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亞太 人物-有情人

臉友變太太!日本女婿成「客家歐吉桑」、鄉家一希:我的客語講得比太太還好

  • 更新2022/05/31 18:03
  • 發布2022/05/31 16:29
  • 作者/ 陳毅龍

鄉家一希出生於日本神奈川縣,畢業自早稻田大學人類科學部(早稲田大学人間科学部),當同學正如火如荼進行求職準備時,他卻早上上課,晚上跑到針灸專門學校學針灸,之後到台灣打工度假時,甚至還迷上了腳底按摩。大學畢業後,鄉家一希未從事與人類科學相關的行業,而是當起了英語老師與醫院口譯工作。

大家好!我是目前在台灣的遊戲公司擔任翻譯工作的鄉家一希(ごうけ かずき),或者你也可以叫我「客家歐吉桑(客家おじさん)」。7年前,我為了學中文而來到台灣,起初我在Facebook上的社團發文,說「想找台灣人練習中文」,沒想到收到好多人回信,這算是我第一次見識到台灣人的熱情吧!

藉語言交換認識妻子更與台灣結緣 在日婚後2年思台灣決定來台

圖片
鄉家一希與妻子菀庭,因語言交換而認識,也因此與台灣結下不解之緣。(圖片來源/鄉家一希提供)

不過,我當時也沒想到,起初的一個簡單發文,會串起日後我與台灣的緣份,因為在這群人當中,有一位名叫菀庭,來自苗栗的客家女生,之後竟然成為了我現在的妻子,更開啟了我當「客家歐吉桑(客家おじさん)」的大門。

當時我與菀庭無話不聊,很快就從原本的「語言交換朋友」,昇華成「語言交換情侶」,因此當我在台灣結束打工度假回日本後,這次換菀庭來日本打工度假找我了。

之後因簽證問題,我們決定在日本結婚,不過婚後我們只在日本待了2年而已。回台灣是我主動提的,沒想到提了之後,菀庭也沒反對,反而說「已經習慣日本,有點沒新鮮感了。」於是,2018年底為了完成我的心願,我們搬回台灣,開啟了全新台灣生活!

我來台灣生活,今年已邁入第3年了,問我是否曾後悔來台灣嗎?我可以很肯定地說「完全沒有」,因為我在台灣過得很開心,認識了許多不錯的人、每天可以學到許多新事物

為融入客家親戚苦練客語 婚禮上一段客語祝詞獲滿堂彩

圖片
兩人個性都怕無聊,加上鄉家一希喜歡台灣、想來台灣生活,於是婚後在日本僅住2年,兩人就搬回了台灣。(圖片來源/鄉家一希提供)

在台灣生活的這幾年,我除了中文越講越溜外,「客語」也變得越來越好了,現在甚至比我老婆還會說客語了。

我第一次認真學客語,是我跟菀庭要結婚的時候了。我們的結婚典禮辦在台灣,由於菀庭是客家人,所以親朋好友等來賓也幾乎是客家人。為了融入大家,我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我想在結婚致詞的開頭,用客語來跟來賓打招呼。

為此我還多次請教岳父、岳母,然後花許多時間背稿及調整發音。我記得結婚那天,我以日本女婿的身分,在台上念完客語時,台下100多人掌聲響起,一直說我好厲害!也是從那時開始,我對客語產生了一些興趣。

迷客語創IG認識同好 稀有「客家歐吉桑」變學生的「暑假作業」

圖片
鄉家一希透過Instagram認識許多人,也藉此練習了客語,更在去年通過客語初級檢定。(圖片來源/Instagram@hakka_ojisan)

真正拿起課本猛學客語,是在去年3月,因為當時正在跟妻子討論是否要回日本生活。雖然現在也還在討論,但我覺得既然幾年後有可能會回日本,那就更應該利用在台灣的這段時間,學只有在台灣才能學到的東西。所以我開始瘋狂找推拿課、台語課等台灣特有課程,因此從去年3月開始,我才開始真正拿起教科書,認真開始學客語。

去年3月開始,除了上課,我每天還會花時間讀客語文章、聽客語電台,一有空就去找岳父、岳母練習會話。一路練下來,現在我這個日本人的客語會話能力,甚至還小小超越客家人妻子了,岳父岳母還叫我妻子趕快一起學,不過聽力方面還是妻子比較厲害!

這次我是改用Instagram來做語言交換,由我主動在網路上記錄我的學習歷程,包括分享日語與客語的雙關語、模仿客家廣播電台念稿等,沒想到得到了許多跟我一樣在學客語的人關注。

與其他語言相比,由於學客語的人較少,我每次去書店都很難找到客語教科書,況且學客語的外國人更少,所以某天收到高中生傳訊息問我:「你是日本人,在學客語好特別!學校的暑假作業報告,可以寫你的事情嗎?」我超驚訝的!

透過Instagram分享學習過程,我認識到許多人,最近我的妻子也開始對客語有興趣了,可能是受到我去年通過客語初級考試的影響吧,所以她心想「不能輸給這個日本人」,因此也開始學客語了。這1年學客語的路上,我真的受到了很多人的鼓勵,我很感謝他們。

疫情下近3年未回家鄉 父母要他感謝岳父母、但他最想感謝「他們」

圖片
鄉家一希(右下)與家人。鄉家一希的父母思想較開放,很願意讓孩子做他想做的事,就連當時聽到鄉家一希要與妻子回台灣生活時,也表現得很淡定,只說了「加油!加油!」(圖片來源/鄉家一希提供)

從我2018年底來台灣,到今年已經過了3年,受到新冠肺炎的影響,這中間我只有回家鄉一次。問說懷念家鄉的什麼?家人吧。

我以前1個人在外面住的時候,最少半年也會跟父母見一次見,但這次快3年沒見面了,且父母也已經70多歲了,所以有點擔心。當然,除了家人,我也懷念家鄉的風景「江之島」的海邊。

多虧有社群網路,所以我現在能用Line跟家人聊天,特別是姐姐的3個小孩,很喜歡有空就打Line過來亂聊,常常問我「你在哪裡?」、「什麼時候回來?」

之前客家電視台也有來訪問我,還幫我拍了一集節目,所以我父母也知道,我現在正在學客語。不過,父母對於我在學客語好像沒有很驚訝,反而一直笑說「菀庭的爸爸媽媽把你照顧得很好,你要感謝他們。」

我當然知道要感謝台灣的親朋好友,但我最想感謝的,其實還是他們,所以我寫了一小段話,想給快3年不見父母:

【親への言葉】

子どものころから何でも好きにやらせてくれて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まだ台湾で何も成し遂げられていないけれど、素晴らしい人たちに支えられながら楽しく過ごしています。コロナが落ち着いたら台湾にも遊びに来てください!

【給父母親的話】

從兒時開始,不管我想做什麼,你們都會放手讓我去做,真的非常感謝。雖然在台灣還未有所成,但所遇之人都樂於助我,每天過著開心的日子。等新冠肺炎疫情穩定後,請你們要再來台灣玩!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