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歐美

名為變態的神父專欄|從「美國總統大選」選邊站看拜登今後的走向

美國大選接近尾聲,一群兩岸一家親,以及九二共識的支持者,進攻民進黨的臉書,幸災樂禍地說著,「可憐阿,台灣沒有後盾囉!」這讓人想到一開始川普選上時,中國人興高采烈的嘴臉。不過,美國人總是讓他們失望。

 

美國主流媒體報導拜登、賀錦麗當選。(圖片來源/Joe Biden臉書)

近來,有許多人批評川粉很狂熱,是「色違韓粉」,甚至跑去出征AIT,但那並沒有攻擊AIT的言論,只是為川普鳴不平,並有許多柯韓糞在其中反串;現在,這一群中國川黑,趁機仇台,川普敗選,不知關民進黨什麼事?怎麼會去懲罰自己的政府呢?又怎麼會興高采烈的說「台灣沒後盾」?

我們必須承認一件事,當你批評別人是「色違韓粉」的時候,真正的韓粉就站在你背後;而有一群人並不是高興拜登當選,他們是為了能貶低台灣而感到高興。

從前,是捧中貶台,現在,是因為一個美國總統候選人的失敗,而興高采烈。

「拜登當選了,臺灣關係法要撤回囉~」

「拜登選上了,可憐台灣沒後盾囉~」

「拜登選上了,台灣沒有武器可以買囉~」

「台灣就只是美國的棋子而已。」

彷彿自己不是活在這座島上似的。

這群人,經常壓對寶,壓對中國有利的,在中國那一方的,他們壓兩岸一家親,他們說的話,和中國人相似,只要能讓中國有利,又能置台灣於險境,那就等於他們獲得益處;但這群人也是經常壓錯寶的,他們喜歡壓勝利的一方,好嘲笑落敗的一方,他們喜歡磅依強權,喜歡狐假虎威,但卻常常事與願違,勝利的喜悅卻往往教訓的他們五體投地。

他們喜歡嘲諷他人壓錯寶,殊不知,他們才是壓錯寶的那一個,有人壓雞,卻得到了羊,羊咩咩叫著,抖落了許多金羊毛,那麼,就不能說他壓錯寶了;有人壓一隻老鷹,老鷹啄得他滿頭包,他還嘴硬說自己壓對寶,臉被刮花了,一邊流血,一邊宣稱是自己的勝利。

也因此,他們往往支持的,是危險親中候選人,危險親中候選人,也喜歡壓寶,他壓寶,是因為想吃北京烤鴨,連自己從前的政敵,也能取得共識,「我們都是支持拜登的,一起合作有什麼不好?」他在台灣騙了太多人,舔中舔到舌頭流血,因此把美國人的選舉,當作是浮木,拜登選上了,就會減少對中國的制裁,這樣子,中國就會挹注資源給自己了,這些人與其說是支持拜登,不如說是支持自己的利益,他的支持者們將他捧為先知,殊不知,自己也是被他出賣的對象。

他敗壞了太多人品,失去了人格,以至於沒人相信他了,所以才寄望遠方的浮木,如同一個輸個一屁股精光的賭徒,對著山的另一邊說,「如果明天太陽從東邊出來,我就會獲得萬貫家財。」

太陽出來了,他就洋洋得意地說是自己的勝利,彷彿太陽是因為他而出現的,開始莫名其妙的,向他人勒索要協,彷彿別人都欠他一屁股債。

太陽從哪出來,其實都跟他們無關,他們也並沒有實地付出過什麼東西,卻覺得自己得到無上的權柄。

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再怎麼叫囂,也沒人會有什麼感覺,只是覺得荒謬而已,怎麼會有這麼一群可笑的人呢?他們的失敗,是在於自己失去誠信,沒人會再相信他們,他們從不曾靠自己贏取過什麼東西,而是一群不勞而獲的人,他們欺善怕惡,恃強凌弱,他們喜歡寄生在贏家後面,嘲笑別人是輸家,依附在強者背後,說他人是弱者,他們喜歡打落水狗,風向不對,就說我們也跟你一樣啊,是自己人阿,我們和你一樣相信同樣的東西,風向對的時候,就露出本來的面貌,齜牙咧嘴的嘲諷他人崩潰。

奇怪,不是都說,美國大選和台灣人沒有關係嗎?怎麼這群人跑去出征台灣政黨的臉書?或者嘲諷其他支持川普的台灣人?喔,那是說給選前其他人聽的,要他們放棄支持挺台的川普,那是說在川普一度領先時,讓自己免於責難用的,川普一落後,這又跟台灣有關了,他們要台灣人付出代價。乖乖的被自己嘲弄,彷彿一切錯誤,都歸咎給台灣人,台灣支持川普,是一種天大的罪惡。

川普是歷來對台灣最友善的美國總統,包括直接與台灣元首通電,派遣歷來最高等級的官員來台,他不把中國當一回事,他發起貿易制裁,制裁中國,連帶的,也影響台灣,逐漸脫離紅色的供應鏈,甚至還要將台灣拉回到自己的貿易伙伴關係。

川普下的美國,不再無聲,他們聲援香港,譴責中共,並付出實際的行動,疫情當前,視台灣為親密的友邦,提供資源,並宣傳台灣的防疫成功,這亞細亞的孤兒,總算有得以見日的一天。

支持川普,不但不是一種罪,反而是一種知恩圖報,反倒是因為川普可能落選,而大肆嘲諷曾經過支持他的人,是一種無知的行為。

有這樣的一群人在,美國還需要對台灣好嗎?對你好的時候,一點支持都被打成匪類,恐怕對你壞一點,你才會興高采烈的稱讚對方是個好人。

若其他的美國總統見了,看到對台友好的總統,反而被敵視,發起這麼友台措施,被當成不存在,反倒是什麼也沒做,忽視台灣,親近中國,被當成一種善舉,台灣政府因為接受美國的好意,配合美國的政策,對美國抗中的有所期待,反而被台灣人自己攻擊,那我要做一個友台的總統呢?還是疏遠台灣的總統呢?還是親近中國,邊緣化台灣,這才是台灣人想要的吧?

做一個讓中國台灣開心的總統,中國開心,讓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台灣人也開心,免得落得跟川普一樣的下場。

這些人,其實也並不是真的在意美國大選,而是藉機在嘲諷台灣人罷了,陷台灣於不義。

川普,是現任美國總統,拜登,則可能是下一任總統,他們都是美國的領袖人物,如果認為批評拜登,會妨害台美關係,那麼,同樣的去批評川普,更會讓台美關係不利,台灣方面,總統並沒有壓寶,或批評任何一邊,若老把民間的意象,與政府混為一談,說我們總統壓寶了,說我們總統認為拜登是中共同路人,這般假造的說詞,則會製造美國對台灣的不信任,到頭來,吃虧的還是台灣人。

但我說兩岸一家親的支持者,彷彿認為不是那麼回事,他們一面嘲笑川普,一面又說台灣政府把拜登當中共同路人,這樣子,兩方都得罪了,得利的,只有中國而已,他們為了教訓民進黨而不擇手段,為了抹他人是綠共而無所不用其極,這就如同用鑿子去鑿船,在人們拼命填補漏洞的時候,高興地在船上說「看我淹死你們」,殊不知,船上的人都會一同沉下去。

我想無論是支持川普,或是支持拜登,都必須嚴厲譴責這些鑿船的人,他們並不屬於任何一方,若川普當選,他們就會說,「菸粉這次又押錯寶支持拜登」、「覺青們支持拜登痛罵川普」,若拜登當選,則說「蔡英文壓錯寶」、「民進黨抹黑拜登」,如同小學生在告狀一樣,要拜登懲罰民進黨政府。

事實上,在美國大選開票時,川普曾經一度領先,這一群兩岸一家親的支持者,吶喊著「為什麼4%不能挺川普?」、「只是不想儲值台灣價值就要被當成拜粉嗎?」、「不支持民進黨就是不支持川普嗎?」等到換拜登佔優勢,「支持川普就是支持民進黨啦,就是綠共蟑螂1450」、「川普的支持者包括農民,低學歷者和台灣人。」、「聰明人才支持拜登」。

川普佔了優勢,就急忙提醒眾人,「外交100分的部長都說共和/民主黨平行交往呀,你們為什麼要支持川普呢?」拜登成為贏家,則怒罵「你就是壓寶川普,還不承認,廢物」一會兒又替心中最愛的阿北出氣,「爽嘴師傅的三角形,但是小英的三角形讚讚」。

這群人,不知政治為何物,也不知外交為何物,更不明白國際形勢為何物,像是小孩子吵架般,一會兒往東,一會兒往西,一下子說我們一直支持川普,你和拜登氣味相投,一下子說,我們看好拜登,你們壓寶川普,只要能吵贏,又能刺激對方,人格什麼的,就可以不用管了,明明自己為私利跑來跑去,卻嘲笑他人因為公益,所做的不得不的選擇。

他們有拜登的威風,亦有川普的驕傲,他們沒有支持拜登的包袱,也無支持川普的代價,換句話說,是永遠的贏家。

對這些人來說,思想、價值都跟內褲一樣是可以隨意替換的,這群人,反映出的,是中國人的劣根性。

事實上,在選前,拜登在廣告中找了一群台美人(Taiwanese台裔美國人)幫忙站台,在「亞太裔挺拜登的官方平台上」正式納入台裔美國人,而非華裔,加以正名,可以知道,他理解台灣人期盼的台灣主體性。

拜登又投書世界日報,稱「我們是一個太平洋強國,將與盟友並肩,增進我們在亞太地區共享的繁榮、安全與價值。這其中就包括深化與台灣這個居領先地位的民主政體、主要經濟體,以及科技重鎮的關係。台灣也是開放社會可以有效控制新冠病毒的閃亮典範。」

拜登曾經投票贊成「臺灣關係法」,因此,絕無上任後撤回的可能,拜登曾經訪台,與陳水扁會面,我們可以知道他恪守的是戰略模糊,不反對台灣的重要性,但對中國的惡行擱置懷疑,將「避免挑釁中國」擴大解讀至受壓迫的對象或者防範的行為,例如1999年曾經推出「台灣安全強化法案」,拜登持否定態度,他說,這等於是在激怒北京,「等於是在北京面前甩弄紅披風(意指如鬥牛士激怒鬥牛般),要中國向前衝。」他說,靠武器無法保衛台灣安全,台灣安全是來自其民主治理模式,以及與中國日益增加的經濟、文化與政治往來,這可以看見,這種左膠和「擱置懷疑」的態度,幾乎就是造成中國滲透世界,以及養成國民黨在台灣的親中買辦文化,不只不需要防衛,還要跟敵人多多膠流。

米方曾經想出售先進神盾級飛彈驅逐艦,拜登否定,說「不應該是為了給中國一點教訓,就賣給台灣。」

當小布希表示會竭盡所能的防衛台灣,拜登則投書華盛頓郵報,怒批小布希,「美方保留動用武力防衛台灣的權利,但不說明在何種情況會干預,抑或是不干預台海戰爭」,拜登說,「米國本來就沒有義務防衛台灣」,「依據憲法與台灣關係法條文,美國軍隊是否防衛台灣一事,總統應交由美國人民與國會(決定)。」

從這我們就可以知道,共和黨和民主黨對台灣態度的不同。

拜登的副手賀錦麗說,

「比起川普,國際更尊重習近平。」

賀錦麗的丈夫律師行,被揭露協助推動中國一帶一路,拜登爆發的「通中門」在他兒子杭特的信件當中,被指與中國華信能源有暗黑交易,在信件中確認股權分配,其中10%要給一個大人物「big guy」,而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指出這人就是拜登。

而另一份爆料指出的是杭特與中國資金聯合成立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HR),而這個BHR投資多筆美國和中共的敏感科技相關的交易,包括收購具有軍工科技背景的美國公司,而疑似幫助中國取得關鍵技術,例如BHR與中航汽車聯合收購了美國減震設備生產商瀚德汽車100%的股權,交易不久後,中航汽車的母公司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就推出了殲20的戰鬥機。

BHR還投資了協助中共監控人民,進行人臉辨識相關技術的曠視科技。

而BHR的成立時間是在拜登訪問習近平的12天後。

我們可以知道,大部分台灣人支持川普,而非拜登的理由,這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是拜登自己需要調轉路線的,可受公評之事,雖然「通中門」尚無確切證據,屬於對手陣營的指控,然而,正如川普也被指控「通俄門」一樣,即使當初他當選,仍然持續被國會監督,在共和黨如今擁有優勢的國會底下,拜登和中國關係的處理必然被嚴加檢視。

不要忘了,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美國,是一個整體。

拜登如是以團結美國為口號,並向川普的支持者呼喚,宣稱他不會為藍紅各州,而是為整體美國人,那麼,川普的支持者,共和黨的支持者,就是他必須說服的對象,甚或,我們可以說,討好的對象。

川普的勢力不會衰退,共和黨盤據的國會朝小野大,拜登接手的,是川普的美國,他若當選,必然得要先修補裂痕,拜川普之賜,人們對他懷疑並不少,甚至很多支持拜登的人僅只是因為討厭川普而已,若要使兩群割裂的群體,重新取得共同的目標,對現在的拜登來說,最簡單也最不傷害自己的法子,就是持續制裁中國。

如此,可以化解自己通中門的猜疑,也可以說服在野黨和川普支持者,是說,這除了是理性的決策,也會是必然的選擇。

因此,只要冷靜分析,就可以知道誰是贏家,誰是輸家,即使是親中的候選人,在美國這個整體框架下,也必然會做反中的事情,何況,川普已經將火車駛入隧道,如此之深了。

誠如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指出,「無論誰在選後勝出,短期之內中美都無法回溯到川普以前的國際關係。」

這才是真相。

無論是島內舔中人士,因為拜登勝選而欣喜若狂,認為自己押對了寶,然後惡質的批評其他人亂壓寶,認為可以因此推動九二共識和兩岸一家親,其實是一種「愚蠢的高潮」。

這是華盛頓自由燈塔,罕見的報導台灣島上的兩名危險親中候選人,「犧牲與美國的友誼為代價來討好北京,這將是愚蠢的高潮。」

這兩人不顧美國反對,跪舔北京,如今,同樣的一群人,又在拜登身上看見希望,認為他和自己一樣,都是同一路人,又可以拿著扁鑽搓弄台灣,討好北京,噴出更多金幣,這樣的行為,其實就是美國的敵人。

看到遠方的巨木倒下,寄生在福爾摩沙婆娑之島,小小的蛀蟲,感到竊喜,自鳴得意。

殊不知,他們即將躺在他們真正的主人的腳印裡。

各位brother,既然米國人這麼有誠意,獻上拜登,我們台灣人也應該炸幾隻蠹蟲,向我們的盟友致上最高的敬意,yo。

更多太報報導
名為變態的神父專欄|紐約時報真是一個失格的報紙
名為變態的神父專欄|陳玉珍的行為,反映出的是「座標錯亂」的問題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