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亞洲 旅遊-國外旅遊 生活-親子

劉淑惠|柬埔寨親子旅行》在貧窮線邊緣遊走的人生體驗

  • 更新2022/05/20 17:27
  • 發布2022/05/20 16:58
  • 作者/ 劉淑惠

剛下飛機,看到柬埔寨暹粒機場前面,漫天塵土,全都是泥土地,令人很難相信,這竟然是當地的「國際機場」。我們預約的嘟嘟車司機,淹沒在一堆人群當中,誇張地拿一把扇子,上面寫著我和孩子們的名字,用力朝著我們揮揮手,咧嘴一笑,滿口白牙,非常熱情,空氣中瀰漫著,屬於南洋國家的風情。

司機帶著我們,好不容易,從機場的人龍當中,衝鋒陷陣,殺出一條血路。在前往旅館的路上,一路坑坑巴巴,有時快撞到大坑洞的時候,司機還會叫我們下車,「有一種等一下要被叫去推車的預感」。

旅館位於菜市場的路口,路上還有賣許多雞鴨魚肉,每一攤都有很多蒼蠅,攤販都在趕蒼蠅,真是蔚為奇觀。到處都是蒼蠅的生活環境,當地居民卻怡然自得,而我們在適應上的困難,相對顯得手足失措。

圖片
來到柬埔寨,一定要來騎騎嘟嘟車,跟司機借騎了一下,差點把他嚇死。(圖為女王宮一隅,劉淑惠/攝影)

晚上洗澡時,水龍頭不時還會冒出黃色的鐵漿水,更荒謬的是,「當別間房間吹冷氣的時候,我們房間的電燈,竟然配合跳電,跟著一起當機」,頓時整個浴室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孩子們都害怕得哭了,「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的潛台詞,在每個人心中反覆糾結,在失望與擔心交雜中,我們度過在柬埔寨的第一個晚上。

第二天,我們前往「水上難民村」,這個號稱「爹不疼,娘不愛,三不管的地帶」,居民都必須自立自強,舉凡上學,運動,生活都是在水上船屋上進行,觀光船行駛在浮游植物周遭,不時還會有當地小朋友,划著用廢棄油桶做的克難小船,伸手跟我們要錢,孩子問我,「媽媽,我們可以把多餘的錢,全部給他們嗎?」,果然,「有所比較,才會珍惜」,前一天晚上,旅館驚魂記的抱怨,頓時煙消雲散,孩子都感到自己的幸運,連晚上回去吃飯,都很認份的扒完,粒米不剩。

水上孤兒院和難民村的生活環境,跟我們昨晚的停電相比,根本惡劣上一千倍,拿掉昨晚自以為是的偏見,才會慢慢走入當地,發現生活的美好。

圖片
越南、柬埔寨複雜的政治角力,讓船屋上的家庭,成了國際孤兒,成為沒有身分的一群,代代世襲著貧窮的悲哀。(圖為柬埔寨水上人家,劉淑惠/攝影)

柬埔寨是一個佛教國家,吳哥窟是在地地標,以「高棉的微笑」聞名於世,是世界上最大的神廟,以造型雄偉、佈局平衡、比例協調、線條優美,浮雕細緻著稱,不只具有藝術性、文化性、歷史性,也充滿話題性。好萊塢明星安潔莉娜裘莉的「古墓奇兵」,也曾在2001落腳「塔普倫寺」拍攝,在電影故事加持之下,更讓全球影迷趨之若鶩,絡繹不絕,紛紛來此追星朝聖。

事實上,在此之前,吳哥窟已經安靜的,在哪裡待了幾世紀,等著人們造訪它的美麗,如此不疾不徐,優雅從容,展現自12世紀以來的風華。

不過對於小小孩來說,吳哥窟就像是大迷宮的廟宇,加上盤根錯節的大樹,根本就是躲貓貓最神奇的地方,一路上,都有4到5歲左右的小朋友在賣明信片,操著中文口音「一個一美金」的叫賣聲,此起彼落,孩子問我,「為什麼他們不跟台灣的小朋友一樣,去上幼稚園呢」?

圖片
吳哥窟是一個歷久彌新的藝術作品,只有親身經歷,才可以感受樹木與建築合而為一,爆發出的驚人生命力,彷彿是再登高峰的創作。(劉淑惠/攝影)

我約略解釋的全球「貧窮線指標」的故事,孩子們聽完默不作聲,這應該是繼「水上難民村」之後,給孩子的第二個文化衝擊,「原來平常視為理所當然的上學,在這裡卻是稀有的,一切愈發顯得不平凡」。

「旅行不一定能改變世界,反而是世界,讓我們有機會,變成更好的人」,也讓孩子有時間,思考自己與世界之間的距離。

後來,我們有機會參觀「吐斯廉屠殺博物館」,就像是台灣的「白色恐怖」,是紅色高棉時期,許多柬埔寨的菁英,在很短時間,被拘禁屠殺的集中營。我和孩子,都被大廳中,一個母親在行刑前,抱著小孩的畫面,深深吸引和被震撼,那種勇敢中散發的堅強,至今不能忘懷。 

圖片
行刑前的母親,仍堅強勇敢護衛自己的孩子,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最後堅持呢?(圖為吐斯廉屠殺博物館,劉淑惠/攝影)

柬埔寨之行最有價值的,並不是見識過什麼大山大水,或進入有名的觀光景點朝聖,而是讓孩子們反思自己的生命歷程,並且練習專注享受,在當地生活的每一刻。

對孩子們來說,他們永遠不會忘記在女王宮一帶,我們停車下來,跟著當地小朋友,一起砍木頭,燒製棕櫚糖,留下眉頭汗水,吃在嘴裡,甜在心裡的滋味,「一種用最實在的方式,跟當地人一起生活的方式」,變成生命恆久的養分,回味無窮。

「旅行有時候最美的,不一定是目的地,過程反而才會讓人真正的想念」。

難忘我們去參加了當地人的喪禮,看著柬埔寨人不一定要吃飽,但棺木一定要很巨大,辦得很風光,我們也入境隨俗,跪在地上,跟著捐贈一筆錢,為亡者祈福。

圖片
左:很熱鬧的嘉年華,我們以為是婚禮,衝進去看,結果是喪禮,誠心對家屬敬獻。(圖為柬埔寨喪禮,劉淑惠/攝影)
右:棕櫚糖熬煮過程,非常費時耗工,是當地人喜歡吃的小零嘴,孩子跟著一起動手做。(圖為女王宮附近,劉淑惠/攝影)

走在首都金邊的河景第一排,期望應該是台北海景第一排豪宅區的等級,結果包了一艘船,湄公河走一趟,沿途卻都是貧民窟,許多人都在爛泥漿上,用竹子搭了帳篷,住在臨時的船屋裡。在首都街頭,仍然有與我們孩子年齡相仿的孩子,趴在街上乞討,這對孩子來說,是巨大的震撼,也同時是一種學習。

圖片
左:首都河景第一排,卻是貧民窟,凸顯巨大的貧富差距。(圖為金邊,劉淑惠/攝影)
右:湄公河的庶民生活情景,天氣炎熱小朋友都穿很少,直接席地而坐。(湄公河一隅,劉淑惠/攝影)

眼裡看的,心中想的,真是百感交集,孩子們問我,「什麼時候,地球上的人類,才會真正走向真正的平等,至少不要有人窮到吃不飽,穿不暖」?

「握在手心裡的,雖然未必是最好,但卻已經比很多人好太多,幸福其實一直都在我們身邊」,我心裡回答著。

在柬埔寨,與孩子們經歷貧窮的洗禮,從一開始的擔心害怕,只用自己的角度看世界,到後來學習當地人強韌的生命力,和從容應對困境的智慧,我們的視野再度被打開,也讓世界真正進到心中,讓更多愛和暖流,重新回到我們心中。

圖片
旅行時,一定拿下內在有色眼鏡的框架,融入在地,世界才會變大。有時拿掉自身文化的傲慢,才能看到在地文化的珍貴。(劉淑芳/攝影)

【關於柬埔寨】
當地民風淳樸安全,觀光客以搭乘嘟嘟車為主要交通工具,以美金計價,物價水準低。根據世界銀行劃分之「貧窮線」,家庭人均生活費每天不足1.25美元便屬於貧窮,而柬埔寨約有16%人口是生活在此「貧窮線」下。慎選住宿和旅遊點,此處適合親子旅行,可以從中得到許多生命的反思,增加親子聊天的話題,留下旅行難忘的回憶。
 
【吳哥窟】
建於十二世紀,是印度佛教寺廟建築,是一座宏偉,有著護城河環繞的非凡的建築。「你無法用筆描繪它,尤其因為它是世界上無與倫比的建築,到處林立的塔、裝飾以及匯集人類天才,所能構思的全部精緻」,是歷史學家對於吳哥窟的形容,可與孩子討論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的議題。
 
女皇宮
被稱為吳哥藝術之鑽,是唯一一座非國王所建造的廟宇,為了不冒犯國王,整體廟宇規模小巧許多,主要供奉印度教的濕婆神,牆面有著精緻浮雕,由大量的紅砂石建造而成,可與孩子討論「藝術建築美學」的話題。

水上難民村
洞里薩湖的水上浮村,生活著一群沒有國籍、被祖國拋棄的難民!是東南亞最大淡水湖,這裡生活著一群被稱為越南難民的人,大約有一萬人。因戰爭而避禍於此。戰後不受柬埔寨和越南兩國政府的承認,只能限定他們只能在湖裡生活,不能隨便上岸。
他們沒有國籍,長期住在湖裡,以捕魚為生,在水上經營生意,出行以船隻代步,就形成了水上人家的特色。這裡因為有戰爭遺留下來的孤兒,或著父母雙亡的孩子,成立的水上孤兒院,受到世界各國志工的贊助,可與孩子討論「國際戰爭」與「貧窮議題」。

吐斯廉屠殺博物館
吐斯廉原意為「毒樹的高地」,「吐斯廉屠殺博物館」則是罪惡的集中地,曝光共產黨的慘無人道,相較於吳哥窟,展示中世紀高棉帝國的繁盛,兩者是「文明」與「殘暴」的兩個對比。
此處原為金邊的一所高中,在紅色高棉時期,變成集中營和處決中心,總共行刑上萬人犯,1980年,這做監獄才被改為博物館,紀念受迫害的柬埔寨菁英,與台灣的228事件有相似處,可與孩子討論「人權議題」。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