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東北亞 全球萬象-時事話題

撇「與女性開會很花時間」爭議、東京奧運推「平等推進團隊」,能消弭性別歧視嗎?

東京奧運舉辦與否,仍是懸而未缺,但是奧運官方組織委員會,卻在24日時宣布由新任組織委員會長橋本聖子組織「性別平等推進團隊」,並在25日開始正式活動。

該團隊的領袖,也是前漢城奧運游泳國手、現任東京奧運體育總監的小谷實可子,該人士案與團隊上路後,東京官方即刻與國際奧會報告,也獲得國際奧會初步支持。

圖片
東京奧運體育總監的小谷實可子將帶領「性別平等推進團隊」。(圖片來源/東京奧運官方網站)

近來因為前首相森喜朗、先前擔任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會長時發言「女性理事太多,開會很花時間」、「她們太有競爭心,一個講完另一個又要講」,被指歧視女性。風波延燒兩週後,森喜朗最後倉惶下台,接任者由內閣的奧運擔當大臣橋本聖子接任。

橋本聖子過去是滑冰名將,參加過漢城奧運與法國阿爾貝維爾冬季奧運、在95年轉戰國會當選後,更在96年以「政治家兼選手」出賽亞特蘭大奧運滑冰項目。

而就在森喜朗失言風波後,官方也亟欲補強「性別歧視」標籤,怕連累到之後奧運的任何進度遭受波及,因此找上小谷實可子來推對「性別平等推進團隊」業務。

該團隊雖然還沒有遴選成員,但可預計會是以性平專家與女性成員等來強化女性印象,亡羊補牢,或許仍未晚。

森喜朗風波後欲改形象

只是,過去長年以來奧運所標誌的「男女平等」精神,在東京奧運碰到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延後後,又因為森喜朗失言風波蒙上國際陰影。該新聞更被多國語言廣傳,實在是給日本想要走向世界、拋下傳統時,又被無情打回原來印象。

小谷實可子也說:「希望可以提高東京奧運的改革意識,更希望在未來大會結束後,也能給大家看到持續運作的新型態團隊」。認為這個團隊不只是為了奧運而催生,也是為了日本未來而思考的永續性別平等團隊。

然而,就算成立團隊,就能代表日本在性別平等改革上的決心嗎?其實放諸日本社會,日本女性能夠成為每個行業的領袖級人物,依舊是鳳毛麟角。反倒是日本在奧運的男女參加人數比例上,從2008年後幾乎都是一半半的狀態。

然而,問題癥結還是在選手從職涯退休後,許多女性選手結了婚步入家庭,比較好的則成為藝人或是解說員、比較平淡地選手就跟體育圈漸漸無緣。

男性則是除了藝人與解說員外,其他多半選擇執教、成為專精人士或學者、始終跟體育圈保持聯繫。等到他們有了一定資歷後,就會被遴選成為各協會理事或幹部。

如何不再被「說」才是重要

於是乎,許多單項協會的理事至今還是男性居多。而向橋本聖子這樣後來成為政治家、甚至被拔擢為內閣成員重用的,則是少之又少。雖然啟用了性別平等推進團隊,不過本質上的體育成長環境,還是短期難以出現改善。

當然,「男女理事人數平等」的團隊與「能夠奪牌」的團隊還是截然不同,如果硬為了性別平等而忽略團隊間合作,某種程度上也是矯枉過正。該注意的是,這些對性別有歧視的言語,如何能夠不再「被說出來?」

就如同當時的森喜朗,如果不要帶著過去時代對女性「七嘴八舌」的印象,或許就不會有這樣性別討論,更不會有「性別平等團隊」這種有點刻意凸顯平等重要的組織。

奧運所強調的「多樣性與調和」,其實還有待透過教育與宣傳,才能深植在每個人心。在未來這些都已成為理所當然,不會在針鋒相對時被提出來傷害他人,所謂的性別平等才有望真正實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