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歐美 投書-政治外交

川普下令美軍撤軍索馬利亞,台灣應慎防此引起的「蝴蝶效應」

  • 更新2021/02/01 10:55
  • 發布2020/12/14 00:35
  • 作者/ 眾聲視野

近日,美國總統川普發布行政命令,宣布將於2021年初裁減美國駐東非國家索馬利亞軍隊700名,引發美國政壇及盟友普遍擔憂,因為美國駐軍是打擊當地恐怖組織「索馬利亞青年黨」的有效力量,美國一走,當地恐怖勢力勢將死灰復燃,不利於索馬利亞及東非親美勢力。

事實上,這並非川普首次撤軍,川普先前就已陸續撤減於德國、伊拉克及阿富汗等國的駐軍,同樣引發不利區域穩定之批評。

川普進行這些撤軍的動作,除為兌現其從海外撤回美軍的政治承諾外,更欲對繼任者設下「路徑依賴」,意即行動者一旦就制度選擇特定的方案,後續的發展路徑將傾向沿相同方向增強既有模式,而排除其他的替代方案。

以此論之,當撤回海外美軍已成既有政策方向,民主黨總統當選人拜登上台後不易推翻,川普近期一再強化的制裁中國官員政策,同樣亦在限制新任總統在既定的抗中架構下難以易轍。

(圖片來源/PIXABAY)

只是在川普以抗中為主軸的印太戰略下,不僅導致美國投入中東事務的程度降低,甚至幾乎忽略非洲國家,美軍撤出索馬利亞後,美國在非洲的角色更大幅降低。

古云:「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美國淡出非洲版圖後,非洲大陸的權力真空由誰填補?以目前局勢觀之,就屬中國和俄國兩大強權最有機會,其中俄羅斯於今年11月宣布,將於東非蘇丹建立該國在非洲的首個軍事基地;中國更早於2017年7月11日,在亞丁灣西岸、鄰近索馬利亞的吉布地,正式成立海外海外軍事基地,軍事基地的設立,不僅讓兩國軍隊可於非洲大陸展開軍事作為,更提升中俄在非洲大陸的角色。

進一步分析中俄兩國與非洲的互動關係,俄羅斯拉攏非洲國家主要倚靠軍事援助,如提供武器與軍事顧問,目前俄羅斯也是非洲武器的最大賣家,然而俄對非洲的雙邊貿易金額遠遜於歐盟、中國和美國,非洲發展所需金援多來自中國的一帶一路及歐美國家的挹注,俄非關係欠缺經貿支撐,自難建立強勁穩定的雙邊關係。

相較之下,根據美國智庫蘭德公司的研究報告,中國已成為非洲大陸僅次於歐盟的貿易夥伴,中非貿易就占非洲國家貿易總額的15%,外國媒體亦指出,中國在非洲的投資非常多,幾乎無所不在,儼然已是非洲主要的金融夥伴,更遑論中國於2000年就已建立每三年召開一次的「中非合作論壇」,全方位與非洲諸國發展雙邊關係,俄羅斯卻遲至2019年始召開首屆俄非峰會,因此在經貿、文化上的影響力,中國猶勝俄羅斯一籌,成為非洲大陸的國際霸主似已指日可待。

看到這或許有人啟疑竇,遙遠非洲大陸的權力角逐,與台灣究竟有何關連?

事實上,只要國際組織在決策上續採「一國一票,票票等值」的表決方式,非洲國家就對台灣而言即相當重要,因為中國可以持續透過金援攏絡非洲諸國,並在國際事務的表決上,以票數優勢壓縮台灣的參與空間,美國氣象學家曾將「巴西一隻蝴蝶揮動翅膀,可能引起兩週後美國德州的一場龍捲風」現象稱為蝴蝶效應,意指一件看似無關緊要的小事,可能導致一連串連鎖效應,最終帶來劇變。

同理,看似遙遠的非洲權力版圖移轉,正深刻影響台灣的國際參與空間,針對美國撤軍索馬利亞事件,外交與國安相關單位應超前部署,就事件後續連鎖效審慎評估,以妥善因應局勢演變。

作者:王昱培(地方政府公務員)

(本文為讀者投書,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眾聲視野」匯集各路觀點,成為大眾的傳聲筒。歡迎投稿至太報:contact@taisounds.com

更多太報報導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美國總統大選之後,台灣的國家變化與兩項對策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重點不是徵兵或募兵制,而是台灣需要哪種軍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