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亞太 國際焦點-亞洲 全球萬象-時事話題

北韓試射飛彈 加快日本檢討「反擊能力」、J警報誤發問題

  • 更新2022/10/05 12:16
  • 發布2022/10/05 11:53
  • 作者/ 陳毅龍

受到昨(4日)北韓發射彈道飛彈,飛越日本東北上空的影響,日本政府正加速檢討「反擊能力」。另外,對應北韓飛彈的威脅,日本昨日也時隔5年,罕見啟動名為「J警報」的全國瞬時警報系統(J-Alert),但卻因警報發送範圍設定疑似有誤,導致一再更改發送範圍,就連明明非飛彈飛越範圍的東京千代田區也收到警報,使得政府不得不檢討相關議題。

圖片
北韓4日發射中程彈道飛彈後,日本國家預警系統發布警報指有飛彈越過上空在太平洋墜落,要求船舶若發現墜落物勿靠近。美聯社

北韓4日清晨發射一枚彈道飛彈,飛彈飛越日本東北上空,最後落入日本專屬經濟區海域(EEZ)。首相岸田文雄對此發聲明「強烈譴責」北韓,政府內部除謹慎應對外,也開始評估民意方向,並探索「反擊能力」的可能。

根據《時事通信社》5日報導,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博一於4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北韓的核武與飛彈相關技術顯著發展的議題,不能過於忽視,「日本將不排除,考慮包括反擊能力在內的所有選項」。

所謂的「反擊能力」,指的是為了防止飛彈襲擊,於敵方發射飛彈前,先一步攻擊對方基地的能力。報導指出,儘管政府稱自衛隊「反擊能力」在憲法上是被允許的,但從専守防衛(指自己的領域範圍遭攻擊時,才會為自保而採取在自身領域範圍內進行的武力)的角度來看,該能力的保有仍是被否定的。

另外,日本自民黨在接連受到北韓的飛彈試射威脅後,今年4月也曾向政府提出建議,希望將「對敵基地攻擊能力」更名為「反擊能力」。岸田文雄則回應,表示會配合年末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等3項主要文件(「國家安全保障戰略」、「防衛大綱」、「中期防衛力整備計畫」)的修訂,來討論國防預算的增額。

關於這次北韓的飛彈發射,報導指出,日本防衛省的幹部分析,北韓的目的應該是炫耀能力與恐嚇,首相官邸的官員則表達,擔憂北韓10月恐又會有其他核武試驗等。

4日自民黨內部重視國防的一群人,也開始異口同聲地訴求「反擊能力」,前防衛大臣稻田朋美向記者團強調,「為了鞏固日本的防衛,日本理應該持有反擊能力」。

不過,在野黨與部分專家卻持不同意見,日本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國會對策委員長安住淳向記者團表示,「雖然感受到北韓的威脅,但應該冷靜有效率地去討論防衛體制」。專家間也認為,花費龐大的國防費用,恐有機會去誘發北韓採取反制措施,且若讓人民感到政府「利用危機搞小動作」的話,可能也會對政權產生不信任感。

「J警報」誤發 官房長官謝罪:系統故障

另一方面,針對昨日北韓飛彈試射,日本政府雖立即針對北海道、青森縣、東京都島嶼部(包括伊豆、小笠原等島嶼)發布「J警報」,要求當地民眾避難,但過程卻發生一再更改警報範圍的情況。

報導指出,昨日「J警報」的發布,大約是在飛彈發射後5分鐘左右,即上午7時27分(台灣時間6時27分)。當時第一次發布對象為北海道與東京都的小笠原村等島嶼部,接著2分鐘後又發出第二次,這次變更為青森縣與東京都島嶼部。

接著,7時42分(台灣時間6時42分)時,政府傳達飛彈會飛經北海道與青森上空,但實際上是只有飛過青森上空而已,最後飛彈墜落在離岩手縣釜石市東方約3200公里處。

另外,當時青森市還發生防災行政無線電發生故障的情況,甚至還發生明明是「J警報」對象範圍之外的東京都千代田區,結果反而收到警報的烏龍事件。對此,日本前防衛大成石破茂表示,「(誤發)這實在不是什麼好事。若警報變得像『放羊的孩子』一樣的話,民眾未來恐會對警報毫無反應,這將非常恐怖」。

根據《TBS》報導,今(5日)松野博一也於例行記者會上,針對4日「J警報」的誤發進行道歉,並解釋是因為系統故障,所以才導致誤發。他最後強調,「政府將努力防止類似事情再次發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