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亞太 全球萬象-奇聞軼事

16歲被逼飲酒與客混浴 前舞妓「暗黑回憶錄」揭日本花街潛規則

  • 更新2022/06/30 18:14
  • 發布2022/06/30 17:57
  • 作者/ 陳毅龍

日本舞妓與藝妓,被認為是京都花街的代表文化之一,更被京都市申請列為「無形文化遺產」。不過,26日一位自稱是前舞妓的網友,在推特上揭露自己當舞妓時的「暗黑回憶錄」,內容涉及被迫未成年飲酒、強逼與客人混浴,還差點被以日幣5000日圓(台幣約1千元)賣掉初夜,因而在推特引發熱議。日本厚生勞動大臣後藤茂之,被問及相關問題時,甚至避而不答。

圖片
前舞妓桐貴清羽在推特上爆料京都花街的黑幕,表示自己16歲未成年時就被要求飲酒。截自Twitter@kiyoha_xxx

根據日媒《週刊女性》27日報導,一位出生自1999年名叫桐貴清羽的女子,26日在推特自爆擔任舞妓時的「暗黑內幕」震驚外界,一度成為推特熱門關鍵字。

桐貴清羽於推特上先感嘆,雖然可能該篇推特可能會被世間抹消掉,但她要告訴世人「這就是舞妓真正的現實」。她表示,自己16歲在當見習舞妓時,被逼著喝下份量大到足以拿來淋浴的酒,甚至還被業者以「與客人一起泡澡」為名強迫她混浴,最後死命逃出。這些經歷使她質疑,「這個真的是日本的傳統文化嗎?」

圖片
桐貴清羽表示,由於自己太想逃離「花街地獄」,所以上了8個月的課並成為舞妓,但也只當了8個月就引退了,且是以只穿著羽織、光著腳逃跑。截自Twitter@kiyoha_xxx

接著她繼續爆料,表示花街還保有「旦那制度」,所以自己還差點被業者以日幣5000日圓(台幣約1千元)賣掉初夜,且若真不幸被賣掉,舞妓一毛也拿不到。另外,若不從還會被惡言相向,桐貴清羽表示自己曾反抗,旦卻被業者酸說「你這無能的傢伙,即使辭去舞妓的工作也會淪落到風俗業賣淫。你能靠什麼活下去?還不是靠兩腿開開。」

桐貴清羽也提到,自己過了6年的舞妓生涯,結果薪資是0元,業者只給一點點的零用錢花用,甚至怕舞妓知道外界世界後,會試著想逃跑,所以業者還切斷們與外界聯絡的方式。她表示,自己只能使用書信、公共電話,手機則被完全禁用。

桐貴清羽也透露,自己當時非常沮喪時,其實曾想過要衝出去給大卡車撞死,千鈞一髮之際才被師姐拉住救回。不過,她表示,這位感情很好的前輩,其實自己也曾在床邊割腕過、上吊自殺過。

截至30日止,該篇文章已累計超過30.9萬人按讚、13.3萬人轉發引用。網友看了紛紛表示,「太殘酷了!」、「真的上了一課!沒想到花街的實際情況是這樣」。不過,也有部分網友質疑這件事的真偽。

日本法律新聞網《弁護士ドットコムニュース》29日報導,由於該事件成為熱門話題,日本厚生勞動大臣後藤茂之28日,還被媒體針對舞妓的問題詢問,表示關於「舞妓的法律保護」,認為藝妓、舞妓在適當的環境下,作為藝妓與舞妓來活動非常重要

但被問到,藝妓、舞妓是否受到《勞動基準法》保護,以及「置屋」(舞妓的養成所兼事務所)是否符合法律上的事業場所時,後藤茂之卻避而不答。

《週刊女性》指出,所謂的「舞妓」,主要是15至20歲,以成為藝妓為目標的女性。由於是見習的身分,所以原則上沒有薪水。舞妓們會被安排住入稱為「置屋」的養成所兼事務所,在那裡學習唱歌、三味弦,以及日本舞蹈等表演。

當實力培養到一定的程度後,則會被安排到被稱為「お座敷」類似於宴會的場所向客人表演才藝,但另一方面陪酒交際的機會也會增多。這些被限制得在20歲之前完成。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