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萬象-暖心勵志

曼聯球星籌款7.6億元助300萬名貧困兒童—那些熱衷慈善的球員們

聖誕節人人也希望有禮物,早前英超球會曼聯就準備了數以千計的聖誕禮物,為曼徹斯特區的基層兒童送上祝福,禮物包括有桌上遊戲、書本、文具套裝以及衣物等等,對於在疫情下的弱勢社群而言,足夠暖心。

除了曼聯以外,熱刺、皇家馬德里等各地的球會都承擔起社會責任,在疫情期間為社區有需要人士派發物資。 

近年很多球員都開展了慈善事業,希望用自己豐厚的年薪來回饋社會。現在就不妨看看他們為社區「送禮物」的不同方式吧。

熱刺主教練穆里尼奧在疫情期間為弱勢社群送上食物。

為弱勢發聲

疫情影響全球,各國大城市都出現了停工、停課的境況,英國政府認為學童無需上學,便提出取消為學童提供免費午餐券的政策,希望節省國家的開支。

曼聯球星拉什福特(Marcus Rashford)得知此事後,以自身經歷寫了一封公開信,明言自己深明貧窮家庭的苦況,國家取消提供免費午餐券,對兒童而言是種傷害,公開呼籲國家改變初衷,繼續為兒童提供幫助。

最後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與國會議員同意改變決定,繼續為兒童提供免費午餐券直到暑假,這一決定讓全國超過130萬學童受惠,強森也與拉什福特通電話,表揚其為弱勢發聲的勇氣和善行。

拉什福特的行為也引來了很多品牌參與善舉,一些時尚品牌與這位曼聯球星合作為青年組織提供數千個就業機會,也提供了數以十萬的餐食。而球員本人也以眾籌的方式收集到近2,000萬鎊(約台幣7.6億)的善款,幫助了疫情下超過300萬兒童。而他的行為也獲授大英帝國員佐勳章

街頭藝術家為拉什福特畫像,以讚揚其善舉。

慈善基金

不少著名球星都會以個人名義成立慈善基金,當中已退役的阿根廷球星哈維爾薩內蒂(Javier Zanetti)成立的Fondazione Pupi Group最廣為人知,這個總部設立於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的慈善基金,除了向政府政策覆蓋不到的社區人士提供援助外,更會為兒童提供教育,甚至為年輕人提供就業機會,務求在對各個階段的貧弱人士伸出援手。

而NBA球星勒布朗詹姆士(Leborn James)成立的the Lebron James Family Foundation也是世界著名的慈善基金,「詹皇」涉獵的慈善範圍也非常廣泛,除興建「I Promise School」為基層兒童提供教育機會外,更與當地的酒店合作,改建公寓大樓作為兒童寄宿的「村莊」,讓住在路遙之地,無法利用校車往返學校的兒童提供援助。

阿根廷球星哈維爾薩內蒂(Javier Zanetti)(上圖)與NBA球星勒布朗詹姆士(Leborn James)皆以成立基金會來參與慈善。

另類的慈善

為了引起外界對於森林砍伐以及氣候變化的關注,英超兵工廠(Arsenal)的西班牙球員埃克托爾貝列林(Héctor Bellerín),他與非營利機構One Tree Planted合作宣傳植樹的概念,並稱兵工廠在2020年六月至七月期間每一場勝仗,都會捐款種植3,000棵樹,最終在阿森納七場贏仗以及各界熱心的捐款下,籌得足以種植58,617棵樹的資金,為地球出一分力。

英超兵工廠(Arsenal)的西班牙球員埃克托爾貝列林(Héctor Bellerín)籌得足以種植58,617棵樹的資金。

球場上的惡漢,曾效力祖雲達斯、國際米蘭等義大利球會的巴西球員菲利佩梅洛(Felipe Melo)在2014—2016年間,曾在巴拉圭設計糖果工廠,專門聘用身體殘疾以及家庭有特殊需要的年輕人,當中也包括曾經受過牢獄之災的更生人士,希望協助他們投入社會。不過由於管理不善,這家糖果工廠只短短開設了兩年就倒閉結業,惡漢的善舉也沒有得到廣泛的報道了。

球員們年紀輕輕就得到巨額年薪,在疫情肆虐的情況下,更多人需要社會的支援,球員們好該發揮出應有的作用,承擔起社會的義務,這也是與世界共渡難關的最佳做法。

更多太報報導
充氣娃娃成觀眾、確診球員卻上場:疫情之下的足球世界
睡得好,運動表現才會好:如何睡場好覺?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