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東北亞 生活-性別 名家專欄-時事

High媽。心理師專欄|作為孩子的主要照顧者,當你在情緒的浪裡,會找誰說說話呢?

竹內結子的離開,像謎,也不是謎。 看著有關的新聞報導,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好像她身邊的人都「看不出來」、「沒感覺到」她笑容的背後,也許並不好。 

我腦海裡想到自己那五歲的兒子,想到了小孩在情緒的浪裡反應那麼清澈,其實是讓人有點羨慕的。孩子可以清晰地說:「我會怕。」清晰地透過眼神、語調和動作,表達出需要。需要你保護、需要你教他、需要你抱抱他、需要你陪他一起想辦法......,各式各樣。  

長大了,你好像就習慣不再這樣清楚地表達自己的恐懼,為自己的恐懼轉向最重要的人,尋求陪伴、支持、或幫助。尤其,當你成為了主要照顧者,其他人是「次要」的,或許對你有所期待和要求,或許等待著你的指令而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幫忙」育兒,或許心有餘而力不足,孩子醒著的時候都沒辦法在,能聽你說話的時候你也只想要去睡了。  

人在長大後,似乎變得不懂得如何尋求幫助。(圖片來源/UNSPLASH)

身為主要照顧者,好像不能不會,不能情緒失控或沮喪低落,因為孩子不等你

好像因為「你主責」,你也就要「負責」。可是有些時候,在有些事情上,你其實很清楚:「你不知道自己在幹嘛」,這種得孤獨面對的無力感,很寂寞。但那些感覺,好像唏哩呼嚕地就是這樣過去了,或者你不去想,或者你不知不覺地被影響而看什麼都很生氣,總是在一種煩躁跟不耐的狀態裡,或,你安靜下來,就想哭。  

你想要找誰說說話,但你不知道可以找誰? 
電話簿裡好像有很多關心你的人,可是你不確定真的可以找嗎?在育兒的生活裡跟另一半激烈爭吵,吵到奔出家門,可是你不知道可以找誰收留你?會不會打擾到人家?他們聽得懂嗎?會不會講那些老套的話來安慰我?對方會怎麼看我?他會評價我嗎?  

對方能不能了解,不管我們好或不好,都有我們的原因,也都是流動的

我們會有痛苦難過、氣憤不平的時刻,但不代表我們的生活、孩子、伴侶是全然的糟糕,在糟糕裡也有晶瑩剔透的好時光。我們只是想要有一個人,在聆聽這些痛苦的時候,不會瞎擔心馬上就要離婚了而大驚小怪,不會草草掩埋我們所經驗到的不快樂、無限放大光明面,也不會只聽我們的片面之詞就無限上綱育兒生活的悲慘,一直鼓勵我們離開婚姻、切斷關係。  

我們的生活裡有孩子給的愛,和伴侶有一些好時光,並不代表低落、混亂或灰心的時候不存在,不代表不需要關心跟問候。我們只是想要有一個人,不會只記得放上臉書的那些快樂全家福,也還會記得偶爾問問我們,還好嗎?要人一起帶著寶寶去做什麼嗎?會記得,我們雖有了寶寶,仍然需要伴侶以外的好朋友。  我們能夠找誰,可以了解,苦和甜,黑暗和光亮,同時存在於我們作為一個主要照顧者的生活裡。 

媽媽的生活裡也需要有能共享快樂與痛苦的人。(圖片來源/UNSPLASH)

有些時候我們想要的可能也只是聆聽和簡單的一句話而已

「謝謝你跟我說這些」、「我抱抱你好嗎」、「說完好多了嗎」、「我來如何如何吧!你休息一下」、「我跟你一起,你想說話就說話,不想說話安靜也很好」。

這幾天有很多不同的心理衛生專家在談產後憂鬱,當然好。但這個社會也需要謹慎,不要只把這些有憂鬱表現和處在痛苦中的主要照顧者,單一地都看成是「生理因素」所造成的「產後憂鬱」病人。

孩子有難帶跟不難帶、主要照顧者有適應跟不適應、次要照顧者和支持系統有充足跟不充足,還有很多來自生活上的、關係上的、環境支持體系上的因素,影響著一個主要照顧者的身心感受。不要只是說:「有需要你就要講阿!累了就要找時間休息阿!」

這個社會需要練習對主要照顧者更主動一點。不是主動提供建議,把別人的育兒生活當成公共管理區,而是主動提供傾聽和喘息。整個大環境的氛圍多一點主動,多一點支持,想找人說說話的媽媽,就會有更多的動機,說一說自己的不好。 

我們也可以覺察自己的需要、回應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平靜、照顧自己

我們也有可以為自己做的,不管對方聽不聽得懂、會不會瞎操心或者是吃米粉喊燒。請記得,要建立起三個在你很低落或無家可歸的時候,會知道要接你電話,會敞開大門收留你的好朋友。要像孩子一樣,練習學會說:「我需要你,我自己一個人做不到。」要像孩子一樣,練習學會說:「我需要你陪我,需要你聽我說話。」

打擾到對方又怎麼樣呢?他們愛你,會願意為你而被打擾。因為,你也會為他們做出一樣的事情。好朋友在人生中的高高低低裡,不就是這樣用的嗎?

更多太報報導
林靜儀醫師專欄|正視產後憂鬱問題:產後的身心支持比坐月子吃什麼重要多了
重點就在括號裡專欄|公眾人物的「母親」形象,背後有多少痛苦?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