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歐美

抗疫不佳都怪川普?一個來自武漢的肺炎,如何成為人性照妖鏡,影響美國大選結果?

  • 更新2021/02/03 14:33
  • 發布2020/11/20 14:12
  • 作者/ 周建佑

這是一張疫情還未控制住的德州休士頓Washington Ave上的照片,一個高度密集接觸且非常有可能持續推高確...

這是一張疫情還未控制住的德州休士頓Washington Ave上的照片,一個高度密集接觸且非常有可能持續推高確診人數的夜晚。不過,我首先不是要談美國人對疫情解讀與在台灣長大的我是如此天壤之別,而是要探討的是 「一個在大選年的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是如何成為人性的照妖鏡?

德州休士頓Washington Aver在疫情未控制時,仍有許多人潮聚集。(圖片來源/Margaret Chen提供)

共和黨支持者被川普影響不戴口罩,才讓疫情爆發?

過去幾個月的時間我們德州確診人數屢創新高,主流、自媒體大家像是呷好道相報,有意無意將德州、共和黨、川普三者化成等式,這樣簡化的標籤,順理成章讓普羅大眾腦袋深植一個印象:「都是因為共和黨支持者沒知識、被川普說的話影響所以才不戴口罩,才會無法控制著疫情。」這種錯誤的刻板印象一步一步地傳達到很多人腦中而且被深深相信,更不幸的是,這樣錯誤的宣傳相當成功,而且糟糕地成為2020大選的最大工具之一。

為什麼我要用「錯誤」來定義以上的論述呢?酒Bar街上人滿為患的場景,完全可以來凸顯這個論述的荒謬以及去脈絡化。

你會說:「啊德州不就是一直都很紅嗎?就應該共和黨負責啊?」我要提供幾個數據來打開普遍大家心裡的偏差印象。休士頓Harris County選民今年投票的結果如下:拜登55.8%、川普42.8%,民主黨在休士頓的得票率已經相當接近今年拿下817萬票的蔡英文總統。如果再加上會在市區酒Bar出沒的,大多為44歲以下年輕人的情況下,我敢說這些不在乎病毒傳播的人,支持民主黨的比例絕對是共和黨支持者的兩倍。

民主黨支持者爽喝一波,助長感染人數上升,最後算在共和黨身上?到底憑什麼用「共和黨或者其支持者比較不在乎疫情」作為一種政治攻防的武器?

休士頓Harris County選民今年投票的結果:拜登55.8%、川普42.8%。(圖片來源/左:Politico網站、右:The Economist/YouGov Poll October 18 - 20, 2020 - 1500 U.S. Registered Voters)

不論民主黨或共和黨執政,抗疫不佳的本質是系統性問題

不只如此,當我看到臉書上有人刻意用一段去星巴克買咖啡不願意戴口罩的川普白人支持者,對非裔美籍店員大小聲,一次又一次加深:「這些紅脖子就是不在乎公共的利益安全」的印象,我是極度無法接受的。尤其當你在美國第四大城看到這些民主黨支持者同樣忽視這個病毒,這是多麼的諷刺。

投票結果出來之後,一位支持拜登的台美人竟然說「至少有一半的美國人一點都不在乎疫情」,更是讓我理智線斷裂,懷疑這位高知識份子到底讀的都是什麼書?

我們不需要那麼張牙舞爪,你可以支持民主黨、可以不喜歡川普。任何州政府在防疫表現上都必須付上政治責任。 如果要清算,那大家一個一個來,早期大規模擴散在紐約、西雅圖、還有加州舊金山、洛杉磯、聖地牙哥的高度傳染是不是要算給執政的民主黨呢?怎麼都不用付出政治成本?不能想要攻擊的的時候就說是聯邦共和黨的錯,然後有利的時候就說各州有高度自治。

台灣的防疫成功是一個特例且幾乎無法複製!

台灣這次堪稱舉世最成功的防疫被拿來當作美國的對比。當然我要說美國防疫真的做得不好,沒什麼好辯護的,害一堆人不能休假返台,這能不生氣嗎?不過,回歸本質,我覺得那是美國社會整個系統性的問題。台灣的防疫成功是一個特例而且幾乎無法複製!首先是入境14天隔離這個部分美國就完全做不到!美國沒有戶口制度,沒有村里長里民的概念、幅員遼闊根本沒有人力去做所謂的定位管理、當然也不可能還有員警的請安,更不用說這個限制住居隔離的方式,完全違背美國社會的基本對人身自由的保障。

台灣的成功很重要的原因來自於我們社會過去抗SARS的經驗,人民更願意戴起口罩。更有一部分的原因來自於台灣長期被中國打壓、以及過去在中國銳實力擴張的過程之下產生對說謊成性的中國這個政權不信任,民進黨政府在決策上才能如此果斷,加上人民群體那樣「如果這樣做可以守下來,我願意」的信念,共同打造這次與世界全然不同的樣貌。

病毒的源頭是中國!美國長期對中國滲透病識感不足才釀成大禍

在美國的我們怎麼好像開始忘記了這場災難從何而起?這一切的源頭是中國。美國長期對中國滲透病識感不足,使得然後WHO這類的國際組織過度親中,中國的隱匿疫情的時候,美國本土有任何反應能力嗎?而這樣的脈絡,美國過去的執政黨不用負一點點責任嗎?

共產黨CCP政府不意外地噤聲。在美國的中國裔移民也是如此。他們在乎的是:病毒怎麼可以怪我呢?又不甘我的事,怎麼可以用Chinese Virus來歧視我們呢?還有不少台美人因為亞洲人都長得很像,站出來與這些人一起喊著停止歧視。是在哈囉?說真的在我一點都不覺得怎樣,被誤會了,跟過去一樣,一次次抬起胸膛說我們不是Chinese, 然後說Taiwan Can Help and show them how Taiwan is helping.

最後,大家換個角度想,如果這個病毒是因台灣而起,你會怎麼做?你會跟中國政府還有廣大中國移民做法一樣嗎?我們不該是拿出負責任的態度,出來向世界各國道歉,並在自己能力範圍修補我們犯的錯誤,並協助其他國家渡過這場災難。這才是一個有道德勇氣的民族,才是我內心熟悉的那一個不斷告訴世界Taiwan is not part of China的獨立且獨特的國家。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挺台法案如何全票通過美國參眾議院?旅美國會倡議者告訴你「不為人知」的過程
名為變態的神父專欄|從「美國總統大選」選邊站看拜登今後的走向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