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性別

百年寶塚的男役養成路──比理想男人更理想,比夢幻情人更夢幻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18/12/06 00:00
  • 作者/ LEZS
  • 撰文/吳思薇 本文由《LEZS》授權刊登

擔任男役的寶塚演員學習歐美電影中男性走路與吸菸的方式,甚至動手裝假睫毛、留鬢角或剪短髮——想想,那可是短髮女性走在街上仍會受人側目的年代,有些女性即便只是想剪鮑伯頭,都得先開家庭會議取得全家同意,這樣的打扮可以説十分前衛!

「日劇女王」天海祐希、知名女星黑木瞳、檀麗、大地真央,她們有什麼共同特色(除了都很迷人之外)?其實,這些又帥又美又有演技的女演員,全都出身以「男役」及歌舞表演聞名的「寶塚歌劇團」(以下簡稱寶塚)。

天海祐希是出身寶塚男役的知名演員。(圖片來源/Twitter@crank_in_net)

「寶塚歌劇團」擁有百年歷史,堪稱日本演藝界的重要搖籃之一,全團由400多名未婚女性組成。這個分為花、月、雪、星、宙五組的全女性商業劇團不僅深獲廣大粉絲群支持,最大特色就是豪華絢爛的歌舞秀,與充滿中性魅力、由女性反串男角的帥氣「男役」,而後者更是成就寶塚「夢幻舞台」的關鍵。

從給男人看到給全家看

成立於1914年的寶塚,最初原是為增進鐵路使用率所設立。經營鐵路事業的阪急電鐵創辦人小林一三,為增進民眾使用新路線,在1911年建立溫泉觀光樂園「寶塚新溫泉」。當時「休閒娛樂」的概念在日本剛興起不久,「寶塚新溫泉」可説是這類新型娛樂設施的先驅,寶塚新溫泉最早以男性為目標客群,但隨著婦女解放思潮興起、女演員的出現(之前江戶時期曾禁止女性公開演出),腦筋動得快的小林開始把生意頭腦動到女性頭上。

他致力打造適合「闔家觀賞」的大眾娛樂,鼓勵男客人帶著太太孩子來消費,同時效法當下流行的「百貨店音樂隊」,挑選喜愛歌唱、教養良好的少女,於1914年4月1日以「寶塚少女歌劇養成會」的名義舉行第一次公演。演出內容為融合西洋音樂演奏、歌唱、舞蹈,以及取材自童話或民間故事,如《桃太郎》的兒童音樂劇,這次的演出,也被視為「寶塚歌劇團」的正式誕生。

要談戀愛要性感,換人做做看

「男役」是現在寶塚的主要特色,然而劇團成立初期,雖然戲中也有男性角色,卻沒有「男役」的概念。女演員不論詮釋男角或女角,外型與聲音上都十分類似,不會強調角色的性別差異。在觀眾眼裡,她們就是一群能歌善舞、身姿楚楚動人的花樣年華少女。劇團最大客人男粉絲們,對演員的評價也多專注在她們的外表與美貌,像是「臉很漂亮」、「好可愛」、「表情天真無邪」等。

不過到了1930年代,寶塚開始從西方引入「revue」(歌舞秀)這種融合歌舞、短劇、獨白等表演形式,擁有舞台豪華、聲色效果十足的全新劇種。炫麗新奇的演出,讓當時日本觀眾趨之若鶩。豐收的票房收益,則讓寶塚表演路線逐漸從兒童音樂劇轉成以歌舞秀為主,而永遠的票房保證:「愛情」與「性感」更逐漸成為表演核心。為了要使全女角的演出更有説服力,男性與女性角色的差別,開始被凸顯。有別於一般歌舞秀常以展現「女體」的性感為噱頭,一向強調「清、正、美」的寶塚,巧妙地將「愛情」與「性感」的展示重點放在「男役」的表演上。

30年代寶塚引入西方歌舞秀,男役的角色逐漸變得重要。(圖片來源/寶塚Facebook)

女孩變男孩,保守年代的前衛造型

如前所述,原本寶塚演員在詮釋男角時外型並無太多改變,頂多穿褲裝、戴帽子,綁起頭髮塞進帽內就算了事。曾有寶塚演員為了讓自己在台上看起來更像男性,想請裁縫店幫忙在上衣塞入墊肩卻被拒絕,只好自己來,結果把衣服弄得歪七扭八,顯見當時要認真反串男角實在不是件容易的差事。

但在改走歌舞秀路線後,隨著戀愛情節增加、男角戲分變重,觀眾開始注意到男役的表現,評論重點逐漸從演員的「美貌」逐漸轉為對「男役」特質的稱讚,像是「某某扮演的英式紳士非常時髦瀟灑」、「某某演男主角時深情盯著女主角的雙眸,真讓人受不了」之類。迷戀男役的女性粉絲人數更是日益上升,很快超越男性,成為觀眾的主流

男役成為主角後,迷戀男役的女粉絲人數直線上升。(圖片來源/寶塚Facebook)

擔任男役的寶塚演員於是開始留意舞台上的打扮,學習歐美電影中男性走路與吸菸的方式,甚至動手裝假睫毛、留鬢角或剪短髮——想想,那可是短髮女性走在街上仍會受人側目的年代,有些女性即便只是想剪鮑伯頭(bob),都得先開家庭會議取得全家同意,這樣的打扮可以説十分前衛!

而這一切,都是男役演員力求接近觀眾期盼的夢幻形象,男役成為當時女人們理想愛情對象的投射。

根據1930年代雜誌的敘述,可以發現在當時的女粉絲眼中,理想男役既要擁有帥氣臉龐、修長身材與優雅氣質,還要擁有富磁性的「柔美低音」與「浪漫深情的姿態」。看來隨著男役地位提昇,粉絲的審美觀也有了明顯改變。

寶塚30年代的男役與娘役。(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夢幻情人,十年熟成完美男役

二戰後,男役正式成為寶塚舞台重心,不僅周邊商品賣得嚇嚇叫,對粉絲的影響力與動員力也大幅成長,遠超過飾演女角的「娘役」。男役與娘役的外型分別不再曖昧模糊,演戲時則各司其職,不似以往可以輕易互換角色(男役還是有飾演女角的機會,稱為「出女役」,但多半是為了搞笑)。

男役的專門訓練亦逐漸成形:舉凡一舉手一投足,從坐下時腿張開的角度,到拿高腳酒杯時手指的擺法,以及如何向觀眾拋媚眼等,都有講究。

為了讓男役站在台上體態出色,服裝與髮型更格外花費心思,男役如要穿著燕尾服,通常會以短襯衫搭配高腰長褲,以便修飾身形,令腿部線條看起來更為修長。若男役個子較嬌小,除了會梳高聳的雞冠式髮型,還會在高跟的長靴中置入增高墊,讓自己看起來「高人一等」。

凡此種種,無不是要將男役塑造為女性的夢幻情人。由於男役要學的這類「訣竅」實在太多,還產生了「男役十年」的說法,意味男役的「熟成」需要時間培養。

隨著男役角色重要性提升,演員也更苦心經營形象。(圖片來源/寶塚Facebook)

於此而來,男役的「型」也跟著百花齊放,從雌雄難辨的「妖精」到惹人憐愛的「正太」、開朗活潑的「陽光男孩」到白馬王子式「型男」、還有走耽美優雅路線的「貴公子」、渾身散發費洛蒙的「熟男」等,可說應有盡有,一網打盡所有粉絲的愛好與需求。為了不讓粉絲幻滅,男役連私底下也維持男裝打扮,以免破壞苦心經營的形象。

這種「超越男性的理想型態」吸引許多女性粉絲,使得觀眾不僅能沉浸在男役創造的氛圍裡,也不會因為看不到男演員而覺得有所缺憾。這正是寶塚夢幻世界的關鍵所在,也是寶塚最迷人的地方。而男役與娘役聯手打造的舞台,足以將每一齣作品都變成談情說愛的劇碼,讓人在享受寶塚獨特的世界觀之際,更能產生許多性別跨界的想像。

文章出處:LEZS

 

延伸閱讀:
雙下巴「美照」挑戰傳統審美觀:美麗不該輕易被定義!
雪中穿著火辣是物化女性?珍妮佛勞倫斯:「荒謬!」
變裝皇后飛利冰:服裝不分男女,只是外在遮蔽物
女攝影師創「時尚界女人」守護時尚工作者權益

穿裙子的男孩就在你我身邊:恐懼與仇恨,來自無知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