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東南亞、南亞 全球萬象-奇聞軼事 名家專欄-時事

狗子泰荒謬|泰國幫派是怎麼發展起來的?又鬧又好笑的古惑仔的生存之道

還記得上次介紹過泰國的飆仔(เด็กแว้น)嗎?

在泰國,其實還有一群跟 เด็กแว้น 重複性高,泰文稱為 อาชีวะ(archiva)或是 เด็กช่าง(dek chang)的青少年族群,這些青少年,他們唸所謂的職校、技術學校,以學校為單位聚集成一群,幾個學校互看不順眼,在路上對到了,就直接打起來,簡單來說就是少年古惑仔的概念。

圖片
在曼谷,比較有名的兩個學校就是位於朱拉隆功大學附近的ม.อุเทนถวาย(Uthenthawai)以及MBK商場附近的ม.ปทุมวัน(Pathumwan),這兩個互看不順眼的學校,幾乎是只要見到面就打起來。示意圖。(圖片來源/เด็กช่าง.com)

เด็กช่าง 幫派文化的起源,一般來說有兩個說法。

1. 1956時,在曼谷的พระนคร(phranakhon)地區(現在的考山路附近),開始有了青少年為主的幫派出現,最出名的就是以แดง ไบเล่ย์(dang bireley)為首的幫會,但幫會在一次為了女人爭風吃醋的爭吵下,讓แดง ไบเล่ย์跟幫會裡頭的另一位成員ปุ๊ ระเบิดขวด(poo raberdkuad)吵架分裂,分裂成兩個水火不容的幫會,往後,只要這兩個幫會一遇上,二話不說就直接打起來,打起來的過程中,掛彩還算小事,兩邊打到有人因此身亡更是家常便飯,甚至連他們所經過的商家都遭受波及,兩邊打起來,連商家都被砸了。

兩個幫會的戰爭,在幫會頭頭แดง ไบเล่ย์翻車事故,以及ปุ๊ ระเบิดขวด被自己的小弟背叛,遭到小弟開槍,雙雙身亡後,開始有了轉變,或許是因為兩個頭頭身亡,群龍無首,警察也開始肅清幫會,兩個幫會也就因此漸漸消失不見。雖然說幫會消失不見,但兩個幫會的故事,卻流傳了開來,而不知為什麼,เด็กช่าง對這兩個幫會的傳說特別有感覺,除了把這些幫會視之為偶像之外,還因此被啟發了,於是,เด็กช่าง們開始以學校為單位成立幫會,鞏固自己的地盤,一直到現在。

當時แดง ไบเล่ย์幫會中一位成員เปี๊ยก วิสุทธิ์กษัตริย์(piak wisutkasat),在出獄後成為了作家,寫了許多的著作,其中,跟當時少年幫會相關的書籍則可以參考「เส้นทางมาเฟีย 幫派之路」、「ขังเดี่ยว 單人牢房」「มือปืน 槍手」。除此之外,這故事也被拍成了由Tik Jadsadaporn主演的電影《2499 อันธพาลครองเมือง》(2499喋血青春),這部電影上映後,一舉成為當時的票房冠軍,更拿下布魯塞爾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獎。

圖片
泰國電影《2499喋血青春》講述幫派起源軼事,上映時獲得廣大迴響還拿到國際獎項。(圖片來源/2499喋血青春官網)

2. 1976年10月,正如現在的泰國一樣,也有著對政府的抗議示威,當時的政府為了控制情況,想出了一個讓示威者們網內互打的點子,既然要讓大家網內互打,最簡單的就是從製造內鬨開始,於是開始在各個學生群組裡面散發假消息,受到假消息挑釁,年輕氣盛的學生們就以學校為單位,開始找起其他學校的麻煩,久而久之,就演變成現在的เด็กช่าง幫會文化。

有別於一般的中學生,เด็กช่าง唸的是職業學校,學的是職業技術,最好的識別方法,就是制服,跟一般高中生穿著短褲制服不同,เด็กช่าง穿的是長褲以及繡有校徽的工作服襯衫,也因此,เด็กช่าง們在遠遠的就可以分辨出迎面而來的人,是不是跟自己同一個學校,以決定是否要正面對決,或是人少趕快先躲再說。

在曼谷,比較有名的兩個學校就是位於朱拉隆功大學附近的ม.อุเทนถวาย(Uthenthawai)以及MBK商場附近的ม.ปทุมวัน(Pathumwan),這兩個互看不順眼的學校,幾乎是只要見到面就打起來,其中最常看到這兩個學校學生打起來的地方,就是兩個學校所在地附近的MBK商場或是學校附近公車站牌。

對,你沒看錯,舉凡公車站牌或是公車上,甚至是เพื่อชีวิต(泰國鄉村音樂)演唱會的現場,都可以是เด็กช่าง的戰場。

現在的幫派年輕人,都在做什麼?

而身為職業學校學生,會一點工業技能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學生身上沒什麼錢,但身上總是需要一些武器,以便不時之需,於是這些เด็กช่าง們,就運用了在學校學到的各種技能,自己製作隨身武器,從簡單的美工刀、折疊刀到可以藏在褲管裡的開山刀,都可以自己DIY之外,甚至是連用鋼筆改造成槍枝,或是兵乓球炸彈,也都難不倒เด็กช่าง們,這也是為什麼,每次只要有เด็กช่าง打架的新聞,就幾乎會伴隨著有人在衝突中喪生的畫面。

回顧一下開頭所說,เด็กช่าง跟เด็กแว้น,是重複性高的兩個族群,這其中也不是沒道理,大部分的เด็กช่าง都是以公車為交通工具,這也是為什麼公車站牌以及公車本體內,常常會成為เด็กช่าง戰場的原因,เด็กช่าง們上下學,幾乎都會在一個定點集合,成群結隊出發,如果落單,就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了,因為你永遠也不知道,會不會在下個轉角,就遇上其他學校的เด็กช่าง。至於有些經濟狀況比較好的เด็กช่าง,則是有摩托車為代步工具,有著專業機械改造能力的เด็กช่าง,則會運用自身能力來改造摩托車,慢慢的,就變成了เด็กแว้น。

圖片
從去年開始,這些平常勢不兩立的เด็กช่าง們,大概是因為「國家有難,私人恩怨先放一邊」的概念,不分幫派組成了聯盟,跳出來站在第一線對抗泰國警察。(圖片來源/Kapook)

但這些讓人頭痛的青少年幫派,最近卻因為反政府示威抗爭,而有了些許不同。

從去年開始,這些平常勢不兩立的เด็กช่าง們,大概是因為「國家有難,私人恩怨先放一邊」的概念,因為有著共同的敵人 - 泰國政府,所以เด็กช่าง們除了暫時和好之外,更不分幫派組成了聯盟,跳出來站在第一線對抗泰國警察,這陣子的抗爭,也常常看到由เด็กช่าง組成的小隊,站在最前方抵抗無差別鎮壓人民的警察,有時候甚至還運用自身對巷弄的熟悉,擬定計畫把零散的警察逼進死巷,進退不得,儼然就像小型軍隊。

這些天不怕、地不怕,打架就像吃飯的เด็กช่าง,甚至有เด็กช่าง在臉書上跟大家說「你們去抗爭,我們來保護你們」,不同學校的เด็กช่าง們站在一起拍了結盟的照片,這畫面實在太難得,如果硬要套一句台灣人常說的話,那大概就是...

「這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以下是泰國鄉村歌手 พี่ปู พงสิทธิ์ 的演唱會,常常上演เด็กช่าง的畫面,上面演得起勁,底下打得更熱。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