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亞洲 全球萬象-時事話題

連同事都不知彼此藏身處!緬甸記者躲軍警子彈、克難報導,悲問:我們能活多久?

  • 更新2021/03/30 15:06
  • 發布2021/03/30 14:53
  • 作者/ 中央社

緬甸軍方全面打壓新聞自由,第一線的新聞工作者遭遇前所未有的人身威脅,許多獨立媒體的記者和編輯冒著生命危險四處躲藏,只為了將第一手消息傳遞給世界。

圖片
記者在抗爭現場受襲擊後,受醫療小組人員協助。圖為示意圖,非指文中特定緬甸記者。(圖片來源/擷取自 CBS 影片)

緬甸軍方在2月1日發動政變,成千上萬民眾上街頭抗議,軍政府以大規模武力血腥鎮壓示威者,透過新聞畫面傳遍全世界,引起國際譴責。

軍政府因此開始瞄準報導的媒體,除了逮捕在現場報導記者,更直接對媒體下手,獨立媒體今日緬甸(Myanmar Now)辦公室3月10日遭搜索,軍政府隨後撤銷5家獨立媒體DVB、7 Days、今日緬甸、Mizzima以及Khitthit media執照。

即使被撤銷執照,這些獨立媒體仍以匿名方式,透過網站和社群媒體持續報導新聞。

隨著軍方鎮壓群眾力道越來越強,衝突場景越來越激烈,軍警看到正在報導的記者就抓,況且子彈不長眼,現場報導的媒體記者面臨的不只是新聞自由遭到打壓,更迫切的是人身安全問題。

一名在仰光的獨立媒體工作者接受中央社訪問指出,現在前線記者的處境和抗議者一樣危險,即使戴頭盔,也阻擋不了軍警的子彈,尤其,軍政府切斷手機網路,致使在前線的協調很困難,增加新聞工作難度。

他指出,記者開始躲藏,「但這樣下去可以存活多久?能躲多久?」

在新聞界工作10多年的獨立媒體資深編輯Zeya就是緬甸現在無數躲藏起來的新聞工作者之一。他告訴中央社,在政變後約一週,他們的編輯和記者就不再進公司而開始躲藏,以他自己為例,已經離開大城市躲在叢林裡,大家四散在全國各處,同事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的藏身之處,但會盡量定期互相確認彼此是否安全。

他說,由於手機網路被切斷只剩下有線網路可以使用,在第一線的記者拍照之後必須想辦法找有網路的地方,把照片傳給編輯,或利用電話報稿,再由編輯處理成新聞。

面對如此艱困處境,Zeya坦言對獨立媒體在緬甸的未來不抱任何希望,每個新聞工作者都非常憂心現況,但是「我們仍然要做好我們的工作,我們每個人都相信,做好新聞工作是我們的本分,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新聞報導」。

Zeya說,他想過辭職然後匿名工作,但就算不從事新聞工作,也會加入公民不服從運動上街抗議,在這個時間點,不管到哪裡、做什麼都是不安全的,「那麼不如想辦法做點事情,貢獻自己的力量。」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