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焦點-中港澳 全球產經-產業

難為無米之炊 中國汽車廠商投奔地下晶片市場

在中國科技中心深圳郊區一間一房兩廳的公寓裡,王女士在鋪天蓋地的訊息「轟炸」中醒來。其中一條是:「SPC5744PFK1AMLQ9, 300 pc, 21+。有需求嗎?」

圖片
中國汽車商面臨晶片荒,圖為台灣半導體研究中心展示的IC載板。路透社

幾分鐘後,32歲的王女士就坐到了客廳的電腦前,匆忙清走空的泡麵碗,打開了一個電子表格。上述訊息中的那串代碼指的是恩智浦(NXP Semiconductors Inc)生產的一款晶片,用於汽車的微控制器。訊息發送者試圖為300種該款2021年以後生產的晶片找到買家。

王女士及其六人團隊的其他成員都不是正規晶片經銷商。像她這樣的個體貿易商過去只是中國半導體市場的小角色,但2020年末,隨著全球晶片短缺開始擾亂從智慧手機到汽車等各種商品的供應,他們變得越來越重要。現在,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地下市場(又稱「現貨市場」)。

數百個中間商「趴在」一個隱秘的論壇中,裡面魚龍混雜,有不少二手或過時的晶片,價格有時候能達到原價的500倍。用於汽車的晶片情況最為嚴重,行業的變革使得汽車越來越像帶車輪的電腦。中國全國乘用車聯合會秘書長崔東樹表示,美國最新的晶片技術出口限制只會加劇短缺,刺激地下活動。

崔東樹上週表示:「美國對中國晶片進行了制裁,市場亂得一塌糊塗,價格也亂管道也亂,低端高端晶片都有恐慌心態,現在都比較亂。」

世界各地的投機客都趁著晶片短缺,抬高了企業為這種關鍵電路元件支付的價格。但是,缺乏監管和需求飆升意味著這裡的地下交易更加普遍。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並處在向電動汽車轉型的浪潮之中,因此晶片需求非常強勁。

彭博新聞社採訪了十多位因事情敏感而都不願具名的業界人士,拼出了這一複雜網絡的運行脈絡圖。許多貿易商稱,不合格的晶片已經滲透到供應鏈中,以至於汽車質量,甚至安全性面臨風險。例如,如果汽車ABS煞車模塊的假晶片出現故障,就可能危及生命。

據知情人士透露,一些中國汽車製造商向頂尖德國汽車零組件供應商「博世」Robert Bosch GmbH)提出要求:使用它們自己在現貨市場採購的晶片來加工汽車零組件。博世最終予以拒絕,認為這些晶片可能危害其零組件的完整性。

一家汽車製造商要求該公司使用來自現貨市場的博世「電子穩定程序系統」(ESP)產品所用晶片,其價格在疫情期間飆升,因為博世的馬來西亞供應商被迫停產。ESP用於防鎖死煞車系統,可以偵測車子打滑予以修正。博世拒絕了。博世的一位代表請記者參考其中國副總裁徐大全9月的採訪,他當時表示,晶片短缺「基本上我現在看到的明年也滿足不了」。該公司拒絕進一步置評。

雖然王女士那種業務是合法的,因為他們都有註冊公司並繳稅,但在現貨市場買賣的晶片來源可能很難判斷。它們可能來自不合規管道,可能有意或無意地向製造商下達了超額訂單的授權代理商私下銷售,即賣掉多餘的晶片牟利,這違反與原始晶片製造商的協議。一些中間商還試圖通過囤貨和哄抬價格賺錢,這種行為違反了中國的監管規定,而且地方政府也已對這種行為展開打擊。

根據王女士的說法,傳統的機制是汽車供應商透過授權代理下訂單,等待來自原始晶片製造商分銷,但這一套已經失靈了。

彭博新聞社發現,微控制器所需的半導體在一段時期內很難採購、價格驚人。那是因為從電子煞車系統到空調和車窗控制單元,汽車的許多零組件都用得到它們。在晶片越做越智能、越做越小的世界裡,它們所需的先進技術要少得多,因此利潤率也更低。此外,疫情期間需求激增,晶片製造商的生產重心轉向了消費電子產品或醫療設備所使用的、利潤更豐厚的半導體,從而大大削減了微控制器晶片的供應。

汽車製造商們的反應則各不相同。豐田汽車和福斯汽車基本上直接推遲了生產和交付,特斯拉找到了解決方法,開發了新軟體替代半導體。在中國,本土市場的殘酷競爭讓國內廠商尤其喜歡現貨市場晶片;中國僅去年一年就有大約200家電動汽車生產商註冊成立。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美上市的中國三大主要電動汽車初創企業—蔚來、小鵬和理想——都曾試圖通過這些無授權的中間商購買晶片。知情人士說,事實上,除了中國最大的電動汽車製造商比亞迪能自產晶片,幾乎所有國內汽車製造商都試圖通過這種方式採購半導體。

知情人士稱,理想汽車用合500多美元(約1.6萬元台幣)的單價向一位中間商買了制動晶片,在疫情爆發前,這種晶片僅需1美元(約32元台幣)左右。

理想汽車總裁沈亞楠在7月接受彭博採訪時表示,該公司在一些關鍵晶片供應上遇到了困難,鑒於高科技含量的電動汽車需要的半導體數量很大,預計問題將繼續存在。理想汽車的一位代表否認該公司以原價500倍的價格採購了晶片,但拒絕就此事進一步置評。蔚來和小鵬的發言人不予置評。

留言