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工藝 國際焦點-美洲 全球萬象-暖心勵志 全球萬象-時事話題 國內-社會焦點

台灣畫家陳岳琳畫「100隻愛貓」收入全捐收容所

  • 更新2022/04/28 16:20
  • 發布2022/04/28 16:06
  • 作者/ 中央社
圖片
趁著虎年,加拿大台裔畫家陳岳琳號召各方貓奴,為大家畫出100幅家中愛貓,義賣所得捐助各地貓咪收容所。每一幅都是依據各方貓主人寄來的貓照片一絲一毫細細擬真、傳神繪作。 (陳岳琳提供)中央社記者胡玉立多倫多傳真 111年4月27日

(中央社27日電)住在多倫多,不時為此地的人事物感到驚豔。即便是小小的台灣人社區也臥虎藏龍;在加拿大深耕多年的台裔畫家陳岳琳就是一例。趁著虎年,她正忙著號召各方貓奴,為大家畫出100幅家中愛貓,義賣捐助各地貓咪收容所。

去年剛滿60歲的陳岳琳(Linda Chen),外表絲毫看不出實際年齡。畫風與心思同樣細膩多情的她,受訪時笑稱,自己其實是「粗線條」,沒什麼野心,也不能有太多目標;但她也說:「我很認命,明白生活若沒有重心,自己就會慌,閒不下來就是閒不下來。」

靠著牡羊座的衝鋒陷陣性格,加上屬牛的認分,陳岳琳都會訂好行動目標,然後一心一意負重前行。今年這場充滿良善美意的「虎年畫貓」義舉,就風風火火地從年初動起來。

四月底還沒過完,陳岳琳已陸續為台灣、加拿大、美國各地貓奴,畫出近50幅貓畫;每一幅都是依據各方貓主人寄來的貓照片一絲一毫細細擬真、傳神繪作。貓主人看到畫中愛貓活靈活現,感動的心情無庸置疑。

但最動人之處,還是陳岳琳無私獻出繪畫時間與心力,以「錢不過手」的信任態度,請委託作畫者直接將固定的畫費捐給他們心儀的貓咪收容所,形成純真無瑕的「善的循環」。

「虎年畫貓」,當然不是陳岳琳第一次以畫行善。早在10年前,陳岳琳50歲時就立下了「以畫行善」的目標,一路實踐至今。

事實上,走在藝術創作的道路上,陳岳琳的目標總是一貫清晰。

圖片
台裔畫家陳岳琳堅信,藝術要走入生活平常百姓家、「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希望能用她的畫,帶一點影響給周遭朋友。(陳岳琳提供)中央社記者胡玉立多倫多傳真 111年4月27日

1996年,陳岳琳移民加拿大多倫多,帶著兩個唸小學的孩子,一邊努力適應異國生涯、一邊抓時間學畫。那時並非美術科班出身的她,自稱有「傻膽」,38歲開始在當地畫廊習畫,火速立下志願,40歲要在地方藝廊開畫展,願望竟依時成真。

2006年,當孩子上大學時,陳岳琳毅然申請進入多倫多藝術學院(Toronto School of Art)就讀,四年後畢業,50歲的她,認識了更多西方藝術界朋友,眼界更寬廣,也開啟了移民生涯的另一篇章。

陳岳琳的藝術創作,主要是表達她「當東方遇見西方」的思維與情感,她特別喜歡東方水墨畫的留白格局和線條勾勒,以及西方印象派畫風的豐富創意和色彩表現。

陳岳琳表示,她很幸運,不需要賣畫維生,可以自己調整步調;她也堅信「藝術要走入生活平常百姓家」、「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這10年來,目標更清楚的她說:「我的生活愈來愈簡單,生活裡要的不多,我可以多出一點心力幫助別人,但是要用我的方式;希望用我的畫,帶一點影響給我的朋友。」

陳岳琳不斷推出創作系列,積極參與各類團體畫展和評審展,作品在安大略省各地展出,並應邀參與多倫多大學專題研討會,2018年通過甄選正式成為加拿大藝術家協會會員。

她同時也是安省「6人畫會」(Painters6)成員,多元族裔背景的6位畫家,一起用藝術才華做善事。2017年,6人畫會曾為加拿大台灣人社區共18位高齡長者繪製人像,並舉辦「喜福繪台灣耆老人像畫展」,留下一幕幕「畫說人生」的美麗風景。

繪畫,對陳岳琳來說,是生活很大的一部分。藉由創作,她與喪子寡言的父親「對話」、度過摯親過世等人生難題。

在陳岳琳「畫說人生」筆記裡,記下了創作的起心動念與過程。包括2020年疫情下,在加拿大各地人心惶惶、封城最嚴重的日子裡,她也曾煩悶不已,一度站在畫布前失去平日耐心。那段時間,在一股莫名情緒下,她畫了一個非常粉紅的大南瓜;創作源頭是20年前她母親來多倫多時,用針線縫製的小小手作布南瓜。

圖片
2017年,安大略省「6人畫會」為加拿大台灣人社區共18位高齡長者繪製人像,並舉辦「喜福繪台灣耆老人像畫展」,陳岳琳(右)是畫會成員之一。 (陳岳琳提供)中央社記者胡玉立多倫多傳真 111年4月27日

陳岳琳感性寫道:「母親的一針一線, 即便是個小南瓜都充滿回憶;我一筆一畫的南瓜,說的是疫情亂象時期的思緒。我們每個人無論處在何時何處,內心深處總是有個火苗隱隱跳動著,是不滅的光與熱。」最後,她將那個粉紅大南瓜畫作,命名為「懷念與希望」。

去年,60歲的陳岳琳笑稱,今後要過「雲淡風清的日子」了,但今年她卻又興沖沖地以「虎年畫貓」開啟新春生活,眼看又得忙活好一陣子。

至於畫完100幅貓畫以後,還要再畫什麼?陳岳琳心裡已經有了譜。她一面開心套用櫻桃小丸子的話說:「每天出門,跨出一步,都有新發現。」一面引了朱熹的「觀書有感」,吟誦道: 「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這位多倫多台裔奇女子的生活不是一灘死水,繪畫如同活水一般,豐富了她的生活。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