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國際焦點-亞洲

菲律賓新總統外交政策追求美中平衡 南海主權問題難平息

  • 更新2022/06/02 11:19
  • 發布2022/06/02 11:15
  • 作者/ 中央社

(中央社2日報導)菲律賓總統當選人小馬可仕近日表示上任後將持續與北京接觸,但維持菲美盟友關係並堅持南海仲裁。但南海議題涉及主權利益,菲中如何避免擦槍走火,將是菲國新政府一大挑戰。

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將於6月30日就職。他近日在競選總部接連會見日本、韓國、印度、美國、英國、新加坡、歐洲聯盟和法國駐菲大使或代表,討論與各國雙邊關係、安全與經貿合作等議題。

針對上任後的對外關係,小馬可仕5月下旬接受菲國媒體聯訪時說:「正如大使們到訪時我告訴他們的,不僅在經濟上,且在地緣政治上,隨著我們擺脫疫情和大流行帶來的危機,我們必須發展同盟和夥伴關係。」

他表示:「我們必須做到獨立的外交政策,跟每個國家做朋友。這是唯一的出路。」

小馬可仕說,他上任後,菲中須持續雙邊接觸與溝通,「我們必須當個好鄰居,我們也請他們成為我們的好鄰居」。至於菲美關係,將奠基於「我們與美國的傳統關係,這種關係對我們雙方都非常穩固和有利」。

他表示:「我們必須(在美中間)保持這種平衡。」

小馬可仕說,將卸任的總統杜特蒂對美國採取「有點非傳統(unorthodox)的做法。但平衡是重點,我們對這點意見一致」。

圖片
菲律賓總統當選人小馬可仕(右)5月23日在競選辦公室會見美國駐菲代辦瓦里亞瓦(Heather Variava,左),討論菲美軍隊互訪協定和氣候變遷等議題。(圖片來源/小馬可仕競選辦公室提供中央社)

杜特蒂(Rodrigo Duterte)2016年上台後一改馬尼拉歷來的親美立場,改走「親中遠美」路線。

杜特蒂不僅5度訪問中國,還於2020年宣布將退出菲美軍隊互訪協定(VFA),一年多後才收回廢止協定的計畫。菲美同盟間最重要的年度大型軍事演習「肩並肩」(Balikatan)規模也一度大幅縮水。

VFA提供法源,讓美國軍隊能輪替進出菲律賓從事兵棋推演和軍事演習。

根據小馬可仕現階段發言,未來菲美關係預計較杜特蒂在位時緊密。針對南海仲裁,小馬可仕也說:「我們將利用它持續主張我們的領土權利。」明顯與杜特蒂政府擱置爭議以修補菲中關係的態度不同。

海牙常設仲裁法院於2016年7月公布南海裁決,指中國「對南海水域資源無歷史性權利」,並表示「藉由妨礙菲律賓捕魚和石油開採、建設人工島嶼,以及未阻止中國漁民在該區域捕魚活動,中國侵害菲律賓在其專屬經濟區享有的主權權利」。

值得注意的是,杜特蒂政府藉由擱置爭議,尋求與北京合作開發南海、發展經貿交流。小馬可仕上台後,菲美軍事合作若轉為熱絡,且馬尼拉當局對南海主權態度更強硬,菲中關係是否可能惡化,甚至在南海擦槍走火。

中國智庫「經士智庫」5月25日舉辦線上論壇,討論杜特蒂政府中菲關係與政治遺產。

中國駐菲大使館前武官、經士智庫副總裁王先云在論壇中說,新總統上任後,中方將「完全尊重」菲律賓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但若馬尼拉與其他國家的合作損害了中國的國家利益,「很有可能被認為(對中國)懷有敵意」。

他表示,隨著美國準備好遏制中國,「南海不會平靜。希望這裡的友人和菲律賓學術界的其他朋友了解,對這個國家最大的利益是什麼」。

有與會者提問,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近日表示,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不應在中美強權間選邊站,菲律賓在當前局勢下應該怎麼做。

中國官方智庫南海研究院創始院長吳士存說,美國正加強與一些東協國家的安全合作,7個東協國家也已加入美國主導的印太經濟架構(IPEF)。在他看來,東協做為一個區域組織,未來很難在政治和經濟上保持中立。

吳士存說,菲律賓身為美國盟友,必須與中美兩國打交道,避免在南海議題上重蹈上屆總統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 III)覆轍。

艾奎諾三世任內,菲中於2012年發生黃岩島對峙,中國奪下黃岩島控制權。馬尼拉當局同年將呂宋海、中業島所在的自由群島(KIG)周邊水域及黃岩島海域,命名為「西菲律賓海」以宣示主權,隔年更向海牙常設仲裁法院提出南海仲裁案。

吳士存表示,菲律賓處理對中及對美關係具有挑戰性,應非常謹慎。「真的不選邊站,這很重要。」

南海議題涉及菲律賓、中國、台灣、越南等各聲索方利益。杜特蒂任內,馬尼拉和北京仍持續在南海發生爭端;小馬可仕才剛當選,又傳出中國海警船3月曾騷擾當時進行台菲聯合海洋任務的台灣勵進研究船。

截至去年11月,杜特蒂政府累計向北京提出231次外交抗議,顯然菲律賓的綏靖政策並未停止中國南海擴張腳步。小馬可仕改弦易轍在美中間求取平衡,能否使北京有所忌憚,換取馬尼拉期盼的經濟及共同開發利益,各方拭目以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