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美洲

分析:俄烏和談不能只聽莫斯科嘴上說說 馬立波才是觀察指標

  • 更新2022/03/30 10:27
  • 發布2022/03/30 10:20
  • 作者/ 中央社

(中央社安卡拉特稿)俄羅斯、烏克蘭29日談判結果被視為露出和平曙光。但是降低衝突不意味停火,等待俄方回應的烏方提案中存在著諸多問號。已進行5週的戰爭是否能夠這樣結束,仍在未定之天。

圖片
俄烏29日談判結果被視為露出和平曙光,但學者指出不管俄方嘴上如何表態,俄軍是否停止對馬立波等地進行無差別轟炸才是重要觀察指標。圖為俄羅斯總統蒲亭。(圖片來源/翻攝自推特)

俄、烏代表團29日在伊斯坦堡多爾瑪巴赫切宮(Dolmabahce Palace)展開近3週以來首度面對面談判。

俄方代表會後稱這場談判「具建設性」。俄羅斯國防部副部長佛明(Alexander Fomin)表示,莫斯科決定從根本上減少在基輔和切爾尼戈夫(Chernihiv)近郊的軍事活動,以「為未來談判增進互信,與烏克蘭達成並且簽署和平協議」。

土耳其外長卡夫索格魯(Mevlut Cavusoglu)表示,新一輪磋商達成「開始談判以來最有意義進展」。他說,欣見雙方「日益和解」,強調「儘速達成停火、為永久性政治解決方案舖路,是首要之務」。

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引述美國官員報導,俄羅斯於這場談判後已經開始撤離烏克蘭首都基輔附近一部分部隊,美方評估認為這是莫斯科「重大戰略轉變」。與此同時,俄羅斯還表達不反對烏克蘭加入歐洲聯盟的立場,被認為是更進一步的正面進展。

面臨烏方頑強抵抗,自從2月24日開戰以來,俄軍對基輔和周邊地區難有重大斬獲。俄羅斯表示,現在要聚焦加強掌控烏東頓巴斯地區(Donbass region)。莫斯科給當地頓內茨克(Donetsk)、盧甘斯克(Luhansk)分離主義分子撐腰、扶植傀儡政權並於2月間正式承認兩個「人民共和國」是獨立實體。

烏克蘭談判代表阿拉哈米亞(David Arakhamia)指出,把談判地點從俄羅斯親密盟友白俄羅斯改到土耳其,這是烏克蘭「首勝」。安卡拉是基輔所提烏克蘭未來安全的擔保國之一,基輔以放棄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境內不設外國軍事基地、成為無核武器國家作交換。

另外,基輔還承諾不以武力奪回克里米亞和頓巴斯,在這方面建立有別於談判之外的協商軌道,以終結當前衝突。

黑海大國、北約成員土耳其地位獨特,與俄、烏在貿易和安全上都關係密切,即使不是這場戰爭的調解人,也是媾和的重要推動者。

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於29日談判開始前告訴雙方代表團,「你們肩負達成和平的歷史責任」,並說希望能夠主辦和平高峰會,在土耳其接待「親愛的朋友」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和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

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沙卡洛娃(Maria Zakharova)表示,對於土耳其居問調解,以及艾爾段為俄、烏談判和解決當前情勢作好了準備,俄羅斯表達「感謝」。

會談結果雖然令人振奮,但是俄羅斯過去不乏「說得比唱得好聽」的紀錄,例如莫斯科說軍演結束後立即從烏克蘭邊境撤軍,幾天後卻出兵侵略。俄羅斯上週宣布有意將軍事行動集中烏東,後來卻對波蘭邊境附近的烏西利維夫(Lviv)進行攻擊。觀察認為,衝突是否能夠因此結束,仍在未定之天。

俄羅斯首席談判代表梅丁思基(Vladimir Medinsky)表示,在基輔和切爾尼戈夫附近降低衝突的作為「不意味停火」。

他告訴塔斯社(TASS):「這不是停火,而是我們的願望,希望至少在這些方面逐步緩和衝突。」梅丁思基說會將烏方計畫呈報蒲亭。下一輪可望進行目的在敲定協議草案的外長級談判,以為由蒲亭、澤倫斯基簽署的和平協議舖路。

那麼,莫斯科打什麼算盤?

布魯塞爾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所歐洲中心(Carnegie Europe)學者、歐洲聯盟前駐土耳其大使皮爾里尼(Marc Pierini)告訴報導中東新聞的Al-Monitor網站,是否停止對烏克蘭東南部港巿馬立波(Mariupol)和南部尼古拉耶夫州(Mykolaiv)等地進行無差別轟炸,將是重要觀察指標。

此外,烏克蘭希望建立一套納入多國的新安全擔保體系。然而,俄羅斯不太可能接受類似或等同於北約憲章第5條的任何安全安排,雖然那正是烏克蘭尋求的保證。

北約憲章第5條規定,對北約任何成員國的任何武裝或軍事侵略,都等同於對其所有成員國的攻擊。那是北約最重要的共同防禦原則。

同時,是否有一群國家會簽署這樣的協議,於烏克蘭再次遭受攻擊之際直接代表烏克蘭進行干預?

烏克蘭談判代表提到,對俄羅斯的任何最終協議將交由烏克蘭人民透過公投進行批准。但是有關的公投只能在敵對行動停止、因衝突而流離失所的人回家之後舉行,包括因2014年俄羅斯干預克里米亞和頓巴斯而流離的人。當前衝突已經造成逾1000萬人流離,其中近400萬人逃往鄰近國家,公投不可能立即舉行。

制裁則是另外一個問題。俄羅斯必定會要求將西方國家取消一系列制裁納入協議。然而,就算即將達成協議,個別國家的政府將會如何回應,目前仍無法確定。有分析警告,烏克蘭的提議將使得一些歐洲國家,特別是德國和法國,得以放鬆對俄制裁,「在蒲亭摧毀烏克蘭之後,一切照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