞動部近期公布「107年僱用管理及工作場所就業平等情況」,其中顯示無論性別,在職場上較易遭同事性騷。近一年女性在職場上容易遭同事及客戶性騷擾,各佔2.3%及1.8%,排名第三則是上司,佔0.6%。男性則易遭同事騷擾,佔0.4%。

1111 人力銀行副總經理何啟聖表示,只要讓人感到不舒服或不受歡迎,且有性暗示、性比喻或性意涵的口語或肢體行為,嚴格來說都屬於性騷擾。多數上班族選擇隱忍,都是因為擔心工作不保;相對來說女性較為願意採取申訴等具體行動,男性則可能礙於面子、傳統價值觀影響,職場上遇到性騷,多往肚裡吞。

何啟聖說,傳產、公部門以及金融產業發生性騷後,受害者選擇隱忍的比例較高,因產業型態較為封閉、傳統,上下權力、階級關係分明,讓受害者更不願意發聲。據統計,有高達5成的受害者遭性騷後萌生去意,平均卻隱忍了14個月才真的離職。

不幸遇職場性騷要怎麼辦?這三招可以自保

此外,性騷擾案件不論是校園、職場、公共場所都可能發生,據衛福部統計,去年共有765起性騷擾案件,其中達7成案件成立。不過,實務上願意採取法律途徑申訴的上班族,只是少部分,隱藏在這些數字之下的「黑數」恐怕高的驚人。

勞動部調查,107年度遭遇職場性騷的受害人,最終未提出申訴的原因,以「當開玩笑不予理會」、「怕別人閒言閒語」、「不知道申訴管道」最多。

若不幸遇到性騷,該如何自保?何啟聖建議,首先必須蒐證,利用手機錄影、錄音存下證據;在理想情況下,也盡量找到證人協助。此外,則可以口頭對加害人提出警告,明確表達「不舒服」之意;若是口頭警示無效,則可向公司性平會、縣市勞動局提出申訴。

何啟聖鼓勵,在職場上受到性騷的被害人,可以勇敢站出來,「並不是要大家拿工作開玩笑;但若姑息,會讓性騷情況一再發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