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影視 國際焦點-東北亞 名家專欄-時事

重點就在括號裡專欄|《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但這座東京孤島卻是蒼蠅王

原著漫畫日文原名為「今際の国のアリス」,アリス,典故取自《不思議の国のアリス》(愛麗絲夢遊仙境),但充滿好奇心的少女アリス,卻變成了一事無成的遊戲宅家裡蹲「有栖」(音同愛麗絲),而仙境,也變成了乍看與現世沒有什麼不同但充滿死亡氣息及可怕遊戲、交接冥界的今際(臨終)之國。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圖片來源/劇照)

日本Netflix攻佔日劇市場,推出漫改作品《今際之國的闖關者 》,首先做出的視覺奇觀,是「東京空景」。

戲的開頭十五分鐘,山崎賢人飾演的有栖與兩位好友,在那除了鐵塔另一最能代表東京的地標「澀谷十字路口」旁,不知道發生什麼狀況,從人潮洶湧到空無一人,從充滿居民的東京都到不思議的今際之國,一鏡到底。在技術層面上,日本Netflix確實可圈可點。

不過《今際之國的闖關者 》的主題,雖然像是延續幾年前極紅的日劇系列《詐欺遊戲》,或是將人生視作戰場的《大逃殺》,但隨著前三集有栖與兩位好友之間的背叛逃殺以及感傷的最終犧牲,《今際之國的闖關者 》透過這樣的「東京空景」,似是要傳遞出一件事: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而每個人要面對的,都存在一座如此攸關生死的遊戲挑戰,糾結也糾葛的東京戰場──那就是社會,那就是人生。

在戰場上,必須善用自己的每一分專長,面對另一個也是孤拎拎、與你相同一樣被迫來戰鬥的個體,有時互助合作,有時爾虞我詐,但有時也必須犧牲奉獻,每個人都在這樣面對這樣空無一人的東京孤島,人生就是戰場,為了生存,每個人都必須拿起武器戰鬥。

在遊戲中,每個人都必須為活命奮鬥。(圖片來源/劇照)

而《今際之國的闖關者 》從第五集開始,踏入這座東京孤島的烏托邦「海濱」之後,整體故事及遊戲更傾向講述「人性之惡」,變成了場景更大、更緊湊,更勾心鬥角的《蒼蠅王》。當然這樣的劇情安排,雖是增加娛樂性,但確實也更能展現這今際之國的戰場概念。

當然,《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缺點是顯而易見的,對於如今已懂許多故事套路的觀眾而言,遊戲裡有些細節推敲深想過後會顯得有些尷尬(比方說許多人不喜歡但我很喜歡的第四集遊戲:跑步跟騎車的時間差是漏洞),但在今年日本東京因疫情狀況而陷入危機的狀況下,也許日本Netflix在此時推出《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傳遞出這樣的孤島感以及空無一人的城市「末日」感,其實也正是時候。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更多太報報導
重點就在括號裡專欄|《母子情劫》:沒有愛的世界
重點就在括號裡專欄|公眾人物的「母親」形象,背後有多少痛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