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同志大遊行的公然裸露,能成為反對同志遊行的理由嗎?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9/10/23 11:37
  • 作者/ 眾聲視野
  • 撰文/劉育豪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本篇作者為高雄市港和國小教師。

本篇作者為高雄市港和國小教師。

同志遊行裸露的議題,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翻出來說嘴。來講講我的想法好了。

基本上,反對者的真實感受,我不會予以否認,因為那是他/她們切切實實的感覺。很明顯,他/她們看了同志遊行上的裸露畫面,感覺就是不舒服,這我完全能懂。因此,我的回應絕不會說:「你/妳幹嘛不舒服啊,我看了又不會,你/妳是不是太大驚小怪了?」換句話說,我絕對不會要求,或者期待反對者跟我同樣感覺舒服乃至愉悅。每個人的感受有所差異,這我們必須尊重。

然而就議題而言,需要追問的是:你/妳有表達真實感受的權利沒錯,但是,這為什麼可以作為你/妳反對同志遊行甚至同性婚姻的理由呢?

同志大遊行中穿著裸露的問題一直以來引發不少爭議。(攝影/鄭羽琪)

反對者的起手式常常是這樣:「我很尊重同志朋友,我也支持他們有結婚的權利,可是,他們在同志遊行上老是穿得那麼奇裝異服,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極盡裸露,這要別人怎麼認同呢?」

我認為站在這個立論點上的尊重和支持,顯然是有條件的:結婚和身體裸露之間,真有必然關係?為什麼兩者可以混為一談?如果我們不會對異性戀(的結婚)有這樣的附加要求,那對同性戀為什麼會?

為什麼同性結婚需要服膺並且關照到『所有的』社會觀感?

2019年同志大遊行將於10月26日登場。(圖片來源/臺灣同志遊行 Taiwan LGBT Pride Facebook粉絲專頁)

你/妳大可以不接受裸露這件事,但它跟結婚完全無關;你/妳大可以反對裸露這件事,但這不該是讓你/妳拿來否定同志遊行的可成立理由。

集會遊行本來就是公民權利,身體自主更是我們喊到不想再喊的具有積極意義的口號,為什麼這兩個概念一旦跟同志遊行產生交集,很多人的標準就自動位移了?在其它時候,我也看過反核遊行上的裸露,但我從未就此去反對、否定他們,進而忽視他們所提出的訴求。相反地我會肯認:正因為他們裸露,而讓我注意到了他們,進而看見他們的訴求。這不正是走上街頭的意義之所在嗎?

我完全支持不違法的公然裸露,不管在任何一種議題的遊行街頭上。

「我不認同你,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上述老梗再丟一次,希望反對者能多想想這句話意義何在。

文章出處:劉育豪Facebook

延伸閱讀:
「我們LGBT在這裡!」手揮彩虹旗 日本出櫃同志當選議員
李琴峰專欄|新宿二丁目:曾經的買春天堂 翻轉為亞洲最大同志區
南韓軍人同志性行為入罪—助長暴力及歧視
外國人看同婚合法化:台灣是個包容的國家,我們不意外!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