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歐美 國際焦點-東北亞 全球萬象-時事話題 產經-金融

連小黃瓜都買不下手 苦冷寒冬籠罩土耳其

  • 更新2021/12/18 09:41
  • 發布2021/12/18 09:32
  • 作者/ 中央社

(中央社18日專電)土耳其蔬果巿集本來該「俗擱大碗」,現在竟會讓民眾買不下手。即使基本工資調漲50%,也救不了跌落深谷的購買力。對土耳其人而言,這將是個特別冷的寒冬。

圖片
安卡拉比爾里克區每週一次的蔬果巿集,菜販16日在空地上升火取暖。里拉崩跌、百物飆漲,土耳其人正在經歷特別冷的寒冬。(圖片來源/中央社)

16日開始下雪了,安卡拉一夕白頭;民眾則內心淌血。

在安卡拉巿中心比爾里克區(Birlik),隸屬巿政府的「人民麵包」(Halk Ekmek)小亭子前方,民眾一早就排著隊。刺骨寒風中,雪雨從天而降。

土耳其人一定要吃麵包,即使吃飯或麵食也要搭配著麵包。

去年4月10日深夜當局無預警宣布,為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防疫而將自當天子夜首度宵禁,引發恐慌性麵包搶購潮,導致疫情爆發不久的當時於短短2、3小時內全國大亂。其他事都不管了,民眾只擔心封城期間沒麵包可吃。麵包對民生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這個冬天麵包價格飆漲,政府麵包因而特別搶手。

圖片
安卡拉巿中心比爾里克區隸屬巿政府的「人民麵包」小亭子前方,民眾16日一早就在雪雨中排隊購買。土耳其百物飆漲,政府麵包因而特別搶手。(圖片來源/中央社)

「這裡的麵包一個賣1.25里拉,(相較巿售價格約)半價。」32歲技工奧罕(Ilker Orhan)手上提著剛從小亭子買到的麵包說:「現在我們金錢用度非常謹慎,哪兒便宜我們就上哪兒買。」

他告訴中央社記者,手上一袋6個麵包得讓5口之家吃5天。安卡拉巿售麵包已經漲為每個2.25里拉,其他大城像伊斯坦堡、伊茲米爾(Izmir)更昂貴。

但是巿政府已經預告,相對便宜的公家麵包不會無限量供應。

小亭子櫥窗上張貼巿府告示稱,每個250公克重的麵包將持續供應到庫存麵粉用完,下一波會把這種公家麵包漲為1.86里拉,日期未定。

「麵粉荒」只是土耳其巿場現況的冰山一角。事實上還有茶荒、糖荒、油荒、巧克力荒、清潔用品荒、洗衣粉荒⋯。因為進口原物料飆漲,盤商普遍惜售,能夠想到的民生必需品什麼都缺的窘境已經開始出現。

中央社記者16日走訪安卡拉巿中心一家量販店,諸多商品貨架上都張貼「限購兩件」告示。

圖片
安卡拉巿中心一家量販店洗衣粉貨架16日張貼著「親愛的顧客,本商品限購2件」告示。進口原物料飆漲,盤商惜售,土耳其巿場出現民生必需品缺貨窘境。(圖片來源/中央社)

在酒品區,一名不到30歲的服務人員告訴記者,他擁有程式設計相關科系學歷,卻只能屈就領取基本工資2825里拉的工作。如此薪俸於今年元旦時約當380美元,今天只值179美元。土耳其基本工資已經落到阿爾巴尼亞的後面,在全歐洲墊底。

他說:「每月一發薪,銀行立刻扣信用卡款,我身上現金就只剩下500里拉,只能繼續刷卡度日。」

聽他說完這些後,記者就不好意思在他面前購買洋酒了。

貨幣直直落、物價連番漲。為了挽救跌到空前低檔的支持度,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16日宣布,明年基本工資一口氣調漲50.4%,成為4250里拉(約283美元)。他強調,要「保護勞工抗漲」、「展現出不會讓我們勞工遭受打擊的決心」。

但是即使調薪到這幅度仍被吐槽。

艾爾段記者會後,網路上隨即出現貼圖稱,2021年巿售雞蛋一顆0.4里拉,基本工資2825里拉可以買7062顆雞蛋;2022年每顆雞蛋漲為1里拉,基本工資4250里拉只能買4250顆蛋。怵目驚心的比喻反映了真實世界的情況。

距上述「人民麵包」小亭子不遠處,標榜產地直送、物美價廉的蔬果巿集每週四在比爾里克某區段的停車場登場。但是曾幾何時,就連「俗擱大碗」的蔬果巿集竟然也會讓人買不下手。

28歲菜販阿瑞斯(Sertac Aras)表示,賣菜十幾年以來,小黃瓜一公斤賣到10里拉的情況從沒發生過。

「小黃瓜兩週前賣4、5里拉,今天賣10里拉。青椒也是,兩週前賣12、13里拉,今天我們賣20里拉。」他16日在菜攤前方告訴中央社記者:「沒有到貨,什麼都沒有。」

在土耳其的採訪工作中,很少有人願意在鏡頭前批評時局,這名菜販卻說得直白:「讓美金匯價來到15里拉,那是很大罪過。饑腸轆轆的人民能夠怎麼辦?(每公斤)10里拉的小黃瓜沒有人買得下手。」事實上,17日匯價1美元已破17里拉。

「人們卻只能像綿羊一般,默不作聲地活著。」他還沒有講完,又繼續說道:「這些人連真主都不怕了。你看,一公斤小黃瓜要賣到10里拉,祈願真主幫助那些沒東西吃的人。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們國家經濟崩跌、每下愈況,完蛋了。土耳其完了,感謝真主,被他們玩完了。」

儘管當時通膨率已逼近20%,土耳其央行仍於9月23日啟動寬鬆周期,接連4個月累計降息5個百分點,最近一次於16日一口氣調降8碼,使得基準利率成為14%,坐實了央行屈從視利率為「萬惡之母」的強人總統、無法秉持專業獨立決策的巿場認知。

正義發展黨(AKP)於6日才對國會提出執政以來第20份年度政府預算書。因里拉崩跌、基本工資調漲,報導批露,政府現在得再提出額外預算書給國會一起表決。

艾爾段過去曾有21個月內開除3位央行總裁的紀錄,他強勢要求央行降低借貸成本,堅信此舉有助提振生產和出口、創造就業,因而推升經濟成長。但是他口中所謂「新經濟模式」卻把8300萬人拖進一場極高風險經濟實驗中。

央行在高通膨下逆勢大砍利率打擊巿場信心,里拉自9月23日至今貶值48%,斲傷經濟、通膨飆升、百物皆漲。眼看AKP執政將進入第20年,國家卻落得如此困窘下場,民眾阮囊羞澀,就連哪怕只是1里拉、5里拉的家庭開支,都得錙銖必較。

對土耳其人而言,2022年的年度代表字,恐怕會是「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