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歐洲

烏克蘭戰爭打了七個月 普丁國內支持度為何居高不下?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爭已經持續七個月。烏克蘭軍隊自9月起發動大規模反攻,進展斐然,俄軍節節敗退。不過無論烏克蘭戰事如何進展,俄國總統普丁的國內支持度都居高不下,這在一個沒有反對黨、媒體受到箝制、遭圍攻心態瀰漫的國家,到底象徵什麼意義?

彭博新聞知名評論家哈蕭(Tobin Harshaw)特別訪問莫斯科民調機構「瓦列達中心」負責人沃可夫(Denis Volkov),他在普丁執政後每個月都進行支持度民調,以及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莫斯科辦公室資深研究員克列斯尼可夫(Andrei Kolesnikov),分析俄國人的想法:

圖片
俄羅斯總統普丁9月30日在克里姆林宮簽署合併烏克蘭四州的條約。路透社

Q:普丁盛大宣布將烏克蘭四州併入領土,俄國民眾的接受度如何?

A:普丁這麼做有雙重目的,第一是為了選舉,希望能勾起民眾的喜悅,認為俄國重新奪回祖傳的土地,同時是針對應該支持選舉的軍隊。不過這裡沒有喜悅,只有血戰。普丁已經宣布部分動員,要求30萬男丁參戰。所以即使表面上支持普丁和戰爭的數字僅微幅下滑,但是對於政權的不信任勢必增加。

Q:現在的民調準嗎?對普丁不滿的民眾是否因為害怕被政府盯上,不敢表達意見?

A:社會氛圍比較緊張,但是直到目前為止,民調數字自2月以來沒有太大改變。此外,有人認為,反對政府的民眾傾向於拒絕接受民調,或是民調結果只代表願意表達意見及參與的人,但我們做過其他研究顯示,這種說法並不成立。整體而言,民調仍能提供很多訊息。

Q:根據九月最新民調,俄國民眾對戰爭的態度有些微改變,「絕對」和「大部分」支持的比例從81%降為75%,「絕對」和「大部分」反對的比例從14%增至20%,顯示仍有很多人支持入侵烏克蘭,這樣的些微改變有意義嗎?

A:民調結果的細節值得關注,只有不到一半的受訪者絕對直持戰爭,平均有3成的人搖擺不定、猶豫不決或是被動支持者,這通常是沒有自己的意見,也因為獨裁統治不敢表達意見,可能會保留負面的看法。

圖片
俄國民眾9月30日聚集在莫斯科紅場慶祝將烏克蘭四州納為領土。美聯社

Q:烏克蘭的反攻和普丁下令部分動員,是否改變民意?

A: 烏軍反攻有成值得關注,但普丁在上月21日宣布部分動員,對輿論有更重大的影響。在過去六個月,俄國人多少已經習慣戰爭了,因為戰場很遙遠,又有職業軍人參與,很多人認為跟自己無關。

但是普丁一宣佈要部分動員,人們發現戰爭已經到了家門前,對於未來的悲觀和不確定的民眾明顯增加,但是對於普丁的支持度影響不大。普丁的支持度從83%降為77%,對政府的支持度從68%降為63%

對軍事行動的支持度也沒太大改變,但是支持和諧談判的民眾從44%增為48%,顯示有比較多的人比較想在談判桌上解決。我們可以用春天出現「聚旗效應」來解釋這個現象。這指的是國家在面臨危機或戰爭時,國家領導人和政府在一定時間內會獲得很高的支持度。

Q:為何俄羅斯人民不可能會反戰?

A:主要原因是人民很被動又冷漠,認為「老大最了解狀況,他的意見就是我的意見。我不想要打仗,但是普丁被逼得無路可走,北約已經到了家門口了」。不過當然有很多民眾害怕表達意見,但這應該不至於加大普丁的支持度。

支持戰爭的人當中,也有很多意識形態的支持者,像是民族主義者和帝國主義者,通常會有非常保守的思想。

還有很多人根本就是習慣普丁了,也不知道還有誰能當俄國的領導人。普丁已經執政23年了,有一個世代的出生及養成都在他的統治之下。

Q:為何只有9%10%的人表示,準備參加反戰抗議?

A:在俄羅斯,公開抗議必須付出極大代價。俄國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就已限制全國舉行大型活動,禁令至今仍未解除。政府以此為依據,不願意核准任何反戰集會。參加未經核准的抗議可能會被處以昂貴罰金,屢犯者還得入獄。

此外,民眾認為抗議根本就是徒勞無益,無論如何,執政者還是為所欲為。不過還是有人想要公開抗議,多半是勇敢衝動的年輕人,還有為心愛的人感到擔憂及害怕的母親及妻子。

Q:普丁有可能被推翻嗎?

A:目前無跡象顯示普丁有意下台。普丁被軍國主義的狂熱沖昏頭,部分動員的命令當然引起民眾的不滿及擔憂。不過普丁仍是大權在握。如今菁英份子有如一盤散沙,互不信任,也受到箝制,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更靠近普丁。俄國不太可能出現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民主運動。普丁的權力可能會衰退,動員令當然也會影響民眾對他的信任度,但是只要他最後能彌補損失,宣稱戰爭勝利,輿論還是會接受他,繼續支持他。普丁在2024年選舉還是需要供出一些利多,而根據目前的局勢看來,問題在於經濟,而非單純軍事,選舉應該是很平靜且務實。

Q:普丁在電視演說中公開威脅會動用核武,民眾的支持度為何?

A:近年來,世界大戰是俄國人第二害怕的事情,僅次於心愛的人生病。今年1月民調顯示,65%民眾表示害怕世界戰爭。相較之下,即使是在2015年,俄國併吞克里米亞之後,只有32%的人害怕世界大戰。

普丁揚言要動用核武,應該是要讓人民為國家的堅強實力感到驕傲,但這就像軍事動員一樣,這一招可能用得太過火。對於人們而言,核戰比普丁本人更令人害怕,這勢必會影響人們對於這個過度好戰的政府的支持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