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亞洲 全球萬象-時事話題

電影《嬰兒轉運站》掀棄嬰議題!韓國「嬰兒保護艙」是拋棄還是祝福?

  • 更新2022/07/01 11:20
  • 發布2022/07/01 11:14
  • 作者/ 中央社
圖片
主愛共同體為韓國首個設置嬰兒保護艙的教會,保護艙被打開時,會連動鈴聲通知相關員工確認保護艙狀況。中央社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執導電影「嬰兒轉運站」探討棄嬰議題,也揭開為救下無辜新生命而設立的「嬰兒保護艙」面臨兩難,為了救援生命的保護艙究竟是助長遺棄,抑或是讓這些孩子擁有嶄新未來的可能性?

嬰兒保護艙起源於中世紀歐洲,在19世紀中漸漸沒落,1996年又再次出現,主要是為預防父母遺棄或殺害嬰孩,由專門機構接手照顧、轉介送養等。但對於這種方便父母匿名送養嬰孩的做法,一直以來面臨「助長遺棄」的爭議,也被認為有損孩子知道自己出身的權力。

韓國在2009年首次出現教會設置嬰兒保護艙,在韓國國會2012年修正收養特別法後,規定孩子親生父母必須以自己名義為孩子辦理出生登記,申請放棄養育且獲家庭法院許可後才能將孩子送養,讓許多不願被發現生產事實的未婚父母選擇遺棄親生骨肉,嬰兒保護艙利用件數也因此增加。

根據韓國警方及保健福祉部統計,過去11年內獲報的棄嬰及殺害嬰兒件數將近1500件,包括棄嬰近1400件、殺害嬰兒100多件。而2021年被收養兒童數共415人,達到歷年最低紀錄,與10年前的2011年2464人相比減少至不到1/5,韓媒分析,除領養家庭負擔增加外,收養特別法修法的影響也相當大。

全國領養家族協會代表吳清河(譯音)指出,2012年修法後,遭棄養兒童人數明顯增加,很有可能就是因為實名申報的規定。

「雖然修法立意良好,是為讓被收養的孩子們未來有辦法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吳清河說,「但很多孩子生母是未成年懷孕、未婚懷孕、近親懷孕等,循正常程序為孩子進行出生登記相當困難」,這些囿於法律死角地帶、又無法獨力扶養孩子的父母,很有可能選擇遺棄一途。

韓國社會中看待單親、未婚生子的視線仍不太友善,最先設立嬰兒保護艙的主愛共同體至今已救下近2000名嬰孩生命,以2021年為例,將新生兒託付在嬰兒保護艙的父母中有74.3%是未婚爸媽,也有許多父母是因孩子具有先天缺陷而決定棄養,並非單純經濟因素導致。

圖片
為預防嬰孩遭隨處遺棄或殺害,嬰兒保護艙提供孩子父母匿名送養管道,保護艙旁設有填寫嬰兒資料的表格。中央社

據主愛共同體統計,這幾年被父母託付給嬰兒保護艙(Baby Box)的兒童數從2017年的210人減少至2021年的113人,透過電話諮詢的件數則從1342件增至2571件,多是為尋找其他替代方案,而非想遺棄孩子,顯示在養育上遇到困境的父母相較之下增加。

此外,韓國國會在2019年修正實施數十年的墮胎禁令,也讓不得已產子的狀況大幅減少,首爾、京畿道等地方政府給予的育兒支援可能都是讓棄嬰件數減少的原因。

被送到嬰兒保護艙的孩子在經過警方備案、轄區調查及健康檢查等程序後,會被送至育幼院,由育幼院進行出生登記,也有機會被狀況較好的家庭領養。

不過,獲領養的孩子並非就能過上幸福的人生,對領養者驗證、後續追蹤難以徹底執行,讓兒童虐待有機會隱藏在每件領養案中。就像去年初震驚韓國社會的正仁(又譯鄭仁)案,才16個月大的女童正仁在被領養9個月後就遭養父母虐待致死。

相關機構人士指出,領養機構依規定一年必須聯絡領養家庭4次,但實際上只親訪2次,「有心的話,要隱藏虐待事實並不難」。韓國國會雖已在正仁案後修法加重兒童虐待相關罰則,但要有效解決棄嬰、領養等相關問題,仍有許多問題待解。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