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飲食

Elanor Wang專欄│我用私房蕃茄義式料理,想念青春酸甜歲月

  • 更新2021/02/01 03:43
  • 發布2020/05/18 21:07
  • 作者/ Elanor Wang
  • 撰文、插畫/Elanor Wang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作為一個期許自己按照季節迭代吃食的貪吃鬼,從大不列顛搬回台灣後反而亂了時序,我知道日頭正燄時躺在森...

作為一個期許自己按照季節迭代吃食的貪吃鬼,從大不列顛搬回台灣後反而亂了時序,我知道日頭正燄時躺在森林裡吃的草莓在台灣該是冬天物產,但是番茄這種分明是夏天冰透往嘴裡狂塞的水果、或是塞在烤肉三明治裡讓大口咬下的豐腴多點清爽的蔬菜,偏偏盛產於台灣冬季。清明過後氣溫緩緩往上升,某天回神霎時發現整個市場上一攤攤的玉女、橙蜜、羅馬和牛番茄都沒了身影,慢慢煨煮紅醬的浪漫也隨季節消逝。

拜農業科技進步所賜,超市裡多少還是能瞧見點番茄身影,它們懨懨一息地躺在冰櫃裡,兩兩相望不免有點同病相連之嘆,洗淨後咬下,氣息盡失,才知魔術也有極限。煩惱了半晌,遂把番茄通通剖半連皮丟進烤箱裡,淋上橄欖油和鹽巴烤它個皮焦肉爛,再通通鏟進罐子裡,連著乾燥香草一同在橄欖油中浸好浸滿,過幾天拿出來鋪在法棍上邊趕稿邊吃,又偷偷自滿了起來。

烤箱仿佛有著時間魔法,將過季蕃茄藏在基因深處的滋味通通提煉出來。夏天不免被熱氣弄得頭昏腦脹,番茄的酸甜極適合入菜,作為喚醒味蕾的前哨戰。

到底為什麼番茄不是夏天的蔬果呀?

番茄海鮮義大利麵

本該是要做鯷魚煮好煮滿鹹香紮實的煙花女意大利麵(Spaghetti alla Puttanesca),但進口食品材料行的章魚和鳥蛤罐頭貼著誘人的半價,金牛座見折扣便失魂,何況是我最熱愛的兩種海鮮,忍不住就讓欲望驅使背棄食譜。

食材:
一般來說是用義大利直麵(spaghetti),但我偏愛天使髮麵(capellini),兩者皆可。
喜歡的海鮮罐頭、油漬番茄、黑橄欖、酸豆、大蒜、鹽、橄欖油。

作法:
1. 起大鍋滾水,撒入鹽,水嚐起來帶點淺淺的大海氣息,並加些許橄欖油。麵置入計時,煮的時間按照包裝建議增減一兩分鐘,視個人喜好。
2. 另起一油鍋,鍋面微微冒熱氣後放進大蒜拌炒,投資一個壓蒜器會讓你感謝自己。
3. 海鮮罐頭瀝油加入,下油漬番茄、黑橄欖和酸豆持續拌炒。
4. 麵這時該要熟了,撈起瀝乾再與調料拌勻,如果是用天使髮麵的話絕不能繼續加熱,以免麵過於軟爛。
5. 起鍋前嚐一下味道,如果不夠濃可以擠點蕃茄糊,Mutti出的牙膏包裝版實惠方便居家常備。

 

義式水煮魚 (Acqua Pazza)

海線妹的冷凍庫永遠都有一條魚等著宴客,客人人數較多時我忒愛出這道,看起來手續繁雜實則簡單,體體面面上得了廳堂但廚房也沒忙什麼的那種好菜。

食材:
喜歡的白肉魚、蛤蜊、油漬番茄、洋蔥、大蒜、橄欖、酸豆、橄欖油、鹽、不甜的白酒。

作法:
1. 熱油鍋,洋蔥切末,與蒜末炒至透明。
2. 魚兩面略煎至金黃後放入蛤蜊、酸豆、橄欖和油漬番茄,有高湯加高湯,沒高湯加水也無妨。
3. 別忘了加點白酒和鹽,煮到蛤蜊張口魚肉綿密。
4. 灑點香料起鍋。

搬到台灣的義大利友人氣呼呼地成天抱怨台式義大利食物,我則心無罣礙地繼續吃夏威夷披薩,畢竟正統這種東西也不過就是思鄉時受文化衝突之苦易挑的毛病,回到老家後病自然不藥而癒,什麼入口都不要不緊。

延伸閱讀
梅子季節的尾聲,我用獨創懶人法釀梅酒
台北第一間蔬食餐酒館BaganHood!用未來肉圈粉肉食愛好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