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蔡宜文專欄|每個成功的政治人物,背後都要有個「夫人」?談夫人角色的社會意義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6/11 09:24
  • 作者/ 蔡宜文
  • 撰文/蔡宜文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前幾日,台北市聯醫醫生同時也是台北市長夫人陳佩琪,與議員簡舒培在新聞輿論與社群媒體上,從防疫資訊...

前幾日,台北市聯醫醫生同時也是台北市長夫人陳佩琪,與議員簡舒培在新聞輿論與社群媒體上,從防疫資訊到「是否適任市長配偶」產生爭執。關於他們兩個之間的爭論,基於我個人的專業能力並無法確認陳佩琪所提出的醫學意見是否為真,所以也不在這邊詳述。作為一個討論談戀愛的人,我想要來跟大家聊聊的反而是「市長夫人」這個位置,它的社會意義到底是什麼?


其實也不只市長夫人,我們似乎已經很習慣所有「長官」——無論是民選首長或是政務官等,都要有「夫人」,甚至當年2012年總統大選時,還有詩人特別為總統夫人寫了一首詩讚揚這位夫人「百年難一見」,最終還質問大家是不是「要把她換一位夠濶的夫人?」但夫人就是夫人,詩人問歸問,永遠不會動起讓夫人去選總統,讓夫人的丈夫去當「總統先生」的念頭

日前台北市長夫人陳珮琪與市議員簡舒培在Facebook上隔空筆戰,引起不少討論。(圖片來源/截圖自陳珮琪粉絲專頁)

不只選總統,更要選夫人

柯文哲第一次選台北市長時,自然也碰到了夫人大選。

我還記得當時許多人拿陳佩琪跟其對手的配偶蔡依珊做比較,怎麼樣比較或許早已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比較出現的意義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在選台北市長時,市長的伴侶們必須要同時成為備選的選手,甚至要呈現出一定的樣態:作為一個強力支持另外一半,背後的那個女人。就算你一開始不支持丈夫參選,最終也要流著淚與汗,出來力挺支持陪掃街。

這個傾向在上次總統大選更明顯,韓國瑜的伴侶李佳芬不只一次被指「後宮干政」,韓國瑜與郭台銘就這個問題交戰數次,連沒有要選卻戲份十足的柯文哲配偶陳佩琪都出來講自己被帶出去很「加分」,反之,蔡英文在上次選戰當中,最常被拿來攻擊的一點,便是沒有結婚成立家庭。

這些都再三顯示出,一直以來,我們對於政治人物都有一個「必須要有夫人」的想像,而這個夫人也總是從善如流的展現成某種一致的樣子,那就是如同陳佩琪自述「我會把他換洗的衣物打點好,他要的常備藥隨身攜帶,帶我出去當然安心又加分囉!我除醫療專業外,還有做30年老媽子的經驗,每年還會幫他賺三百萬,供應他衣食無缺,哪一點不幫他加分!」一般,無論是傳統的夫人,或是像陳自詡有自己意見的夫人,最終都必須要讓丈夫不需要負擔家務,甚不需要自我照顧,只要有夫人把一切日常生活的瑣事都搞定,他只要唸書、從政就好了。

這樣的角色安排,是不是很像在古裝劇或傳統戲曲中看到的豆腐西施與他的讀書人老公,就是妻子努力賺錢照顧小孩處理家務,老公唯一要做的是就是考上科舉,日後當官,妻子就守得雲開見日出,成為官夫人了。

很多人對於政治人物都有「必須要有夫人」的想像。(圖片來源/陳佩琪Peggy粉絲專頁)

每個成功的政治人物,背後都要有個「夫人」

官夫人的社會意義在此,藉由對於官夫人的要求,我們可以重新塑造出政治人物的樣子,那就是可以不顧家庭的拼盡全力,背後永遠都有一個「太太」當後盾,然而,這或許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對於政壇中的男女性別比例懸殊總是視為理所當然,因為女人是很難得到一個「夫人」的

在預設異性戀的前提之下,女人與政治的關係是成為夫人,即使在當代有許多女性政治人物,他們要不是必須要犧牲自己的家庭生活,不然就是像洪慈庸一般,在任內結婚生子反而受到辱罵,我們很難看到女性政治人物有一個像陳佩琪一樣的夫人角色,可以讓這名女性不需要煩惱家務、照顧與托育的「被加分」。

在這次的內閣性別比例論戰中,許多人說鄭麗君是個很不錯的部長,但他要離開去照顧小孩能怎麼辦呢?確實不能怎麼辦,但歷任的男性內閣都沒有小孩沒有家庭嗎?不,他們都有,但他們永遠都不會被預設要去照顧家庭、小孩與老人,因為他們都有「夫人」

女性政治人物在任內結婚生子卻遭受許多辱罵,洪慈庸即是一例。(圖片來源/洪慈庸粉絲專頁)

「夫人」的矛盾

最近這次論戰中,有個朋友與我聊起陳佩琪的矛盾,他這次雖然強烈表達自己的自主性,但卻又每次發文必須要先講自己與丈夫的小故事才可以進到重點,過往也曾經直接說過「請她跟我一樣, 就直接回答『我的老公是什麼人』不就好了?!」這類的言論,他自己在這方面自我認同似乎也很矛盾與斷裂。

我自己是站在比較同情的立場,在這次論戰中許多陳抱怨柯文哲或是講自己難為的舊文也紛紛被討論,像是他提到自己也念了台大醫學院,卻因為是女生就低人一等。我相信他確實是有掙扎的,如果沒有的話,也不至於常常向媒體抱怨自己的丈夫——但他又無法完全擺脫於那一個夫人的身分,所以他的言論時讓掙扎於要先成為陳佩琪自己,還是要先成為柯文哲市長的夫人

無論如何,他都不應該為柯文哲的滿意度負責,我也不認同他必須要成為一個「適任的市長夫人」,畢竟除了必須要利益迴避之外,不應該有市長伴侶這個職位的想像(而且還僅限夫人,至少目前看來沒有人拿過同等的要求去要求台中市長的先生)。

但回過來說,陳佩琪作為一個已經算是很有資源的女性(無論在社經地位跟教育程度上)他是否能夠真正拒絕市長夫人這個位置,去擺脫掉這個掙扎,不再認為自己以及其他的女性必須要依附於丈夫或夫家呢?這或許也是他作為一個公眾人物,並且常常分享自己與丈夫的小故事來教誨眾人的同時,也必然會面臨到的挑戰。

當然我相信這世界上有女性是真心想要成為伴侶背後的那根支柱,但當「夫人」成為政治人物標配的時候,往往就會使需要照顧家庭的人慢慢流出政壇——通常這個人都會是女性。

所以,我真心希望經過這件事,陳佩琪能夠成為陳佩琪,不再是柯文哲的太太、柯家的媳婦,他能夠就只代表自己,只為了自己發言。當然也不只佩琪,希望天下有能力的女人,都不需要覺得低人一等,因此只能夠將自己的智慧與能力,貢獻給自己丈夫的職涯與政壇「加分」。

蔡宜文拆框中
在台灣,戀愛與親密關係從來都不僅僅是兩個人的事,還包含了許多「第三者」,那些不在關係中卻深深影響關係的框架,整個社會與文化,都是兩人情感關係中的第三者。在拆除這些框架前,讓我們一起來討論這些愛情的基本生活形式,如何影響我們怎麼墜入愛河。

延伸閱讀
周芷萱專欄|從《德州媽媽沒有崩潰》看被過度神聖化的母職
趙恩潔專欄|蔡英文、唐鳳證明了台灣政壇「只看能力不看性別」?答案可能正好相反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