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全球萬象-時事話題

「我差點認不出我爸,他好像在讀腳本」中共官媒紀錄片洗白集中營,維族家屬控「被自白」

  • 更新2021/04/19 17:25
  • 發布2021/04/19 17:05
  • 作者/ 中央社

中國以第4部新疆反恐紀錄片試圖合理化集中營,強調反恐、去極端化的必要性。但是看到家人在片中懺悔的旅土耳其維吾爾人表示,至少部分訪談是安排好的「被自白」橋段。

圖片
紀錄片指控維吾爾文編輯部主任瓦依提江.吾斯曼「編寫包藏禍心教材」。(左圖攝於瓦依提江遭關押前/阿依卡娜提.瓦依提江提供與中央社;右為紀錄片截圖)

中國國際電視台(CGTN)2日播出第4部新疆反恐紀錄片「暗流湧動—中國新疆反恐挑戰」,以英語旁白、中英雙語字幕,描繪中國對抗潛伏的恐怖組織,形勢如何凶險,「平靜的水面下,處處是湧動的暗潮」,藉以合理化名為教培中心的集中營,並且強調「世界上很多國家都在這樣做」、「就是一個國際慣例」。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6日表示,這部紀錄片「以事實駁斥所謂新疆過度反恐和種族滅絕謬論」,強調新疆依法持續開展反恐、去極端化工作依然是十分必要。

紀錄片找來身穿囚服男女,在鏡頭前自白如何遭到極端思想蠱惑而激進化,或是懺悔自己遭到後來被定性為「兩面人」的前政府高官鼓動和蒙蔽,盲目地「為新疆獨立、建哈里發國而奮鬥」。

然而,看到紀錄片的旅伊斯坦堡維吾爾人質疑,片中至少部分訪談是安排好的「被自白」橋段。

「我第一次看的時候根本認不出那是我爸。」阿布都薩拉木.阿不利米提(Abdusalam Ablimit)說:「我反覆地看,終於認出那是父親。但他不是那種人,他說那些話的時候好像在讀什麼,好像已經有腳本先寫好在那兒了。」

圖片
中國新疆反恐紀錄片指控阿不利米提.阿巴拜克(左)、阿不都艾海提.阿巴拜克為東伊運成員。圖攝於兩人遭監禁前。(阿布都薩拉木.阿不利米提提供給中央社)

阿布都薩拉木.阿不利米提的51歲父親阿不利米提.阿巴拜克(Ablimit Ababakri)、46歲叔叔阿不都艾海提.阿巴拜克(Abduehet Ababakri)在紀錄片自白陷入遭指控為「兩面人」的自治區黨委政法委原副書記希爾扎提.巴吾東(Shirzat Bawudun)的「圈套」。兩人在片中出現時被標示為「東伊運成員」。

CGTN在第2部涉疆反恐紀錄片「幕後黑手—『東伊運』與新疆暴恐」中稱東土耳其斯坦伊斯蘭運動(東伊運)為「中國最直接的安全威脅」。美國政府2020年11月5日宣布撤銷認定東伊運為「恐怖組織」。

目前在伊斯坦堡讀大學的阿布都薩拉木.阿不利米提18日在視訊電話中告訴中央社記者,他從小就認識希爾扎提.巴吾東。在他眼中,對方是個「非常優秀的警察幹部」。他表示:「我以前認識的希爾扎提.巴吾東和視頻中的他判若兩人,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成那個樣子。」

希爾扎提.巴吾東曾任墨玉縣公安局局長。他在紀錄片中流著淚,以「糊塗、愚蠢」、「夢總要醒的」,針對自己「與境外分裂勢力勾連」不斷懺悔。

圖片
紀錄片指控自治區黨委政法委原副書記希爾扎提.巴吾東為「兩面人」。(紀錄片截圖)

中國當局於2017年在新疆展開前所未有的鎮壓後,埃及當局開始將維吾爾留學生遣返,學生們被迫轉往土耳其繼續學業。

2018年負笈土耳其之前,阿布都薩拉木.阿不利米提2011年到2017年原本在埃及念書,那時家人經常前往探訪。結果在紀錄片中,「聯繫東伊運組織的骨幹」成為他父親和叔叔前往埃及的目的。紀錄片旁白說:「60餘名14到18歲維吾爾青少年被兩兄弟送到海外,有些人加入伊斯蘭國(IS)。」

阿布都薩拉木.阿不利米提說:「父親就是個普通商人,到埃及也只是為了看我,怎麼可能跟所謂『建國運動』扯上關係?」

同樣認不出自己父親臉龐的還有阿依卡娜提.瓦依提江(Aykanat Wahitjan)。目前也在伊斯坦堡念大學的她說,2日在紀錄片中看到「瘦了很多很多、第一時間無法認出」的父親近照,那是她相隔4年半才又看到父親身影。

她的58歲父親瓦依提江.吾斯曼(Wahitjan Osman)曾任新疆教育出版社維吾爾文編輯部主任,在紀錄片中遭控於擔任2003年、2009年版中小學維吾爾語教材責任編輯期間「編造歷史,將大量含有民族分裂思想的內容編入教材」。

「看到他穿著囚服,我非常吃驚。」阿依卡娜提.瓦依提江18日在視訊電話中告訴中央社記者:「我父親是一位全心全力投入教育事業的學者,曾經獲得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最高獎項的『駿馬獎』以及多座國家級獎項,是為國家作出巨大貢獻的詩人,寫過許多詩歌、參與和指導影視製作,受到景仰的人。」

圖片
遭控「編寫包藏禍心教材」的瓦依提江.吾斯曼曾獲頒中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阿依卡娜提.瓦依提江提供給中央社)

紀錄片內容稱:「調查發現,問題教材中編入了大量極端思想的文章。從2004年起,這些教材在全區使用長達13年。」一位受訪者在紀錄片中說:「因為他們(指當地學生)從小學到高中一直用這些教材,那肯定是(會)潛移默化的。有些人可能中毒比較嚴重,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

阿依卡娜提.瓦依提江質疑,如果2003年出版的教科書就已「編入大量極端思想」,為什麼當局長達13年都不予追究,「到2016年才把我爸爸和他的其他同事抓走」?

另外,紀錄片以「7個維吾爾族英雄姑娘故事」被編入教材為例,強調教材宣揚維漢間的「民族仇恨」、「對學生產生不良影響,很不可思議」。

阿依卡娜提.瓦依提江表示,那是非常著名的維吾爾族歷史故事,7個女英雄也有紀念碑和墓地。她說:「但這是300年前抵抗滿清暴政背景下的歷史故事,跟漢族沒有關係,如何藉此挑起維漢『民族仇恨』?」

看著憔悴的父親身影,阿依卡娜提.瓦依提江相當心疼。她強調:「我知道,並且堅信他是無辜的。」

阿布都薩拉木.阿不利米提說:「我無法想像,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見到父親,他竟然會以這種身分出現在我面前,而且遭控子虛烏有的罪名。我知道並且堅信父親是無罪的。」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