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吳欣岱醫師專欄|一封給女人的情書:因為你是你,不需要為了誰而改變自己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6/21 17:25
  • 作者/ 吳欣岱醫師
  • 撰文/吳欣岱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我在念醫學系的時候,除了室友,和其他的女同學都不太熟。記得以前很喜歡穿熱褲,有時候會感覺到異樣的眼光,但我總無法分辨那種悶悶的感覺是什麼。


進入醫院實習時,當時流行的雜誌裡有一種直條紋的褲襪(好像是moussy的,十年後現在又捲土重來了哈),顯得腿很直很長,我在士林夜市買了一雙配著短裙還有馬丁靴就穿去醫院上班了。「天啊學妹你這樣太誇張了吧!」學姊很大聲的講,我推著換藥車羞愧的中午偷跑回家換衣服。 

筆者從讀醫學系到醫院實習時,因為外界的眼光,一直不知道如何與自己的女性特質共處。(圖片提供/吳欣岱)

我對自己的女性特質一向不知道該如何共處,長大後學到一個名詞叫「厭女」不只是厭惡女性,而是貶低一切和女性相關的特質。但身為女性又要貶低和女性相關的特質,到底該如何生存?

後來又學到一個名詞叫做「父權紅利」,意思大概是在這個父權架構的社會中,符合女性刻板形象的人會得到的好處?我應該算是有得到父權紅利的人,成長過程中因為外貌和性別受過關注、其實也受過霸凌。所以我很可以體會依賴著父權紅利而生活的女性,那種因此得到自信卻又有點心虛的感覺。

每次男同學在哀嚎男生有「染色體缺陷」,老師們都對女同學比較關注的時候,我也會跟著笑笑,但從此以後我對自己的成就好像也自然的把一部分歸功於我的「染色體優勢」。

現在結婚生了小孩,一瞬間突然好像失去性別,跳脫出單身女性的範疇。戴著婚戒和誰互動都不用自省是否曖昧;聊著媽媽經也不需要擔心我會不會太女性化;主管和我融洽不是因為他喜歡我,單純因為我好相處、能力好。我回頭審視自己一路走來的一切,驚覺要是跳脫這樣的性別框架,我能夠更加不同,我會更加坦然的面對自己的成功與失敗、喜怒與哀樂。

所以特地寫了一封給女人的情書,因為我看到好多美好的女性,在全然人為的框架中煩惱、為自己不夠「完美」而感到壓力、為了與父權紅利劃清界線而捨棄自己的女性特質。

我覺得你們真的都好棒,你們第一個想到的都是別人,卻在衝突發生時首先檢討自己;總是認為成功不必在我、總是認為每個人都有他的苦衷。也因為這樣我更希望你們能快樂,無論是依附著女性的形象而得到快樂,或是回歸最根本的身為人的快樂。無論單不單身,無論有沒有小孩,無論有沒有事業,無論夢想遠不遠大,都應該因為自己是自己而理所當然的快樂。

因為你是你,所以不用擔心自己的傑出壓過他的風采;因為你是你,所以可以溫柔(或不溫柔)的說出自己的看法;因為你是你,所以不需要為了證明給誰看而改變自已的樣子。

延伸閱讀
每個成功的政治人物,背後都要有個「夫人」?談夫人角色的社會意義
周芷萱專欄|從《德州媽媽沒有崩潰》看被過度神聖化的母職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結婚後、生了小孩,跳脫性別框架後,筆者開始發現自己的轉變。(圖片提供/吳欣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