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歐美 名家專欄-時事 體育-籃球

HBK|Green是否已過於自負?他得避免Curry成為他進攻的遮羞布

  • 更新2021/04/22 13:46
  • 發布2021/04/22 00:54
  • 作者/ HBK
圖片
Draymond Green(圖片來源/Draymond Green臉書)

一直以來大家都很清楚Draymond Green在防守端是對於金州勇士有非常高的價值,他不論單防、補防或者是協防都在聯盟有頂尖智慧與技術,是一個能夠透過自身去強化團隊防守的球員,譬如有時Kelly Oubre Jr.太激進的防守容易失位,Green就時常會在後面替他築一道牆。

又或者還很菜的James Wiseman總是很想封蓋對手,常常有被晃起的情況發生,Green就是有機會會替他補上壓制,令對手無法輕鬆得利,這些都是Draymond Green一直在勇士的高價值,所謂的球隊防守大腦。

但隨著年紀的增長,過去幾年大小傷不斷,有骨盆、有腳踝、有膝蓋有手指傷,Draymond Green的防守威力早已經不是當年金州勇士連敗的時候,當然也更不用去與他2016年與17年的巔峰時期相比,已經不是年度最佳防守球員的討論名單,就是一名不錯的防守者,但有一個前提是,他不能失去冷靜與過於自負。

今年Draymond GreenDRPM(防守真實正負值)-1.17,這是他近幾年在DRPM最差的表現,當然這不會否定他對於勇士團隊防守所提供穩定性與影響力,可是就論防守嚇阻力上,他確實是一年不如一年,腳步與彈跳都在下滑,也讓他身高劣勢的問題越來越明顯,想想幾年前Green還常常直接封阻對方想灌籃的球,然而現在感覺就有點力不從心。

假如防守端我們給Draymond Green一個評分,我想我會給一個B+,或許有人會說是不是有點過低,不過在我眼裡,做為防守心臟與領袖的他真的在情緒上太不冷靜且自負,也往往做為一名頂尖防守者,他確有可能做出讓人急跳腳的行為。

首先Green本季有些play都會趨前夾擊持球者,結果自己漏掉底線弱邊的人被得分後,會發現他常常就攤開雙手看著隊友,彷彿好像是隊友的問題,這種畫面是屢見不鮮,但因為他是球隊大哥大,就像他說了算,沒人敢頂撞他。

且本季他也不少次在關鍵時刻有情緒的犯規甚至技術犯規,讓勇士在士氣與延續性上遭受打擊,做為球隊的二哥,他卻可能是球隊最不定時炸彈,再加上日前他在媒體說自己是聯盟史上最好的防守球員,當有人質疑他時,他說道:『因為我說出來的東西是他們從來想像不到的,有些人思維受到限制,我祝他們生活快樂!他們可能對自己生涯經歷不滿,不過我的生涯經歷卻相當厚實,我感謝你們為我鋪好了路!』

不管是對於外界的言語或是對內的舉動,我真的認為Draymond Green已經過於自負,且超出本身主宰力外的在宣揚自己,2019年賽季他嗆Kevin Durant的事情至今,就多少可以看出Green自我中心很嚴重。

回顧當時事件,勇士與快艇在最後讀秒戰成106-106平手,而當快艇最後一擊沒進時,比賽時間差不多剩4秒左右時,原本Kevin Durant準備撿到籃板要自己持球推進進攻,但Green卻在一旁把球搶走自己帶,讓KD直接傻眼,更糟的是Green最終還運球運到失誤,喪送勇士可能給予快艇致命一擊的機會。

圖片
Kevin Durant(圖片來源/cbssports)

平心而論,當時由Kevin Durant主控一條龍做進攻是最好的選擇,因為時間不夠了,且KD的拔射能力在聯盟是最頂尖的,反觀Green根本不具備拔射能力,一個沒有持球進攻的球員在最後讀秒卻硬要持球,即便要再把球分出去時間也很緊迫。

最後兩個都渴望勝利的球員也開始互相指責,KD告訴Green應該要給他帶球的,為何不給他,而對於KD質疑自己決策,Green是情緒馬上爆炸,連帶KD也不甘示弱並喊著:『他媽的把球傳給我!』,Green則反擊:『如果你他媽的跑起來我就傳給你!』,最後也有著最傷的一句:『勇士沒有你的時候就在贏球了。』

金州勇士在沒有KD的時候就在贏球是事實,15年冠軍、1673勝亞軍,就已經是聯盟最強的球隊之一,但KD是何等巨星,他的加入必定讓勇士如虎添翼,也才讓他們能秋風掃落葉,在1718年輕鬆二連霸,這也是事實,即使Green一直都是勇士的元老大功臣,也不該說這樣的分裂球隊的話,這也凸顯了他過於自負的問題。

結果2019年的總冠軍賽,Draymond Green完全被多倫多暴龍架空,此舉策略後來成為了各隊針對Green的方式,而他也不爭氣,原本以為19年已經是他最糟的進攻表現,沒想到在2020年與本季還持續下探,這兩年在真實命中率上竟連50%都不到,這是相當低效的進攻成績。

圖片
這張圖是Green在每一呎的投籃成效,藍線是他白線是聯盟平均值,可以看到他到底有多糟,除了22呎優於平均值,其他都是慘不忍睹。(作者提供)

Green除了沒用行動做出反擊外,感覺他還是活在過去勇士的輝煌時代,認為自己還是那個在16年與Curry在場上場下正負值創紀錄的那個全能防守組織者,從他在三月底受訪時說的:『你得知道要如何領導每個人,我對領導的看法是,不是說你能領導這球隊,你就是球隊的領導者,如果你不能領導隊中特定的人,你同樣無法領導全隊,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方式,就像領導Crry的方式就不能用來領導Wiggins,面對不同球員你得有不同的方式。』

此話一出引起不少討論,很明顯Green把自己做為球隊的領袖,然而這不是不行,因為過去許多偉大球隊也並非是最強的球員就是領導者,譬如湖人二連霸時期,Derek Fisher就是球隊的更衣室領袖,Kobe則是身先士卒的場上領導者,可以有區分。

Green在情緒化的問題、大嘴巴的個性、自己弱點被放大的應對,都沒有讓人看到他做為領導者的一面,或許他的防守大腦與激情有時可以感染隊友,但同時也是雙面刃,無疑是一名很難讓全部的人都信服的領袖。

本賽季我們來看看Draymond Green場上場下正負值,進攻端場上場下正負值+11.5;防守端場上場下正負值2.3,在攻防淨效值來到【+9.2】,排在勇士第二名,乍看之下Green有什麼好嘴的,他在場上勇士可都在贏分,且進攻端竟然還【+11.5】。

不過這就是場上場下正負值的一些盲點,就是得搭配實際看比賽才能更客觀做為資料去評論,為何得這樣說?

確實,Green在場上時正負值是呈現好的,但有一個非常大的前提是,Green幾乎得綁定Curry才能有效用,大家沒看錯,就是要綁定Curry,一旦沒有Curry在場,Green進攻端的表現是災難級的。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過去五場比賽的場上上陣圖(整季平均大概就是這樣),能夠看到Green幾乎都處在Curry在陣的時間,他幾乎沒在帶二陣,就是與Curry綁定上下場,當然正負值相對會很好看。(作者提供)

Curry傷病缺賽的3/193/26的五場比賽中,Draymond Green在進攻端的正負值為【-9.7】;在防守端的正負值為【5.5】,在攻防淨效值來到【-15.2】,在那段時間排在勇士最糟糕的位置(總上場時間至少超過80分鐘來算),這期間當Green在場上,勇士平均輸16.8分,不在時勇士只輸1.6分。

當然這樣本數沒有很高,僅僅就當作參考,不過如果再結合觀看比賽細節,Green在不綁定Curry的情況下,他的場上作用真的會大幅下滑,因為對手早已經看破他在進攻端的問題。

圖片
Green本季各項進攻佔比與效率,能看到他三項最常使用的進攻模式在效率評比全都是Poor,Rank在10%以下,這是非常糟糕的表現。(作者提供)

講白一點,Draymond Green現在在勇士的作用就是弧頂發牌的功能,我認為這是Steve Kerr特別給他的權力,因為如果不這麼用他,Green也不知到底能幹啥?他又很明顯不想只做單純的苦工腳色,而這也是其中最根本的問題。

Green就跟當時與KD爭吵時的心態雷同,還是以自己是場上的指揮官自居,但沒有外線威嚇且已被看破手腳的他,現在持球過半場是一點威嚇都沒有,對手都會退最少一、兩步,不怕他會投射,突破的破壞力也不大,其餘人只要跟好自己的防守對象就好,甚至對線Green的防守者能去試圖包夾其他人,常常形成所謂的【五守四】的局面。

而一個沒外線的持球者站在弧頂能幹啥?就是當一個發牌的角色,去那指揮隊友跑位,以他為中心去跑動,雖然Green的傳球意識與視野還不差,能做些手遞手戰術,還有他的擋拆質量,但這很吃隊友的跑動與投射狀態,一旦沒有Curry去當坦克吸引包夾破對方陣線,勇士進攻其實是很烙屎的。

這也是為何Andrew Wiggins常常給人感覺沒什麼球權,因為在Green於場上時,他就是得在弧頂持球運作居多,Wiggins通常只能在底線埋伏,然而這樣的操作對勇士團隊進攻有加分嗎?我想明眼的人都看得出來,但Kerr還是給Green這樣的球權,因為他並不想變成一般苦力。

想想Green空檔不敢投,被放防導致對方可以瘋狂包夾Curry,做為一名持球者沒有幫隊友創造進攻空間的能力,自身也很難得分,唯獨有Curry在旁時,他可以手遞手替Curry執行戰術,因為Curry太準,且透過Curry的牽制力他有更多二次助攻的機會或簡單的得分機會。

這就是所謂綁定CurryDraymond Green才能讓他在進攻端的問題稍微被掩蓋一些,還能讓他場上場下正負值現在看起來還很好看,助攻數字不差,而當一支球隊有Curry這樣無球神射手,即使機會不好強投也逆天,我們得誠實說,助攻不會很難獲得。

不否認Green的擋拆質量、防守的貢獻,但他情緒化、看心情的防守專注力還有完全無進攻的問題,讓他真的在場上是勇士的雙面刃,講白點他在進攻端是負面效應的,還迫使Curry與整個團隊都得遷就他。

如果是2016年的他,做為一個弧頂發牌者是相當稱職有威嚇的,因為當時他的三分命中率有38.8%,對手不敢輕易放他空檔,雖然1718年都跌到30%左右,可是除了對手都還惦記他可能忽然發準,那時身旁還有KDKlay兩位超高效的射手,且其餘隊友有Andre IguodalaShaun LivingstonDavid WestDeMarcus CousinsAndrew Bogut,都是老經驗的團戰好手,跑位上相當精湛。

而現在這支勇士,隊友都普遍很菜,很希望有人能替他們創造空檔時,Green卻是那個讓他們可能更被包夾的原因,這也是為何勇士團隊進攻效率始終低迷,沒有Curry在陣的話就可能是近五年聯盟進攻最爛的球隊,可謂爛中之爛。

我不清楚Green有沒有很檢討自己在進攻端嚴重的負面效應,就從他在一些言論上真的沒有感受到謙卑檢討的感覺,假如他還是想當一個球隊的操盤手,不願做為單純苦力被使用,他應該樣徹底努力解決自身問題,而不是要球隊配合他運作,我是這樣認為的,也這樣才能更像一名他口口聲聲說的領袖。

圖片
Stephen Curry(圖片來源/Golden State Warriors FB)

我能了解勇士高層希望KLay回歸後再次掀起16年他們三人組的化學效應,我也相信Klay回歸後也多少會減少Green不會進攻的問題,讓Curry不再那麼孤立無援,但這都不是根本解決之道,最關鍵還是在Green自己的心態與自我定位的問題。

回想起2016年的他,在影響力與作用上是非常強大有份量,甚至比Klay Thompson還有價值,而如今跌到這樣地步,只能說加油吧!勇士曾經不可缺少的冠軍拼圖-Draymond Green

希望Green之後能用行動做為話語,這才是一名頂尖球星該有的態度,而不是在那訴說自己是最偉大的防守者或是球隊的領袖。

要領導別人,絕不能『寬以待己、嚴以律人』,不是嗎?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